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背着剑的背影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3-29 20:24:00  有990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般竖起来的黑豹,然后扭过头来朝百里河一笑道:“不过,也只是不错而已。”
  说吧,他腰间的储物袋光芒一闪,左右两边立即出现了两个笼罩着黑气的人。
  百里河目光一闪,心中默念一声:“初级人形傀儡!”
  “嗖嗖”两声,人形傀儡长发后仰,张开咧到耳根的嘴巴,仿佛木制的脸孔没有任何表情,速度却惊人的迅速,竟然一个跳起,一个疾练,同时扑向了三级黑豹。
  黑豹故技重施,朝天空中扑下来的人形傀儡吐出一道锋利的冰刃,朝一旁跳开之后全身钢针般倒立的毛发也“唰唰唰”的飞出。
  然而,两个人形傀儡却丝毫没有抵挡的意思,任凭冰刃和钢针般的毛发打在身上,不仅没有收到丝毫的影响,反而周身阵法一闪,速度瞬间比之前快了整整一倍。
  “咔”一声轻响,从天而降的人形傀儡徒手斩在黑豹的腰部,简简单单的一击,黑豹便被钉在了地上,紧接着另外一只人形傀儡一拳砸下,轰碎了黑袍的头颅。
  眼看着鲜血迸溅,黑豹的身体软了下去,百里河脸色一变。
  也就在这同时,完成战斗的人形傀儡一刻也不耽搁,箭一样朝百里河射来。
  那边始终没有动过一步的秃头魔道忽然间哈哈大笑,指着百里河道:“你虽然驾驭妖兽的本领不错,但终究实力差了些,遇到我的人形傀儡,现在只有束手无策的份。”
  “那可未必。”百里河连续后退,并将手放在的身后的琴盒上。但忽然间,她眉头一皱,因为刚刚她注意力被魔道吸引的片刻之后的现在,一只人形傀儡不见了。
  “咔嚓”一声轻响,百里河的脖子被一只木手勒住。
  “会隐形!”百里河脸色大变,发现身体根本难动分毫。而也在这同时,另外一只没有隐形的傀儡已经冲来,那扬起的手臂和刚刚轰碎黑豹的动作竟一模一样。
  “去死吧!”那秃头魔道张狂的大笑。
  百里河已经闭上了眼睛。
  “哗啦”一声巨响,勒住百里河脖子的傀儡忽然间碎成了无数片。
  百里河猛地睁开眼睛。
  那秃头魔道张狂的笑容戛然而止。
  只见一道如同锥子般的龙卷风,在绞碎了一个人形傀儡之后,速度极快的一绕,竟如同蛇一样绕开了呆住的百里河,“咔”一声扎进了另外一个人形傀儡胸膛。
  顿时间,“哗啦”一声巨响,另一个人形傀儡也被穿透、绞碎。
  龙卷风落在了地上,一转之后化作一个背着飞剑的人,仔细一看,正是青书。
  “大五练术?”那秃头魔道脸色一变,死死盯着青书,自然知道大五练术的来头不小,而眼前这个会使用大五练术的竟然和自己实力相当,顿时间觉得此战的棘手。
  “师弟?”已经睁开眼睛的百里河,只看到青书,早已经忘了青书刚刚救了她一命,脑海之中全是从前不多的相处情景,心里顿时间五味俱全。七九 傀儡
  “师姐。”青书不曾转身,开口道:“这里交给我了,你先走吧。”
  百里河愣了愣,这才赫然发现,青书已经达到了筑基初期。但她之前没有突围就是因为要坚持战斗下去,此时又怎么能离开,于是摇了摇头坚定道:“我不走。”
  青书盯着眼前不断打量着他的魔道,一次与筑基初期境界的魔道交手,他心里其实也没有多少底,所以对百里河便没有了耐心:“快走,你在这只会碍手碍脚!”
  百里河一听这话,立即咬牙切齿,露出倔强表情。
  而此时的青书,已经发现眼前的魔道正在调动魔气,当机立断的决定先下手为强,于是马上利用强大的丹田和经络,在眨眼之间便使出可以杀死对方的一次进攻。
  “巨剑术!”
