已然懵懂不已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3-31 21:46:00  有941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悟空转眼便到了另个地方“灵台方寸山”。
  “这便是你师祖的居地,方寸山。”仙鹤道。
  三人一同进入,开门的乃是两个道童,见了师祖乃是毕恭毕敬,见了悟空也是施礼相对。进门有一楼梯斜上而行,白雾缭绕,颇有那天梯的感觉,一望也不到头。隐约看到一座宫殿的影子,走了会儿,绕过大殿,走到哪后方的一颗大树下,那大树奇大无比,光是树宽也许也有个十来丈宽。
  仙人盘坐在汉白玉石出,呵走了身边的侍从,仙鹤不知什么时候不在跟随。“我法号菩提祖师,这便是我清修之地”。
  “哦,那就不怪了”悟空道。
  “什么不怪?”菩提说道。
  悟空道:“名字啊,菩提乃佛家称呼,祖师乃道家称呼,之前你所说佛道双修,这名与你那无边的修为来说便是再合适不过了”。
  菩提点点头笑道:“不坏,不坏,有点小聪明,果然没看走眼”。当下拿出一本经书上,样子平淡无奇,只见那书面题字,《天罡三十六变化》放在玉石上,又拿出一本书,题字《地煞七十二变化》。
  “我也不让你学多,你选一本来学吧”我空看了看两本书,七十二与三十六,但也说不出那个的好,觉得七十二比较多点,要学就学好的。指着地煞七十二变化说道:“就它吧”。
  “嗯,不错,这七十二乃是我得意之作”,于是将千来字的口诀一一传授与悟空。那悟空不用一盏茶的世间,便全部背熟。
  “你先回去吧,切记若是你师傅问起,你便说你送了我十余里路,其余的一概不准多说,若是敢透露半个字眼,嘿嘿......”
  菩提祖师这么一笑,悟空只感觉背心一凉,浑身的毛发竖起,让下谢礼告辞。
  那菩提道:“你坐这朵云回去,你再过来,我传你个驾云的口诀”。
  菩提随手一挥,那空间再次出现个漩涡,将悟空吸入,在出现之时,回到了之前那半空处,脚底的云朵踩着软绵绵,很是舒服。
  于是心底口诀一念,身子原地翻了个筋斗,单膝跪在云朵一手扯在云朵上,像勒住马匹缰绳一般,唰,在天边留下一道白茫。
  见悟空驾云回来,那燃灯祖佛心底明白,菩提将‘筋斗云’赐予了悟空,看来师傅对这徒孙的喜爱,不在自己之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祖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将那七十二般变化传授与那猴儿”仙鹤说道
  “这你不懂,为师我自有用意,那猴儿不单学了七十二变,方才我回大殿之时,那猴儿又翻看了三十六变,只怕他那过目不忘的本领,我坐下之徒,却无一人能及,如果他只是比较七十二变与三十六变不同之处也就罢了,若是哪天他一心想学,那三十六变也只是囊中物罢了。”菩提轻抚了长须。
  “只怕你是故意让他一同修学的吧”那仙鹤显然有点醋意。
  菩提严肃道:“你所说不错,你也别不开心,普天之下,也就他能学,换个别个还真不行。这三十六变我也不曾学过,只因当初我与这三十六变的创造者发誓道,只做专研,却不会修炼,忌与此誓言,我只得放下三十六变。”
  “那为什么只有那猴儿能学呢?”