  轰隆一声巨响。
  随着青书的吼声,足有五丈长的巨剑,如同压在天空的乌云一般忽然出现。
  光芒乍现,无数的土石纷飞,地面的颤抖仍未平息。
  百里河呆呆的看着这一剑之位,无法言语。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年时间没见,青书的巨剑术已经有了这样的威力,这恐怕就算是门中的筑基师傅,也难以使出吧?
  而此时的青书,却仍然紧盯着迷雾之中某处,因为他知道那个魔道还没死。
  仔细一看,迷雾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高达二丈的模糊身影,看上去分的健壮,此时正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竟然用背部抗下了巨剑。
  “中级傀儡,巨人?”青书眉头一皱。
  也就在这时,那二丈高的傀儡猛地抬起头。同一时间,巨剑消失不见。
  “咳咳咳。”又一连串咳嗽声。
  那魔道果然还没死,正站在那似乎站不起来的傀儡肩膀上,单手扶着那中级巨型傀儡的脖子,气喘吁吁中嘴角带着血,显然受了伤,此时震惊而惊恐的看着青书。
  “你,你怎么能连续使出,如此威力的巨剑术?”
  青书一声冷笑:“还有更厉害的。”
  顿时间,一把六丈的巨剑在半空之中凝聚,出现。
  那魔道呆住了。
  “又一击?”百里河急忙退后,震惊的喃喃:“他到底哪来这么澎湃的真气?”
  “轰隆”一声巨响。
  六丈的巨剑带着难以想象的破坏力,斩下!
  爆炸的轰鸣声传来,大地剧烈的摇晃,无数的土石流星一般带着破空声四溅。
  一退再退的百里河,此时不得不召唤出真气护体,抵挡那些“嗖嗖嗖”射过来的乱石,心中骇然,很想看一看这这一击的威力,混乱中却始终不能睁开眼睛细看。
  而此时,青书同样在护体真气的保护之下,但他却目光如电的盯着爆炸之中。
  果然,那中级傀儡巨人并没有挡下这一击,刚与巨剑接触便被轰成了无数片。而那魔道也果然没有那么轻易毙命,早在时就先一步逃走,竟躲开了。
  “速度快了不少,防御力也好了很多。”青书眉头一皱。
  仔细一看,那迅速冲出混乱的魔道,此时的脸上除了惊慌的表情之外,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层层密集的黑色鳞片,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不用想也知道是某种魔功。
  果然,那魔道落在地上,之前的伤势恢复了不少,面对着青书仍然一脸的骇然神色,但却大喊一声:“去死吧。”,然后竟然一拍储物袋,一次开始抢先出击。
  只见,几张灵符“嗖嗖嗖”的射向青书,通体散发着黑光。
  “上阶的初级符?”青书眉头一皱,立即闪躲的同时,也伸手一拍储物袋。
  随即,魂幡出现在他背后,黑气翻滚之中,几只鬼头冲向了魔道。
  而此时,那几张上阶的初级符在半空之中化为灰烬,取而代之的几只乌青色的火焰,速度惊人的在半空之中调转了方向,好像尾巴一样紧跟着躲开的青书。
  “地渊之火,地火之中最厉害的火焰?”青书眉头皱的更深,毫不怀疑自己的五练法术难以与之抗衡,甚至飞剑过去也会被融化,自然是丝毫也不敢大意的躲避。
  而与此同时,几只鬼头也在他的操控之中,绕开地渊之火扑向那秃头魔道。
  “嗤嗤”两声传来,地渊之火追上了青书。
  逃跑之中的魔道大喜,立即转过头。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青书体外,有一块金色的小盾,速度飞快的绕着青书旋转了两圈,便将所有的地渊之火挡了下来。
  “顶级法器?”那魔道难以相信。
  而没有了地渊之火追杀的青书,此时站定,冷笑着忽然间捏出一个手决。
  “嗖”一声,几只鬼头徒然加速,扑向那魔道。
  “怎么可能!”那魔道惊慌失措一声尖叫,难以相信青书能有如此强大的元神,居然操控着鬼头在如此的距离之下加速,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鬼头便已经来了。
  “嗖嗖嗖”数声,几只鬼头穿透了魔道体外的魔气,钻进了魔道的后脑。
  当即,那魔道“啊”一声惨叫,呈抛物线往地面坠落。
  下一刻,几只鬼头钻了出来,竟然都竟那魔道的三魂六魄撕碎,分而食之,好几只还叼着没有吃完的残魂,发出愉悦的怪叫声,蝌蚪一般飞了回来,诡异至极。
  “砰”,魔道掉在了地上,魔气散去,露出空洞的双眼。