  菩提淡淡道:“嘿嘿,这也是天机之一,那猴儿不知怎么悟出《金刚赋》与那《金刚经》大有不同,若是一般人修炼七十二变遭遇天劫,只怕灰飞烟灭,但猴儿自有金刚赋护体,天劫对他来说迟早渡过。若三十六变与七十二变双修,只怕那《金刚赋》也未必能抵挡两个天劫的威力,而普天之下也只有那么一人能练就《金刚赋》,你说我不传他,还传谁”。
  看着那算盘打得啪啪响,那仙鹤娇哼一声。心道:“就是偏心”
  “我可没有偏心,只怪那猴儿贪心,若是七十二变与三十六变一同修炼,那个时候,我便坐等看戏,看他的《金刚赋》到底有多厉害。”说罢躺在玉石上闭目养神了。那仙鹤自讨没趣,露了本相,飞走了。
  今夜燃灯祖佛将一百天诵经念完,只见那猴儿也在一旁盘坐,自顾修行,身后那金色光屏较比之前要深浓许多,看来那仙桃助他不是一两点的多。
  先前那杂毛乱发已焕然一新,毛发光泽,新亮,个头也长有成人一般大小,这么算来,这猴儿出生至此已有五年之余,回想那日月相融,天地变色,悟空诞生,一幕一幕如翻书一般闪过眼前。燃灯欣慰的看着今晚的满月。
  “呃...呃”一旁的悟空发出低低的吼声。
  燃灯警觉的回过头来,只见那佛法光屏慢慢的涣散,悟空全身颤抖不已。那全身的毛发如拔起一般,竖直起来。
  燃灯祖佛立即想到,相传‘妖’乃天生地养,每逢月圆之夜,月精华大盛,往往依靠日月之变,实力暴增,不少妖怪用此异能,在月圆之夜大肆杀掠,更有甚者能够依靠月圆,击杀与之强大几倍的仙,佛。此番景象,顿让燃灯祖佛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以前不曾有修为之时,他仅仅只是猴子,如今我将金身修为赠与他,便有了修炼之根,他便可依靠月圆之夜,吸收月精华,将修为提升好几倍,如果现在他的修为是一个金身,那么提高数倍之后,那便是好几个金身的修为,那时我再阻止他恐怕就晚了”。燃灯祖佛心想到不禁骇然。
  只见燃灯祖佛深吸一口气,下巴如蛤蟆吸气一般,鼓的老大,像个气球一般,转眼便大过身体好几倍,像个圆球一般。“去”。只见那大气从燃灯口中吹出,霎时间,天地狂风大作。树木哗哗,流水唰唰,海浪拍打。天边的乌云给燃灯祖佛那么一吹,竟迅速将那满月挡起。
  回首再看那悟空,唇边的獠牙露出尖尖,眼睛忽的睁开,已被血红充满。口中吐出一缕白烟,似乎有什么在他体内蒸发。
  燃灯心道:“这猴儿走火入魔,就他这凡身肉胎,怎么可能禁得起这几座金身修为,我尚且用了千年修炼才得此身,如此下去,非得压爆而死不可,必须立即制止,将他那妖性打压住。”
  燃灯祖佛将佛珠凌空一抛,双手合十,口中念起来,那佛珠在悟空的上空旋转,每颗佛珠散发出柔和的金光,那串佛珠中间出现一个卍字决,那卍字越转越快,一道刺眼的金光笼罩了悟空,悟空发出兽一般的嚎叫,笼罩的金光在佛珠圈内出现一个金身佛相,佛像在燃灯祖佛的诵经下慢慢下压。
  悟空面目开始扭曲,双眼,口鼻渗出血水来,血红的双眼望着上天,一手抓地,一手虚空抓天,似乎在月亮的召唤下......
  那金身佛像将悟空彻底压下。悟空无力反抗,燃灯才停止了颂念。
  “没想到,这猴儿发起狂来如此强大,如今让他修炼,不知是对是错,就连《金刚咒》都差点打压不足,今日如此,要是日后修为更进,那时该怎么办”想到此处,燃灯内心居然有点后悔,面对妖性大发的悟空,燃灯居然起了杀心。
  “阿尼陀佛....罪过,我决议受你为徒,便善始善终,不能任由他进入妖道。”最终燃灯祖佛慈悲之心救了悟空一命。
  燃灯从怀里拿出个金箍儿,往悟空头上一套......
  
 
  悟空再次醒来,完全,燃灯也惊叹,这猴儿在《金刚咒》神威镇压之下,居然快速恢复如初。实让人咋舌,好在身上也没有落下什么大毛病。
  “原来昨晚发生了这么危急之事,好在师傅在,不然昨晚这花果山怕是免不了一场灾难”悟空还是心忌有余。
  “我已赠你金箍儿一个,它能在你妖化之时镇压住你,因此千万不要轻易拿下那金箍儿,否则昨晚之事是怕要成真了,你谨记在心。”燃灯正色道。
  再多说了几番训话,许久不曾下山的猴儿玩性大发,转身一跃,跳下了山崖,在那半山腰处,凌空一个筋斗,脚底突的多了一朵白云将其托住。
  那猴儿在树间攀爬,虽学会了本领,那顽性却不改半分,如此穿梭,也别有乐趣。前方便传来阵阵惊叫声,现下悟空修为小成,耳力,目力异于常人。
  细听之下分明是那山猴求救、惊恐的喊声,悟空脚底加劲,化作一道灰虹,站在树梢,看到那西边的山猴们四处乱跳,乱跑,更远处躺着几只猴子,地上留下一片红浆,定是被害了。再见几只不曾见过的怪物在后面追赶,手里还挥着长枪大刀。
  悟空在树梢一跳,地上站稳厉声道:“哪里来的泼魔,来我花果山闹事”。
  小妖不曾想到,山猴里面居然有不怕死的,瞪眼一看,乃是一只个头稍大的猴儿罢了。
  那群中一小妖叫道:“就凭般个头大点就出头叫嚣?”