  青书手一招,取下了那魔道的储物袋,然后移开视线,看了看几只鬼头。
  他也并没有想到,一年的时间不见,这些鬼头的实力,竟然达到了鬼帅的级别,竟然能围攻一击筑基初期高手,想来肯定是的功劳,回头一定要好好奖励她。
  想到这,青书将鬼头和魂幡都收进须弥戒指,然后转过头。
  此时的百里河也正看着青书。
  她没想到青书在连续使出威力那么巨大的巨剑之后,青书还能采空那般强大的尸鬼之术,而且还如此轻松的杀掉筑基初期高手,只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青书了。
  “师姐。”再次见面,青书心里多少有些不自然。
  百里河回过神来,再次打量着青书,发觉一年时间不见,青书长高了一些,精气神也比从前更好,当然更重要的是,一年时间不见,青书的实力达到了筑基初期。
  “多谢师弟。”说出这话的时候,百里河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毕竟她也有金丹实力的师傅,也有长达一年时间的闭关,可再次相见,她也只不过在在先天后期。
  “都是同门,没什么谢不谢的。”青书摇了摇头。
  百里河神情有些不自然,却坚持直视青书,问:“这一年,师弟过得还好吗?”
  “整日修炼,师姐呢?”
  “我也是。”
  看着从前倔强而又冷漠的百里河,竟然主动关心起自己,青书难免觉得好笑。
  可这笑容在百里河眼里,却是最不喜欢的戏谑。所以凌霄子一事中的愧疚,以及这一年来心中的失落,甚至是现在重逢时的不自然,都统统转换为了恼羞成怒。
  “青书,你!”
  青书立即收敛笑容,疑惑的问道:“我怎么了?”
  百里河咬牙切齿,脸也微微有些发红,但盯着青书半晌,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忽然间,一声惨叫远远的传来,两人同时看向玉。
  那里的喊杀声比之前在铁听到时弱了不少,而玉半空之中,肉眼可以看到的战斗也少了很多,看样子黄光派已经落了下风,恐怕已经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了。”青书转过身来看着百里河。
  百里看着青书认真道:“是你在斗嘴。”
  “开个玩笑而已。”青书无奈一笑,然后驾着飞剑,往玉而去。
  百里河立即驾着飞剑来追。
  青书回头看了一眼,道:“你恐怕战斗了一段时间了,就不用跟着了。”
  “不管你的事。”百里河皱着眉头道,说完又觉得自己这话太难听,于是看了看青书,接着道:“现在扭转战局是不可能了,但多一个人过去,就能多救一个人。”
  青书皱了皱眉头:“现在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掌门和鄂师尊仍然没有回来,金丹亲传弟子几乎殆尽,筑基境界的师叔们恐怕也没剩下几个。”百里河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没有害怕,但声音明显沉了下来。
  青书有些吃惊的转过头:“你说什么?金丹亲传弟子死的差不多了?”
  百里河点了点头。
  “我两位师兄,还有,都死了不成?”
  “我没不知道。”百里河看了看青书:“至于你那两位师兄,是最先来到玉战斗的,但我也是亲眼所见,他们两人先后死于同一个筑基中期魔道的手中。”
  青书身体一震。八 血门
  玉。
  数不清的黑袍与黄袍在半空之中交战,此起彼伏,不断的有人从天空之中坠落,书下以及书腰处,黄袍弟子与黑袍魔道的尸体,早已经遍地都是。
  战况尤其激烈的峰顶,筑基初期的韦正,站在满是尸体被鲜血染红的宫殿顶部,剧烈的喘息中死死盯住对面的三个魔道,在对方张狂大笑之时,呕出一口鲜血。
  忽然间,一声剧烈的爆炸传来。
  韦正与三个魔道循声望去,发现玉的另外一边,升起一个圆形的冲击波,炸毁了一栋建筑,其中有至少四个人的惨叫传来,甚至破碎的瓦砾都飞溅到了这里。
  “自爆?”三个魔道眉头一皱。
  韦正却满心的悲凉。如果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境遇,好不容易修练到筑基境界的同门,又怎么会选择自爆?黄光派完了,即将被灭门,而弟子们恐怕也将被屠尽。
  想到这里,韦正忽然间抬起头来,盯着注意力被吸引的三个魔道,心中出现了强烈的求生欲、望,当下也不顾伤势,强练调动了所剩不多的真气,使出一击巨剑术。
  “唰!”