  众猴看到悟空居然不畏生死,挺身而出,便全部集中在悟空背后。
  悟空朗声道:“猴儿们,不用怕,都过来,今天我让这帮泼魔知道,什么才是倚强凌弱”听到这么召唤,众多猴儿聚集在后方的树上,却没有敢在地面的。胆大点的还拾起石头,以防小妖们靠近。
  “他奶奶的,那个猴子还敢反了本大王不成”只见身后一个身形魁梧,满脸油黑怪物抢前一站,九环大刀‘铮’地往地面一插,顿时一阵飞沙走石。那小妖眼见大王威武,个个叽叽喳喳的指向悟空。
  “哇哈哈哈....我道是什么得道大仙,原来还是一只屁大了点的也猴,快快散去,不然我将你们一个个拦腰斩断,不留一个活口血洗花果山。”那泼魔仗着身形魁梧,中气十足,见悟空渺小如虫蚁一般,哪里放在眼里。
  被泼魔这般一说,统统拦腰斩断,手段极其残忍。悟空心里愤恨不已。
  “泼魔,让你嘴大!”脚趾一勾,在脚面一颠,一个碗大的片石跳在手里,挥手发力,劲道十足,咻的一声,便向那妖王扔去。
  那泼魔好笑道:“果然就是一猴儿,我当天大本事,原来不过是小孩也懂的伎俩”。挥舞大刀的侧面挡向飞来之石。
  石碰刀,发出‘噹’一声巨响,那泼魔只感觉手臂发麻,虎口欲裂,连后退十多步,才站稳身子。
  “他奶奶的,好大的蛮力”九环大刀向地一插,感觉手下一空,刀尖似乎没有着地,险些没有站稳,举刀一看,那九环大刀已被飞石打断,九环大刀变成了三环破刀,当下心惊肉跳。
  “小...小的们,今天放他一马,我们回去吃个饱饭,再来一战,到时候猴儿们你们准备洗干净你们的脖子吧”那妖王将话这么一摆,转身便走。
  那悟空性格好强,岂能容这败将口出狂言,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说便罢了,一说那悟空心火一上头。身形消失。猴儿们只觉得自己花了眼。
  ‘叭叭叭叭叭叭’几声6个小妖顿时飞出几丈之外,个个摔得满脑子鲜红,那大王感觉脖子一凉,斜眼一看,乃是那断截的九环大刀剩余的六环部分。心底拔凉拔凉的。
  “泼魔,你倒是再狂妄点,我方才不曾听清,再说上一便”我空讥笑道。
  “我...我方才说,仙爷法力无边,小的自知不是对手,这便要回去面壁,好好反省”那妖王顿时被下软了身子,双脚不自觉的跪下来。裤裆一片暖流。
  悟空笑哈哈道:“好孙儿,起来吧,若是今后我再让我见你在我这花果山放肆,我变将你扒皮开,当被子盖。”
  那泼魔听得浑身发冷,屁股一疼,被悟空踢出几丈之远。
  那后方的小妖见妖王得饶,赶紧起身跪拜齐声道:“仙爷要饶了小的一命了吧,我们都是跟风混吃的,不曾干过伤天害理之事。”
  悟空仍是将燃灯的训话谨记在心,沙门弟子千万不可杀生,这帮小斯也教训过了。自然不会再为难于它们。
  “都滚吧,爷爷今天开心了”小妖如获大赦,兵器也不要了就遛烟跑了。群猴见悟空威风凛凛,欢叫不已。
  “今天我将他们赶走了,量他们日后也不敢再来此处撒泼。”悟空自豪说道。
  “如今我等见你神威大发,实为惊人,但是你赶走了一批,日后又来一批,如此循环,你若有朝一日不在了,我等终无法安身啊”一只老猴凄然道。
  悟空心道:“那我定是不可能守你们一辈子,终究有我死去,离去一天,”
  老猴说道:“大仙法力无边,这样吧,我年轻之时曾经我已穿过那瀑布后面,水帘背后有个山洞,洞内虽有水洼,供人解渴。但是上下却都是天成的钟乳石,很不平整,我今见大仙法力无边,若是你能将洞内的钟乳石给去平了,倒是一个天大安身之处,这样除了我们身轻的猴儿,一般的野兽,小妖却不能从树梢跃进洞内,还请大仙是否愿意......”。
  悟空喜道:“哪里的话,我也是这里生长的猴儿,在此乃是我兄弟,姊妹,您也是我长辈,既然有了好去处,我当为我等后代着想,你们且等着,我去去就回。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