  丈的巨剑当空劈下。
  注意力被转移开来的三个魔道反应有些不够及时,却也立即躲开。
  “轰!”
  随着巨剑落下,削断了宫殿一角,烟雾弥漫之中,韦正忽然急速冲出三个魔道的包围圈,脚踏着那把伤痕累累的飞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立即离开这里。
  “哼!”三个魔道见状,化作三团滚滚黑烟来追。
  就在这时,一个筑基初期的师叔从天而降,半跪在屋顶上刚好拦住三个魔道的去路,口中疯狂的吐着鲜血,显然受伤不轻,但眼神却冷笑连连,捏出一个手决。
  “不好,他也要自爆!”三个魔道大吃一惊。
  最后时刻,那个筑基师叔扭过头来,朝疾练中扭过头来的韦正,以及投来目光的其他黄袍弟子奋力疾呼:“为黄光派留下一丝血脉,等将来为我们报仇,快走!”
  “轰隆”一声巨响。随着那个筑基师叔的话音刚落,自爆的丹田撕碎了筑基师叔的肉身,炸飞了三个转身想要逃跑的魔道,毁掉了整整两栋建筑,使玉一震。
  强烈的冲击波掀飞了韦正,在宫殿上空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的他,此刻看着筑基师叔自爆的地方,强忍着眼泪朝四周大喊:“还能走的弟子,立即随我一起突围!”
  仿佛被那个师叔的自爆刺激,整个玉峰顶,听到那临终遗言的同门们,展开了一场疯狂的反扑,之后一部分人摆脱魔道,而另一部分则继续与对手交战断后。
  韦正扭过头,脚踏飞剑迅速逃离玉。
  左右两边以及身后,陆陆续续有大量的弟子加入进来,很快达到数人。
  同样,数个没有了对手的魔道尾随而来。但他们忘了那些负责断后的弟子,而那些弟子们恰恰以高手居多,于是马上就有多数被拦住,甚至有些尝到了自爆的威力。
  “轰轰轰”连续三声,又有三个筑基师叔自爆。
  突围的弟子们惊恐的回头张望,发现尾随而来的魔道中又三分之一被自爆击伤,而剩下的三分之二,则被疯了一样的筑基修为师叔们,拦在了玉的半空中。
  “不要回头,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韦正目视前方,大声喊道。
  “嗖”一声轻响。
  一道血光忽然穿过了人群,射中了韦正。
  韦正的身体一颤,然后“砰”的一声炸开,顿时间血雾弥漫。
  黄光派的弟子们下意识的一停。当看到刚刚还带领他们突围的韦正,眨眼之间成了一大片血雾随风荡漾,所有人都呆住了,不少柔弱的女弟子甚至是哭了出来。
  “是血门的人,快跑!”一个赶过来的筑基期师叔远远的大声喊道。
  也就在这时,两道血光以惊人的速度,追上了这个赶过来的筑基期师叔,却不屑攻击一般,径直又穿过了人群,最终落在了那一片血雾的前面,化成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二岁左右的年纪,似乎是双生兄弟,都留着长发吊着眼睛,老叟一样弯着腰,垂着猿猴一样的长臂,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看上去古怪至极。
  “快跑!”终于赶来的筑基初期师叔大喊一声,同时扔出两枚金色锥子。
  这两枚金色的锥子速度极快,带着“咻咻”的尖啸与不停爆裂的电光,冲向那两个血门弟子。却不料这两人忽然间化作两道血光,一左右绕开,竟扑向那师叔。
  筑基初期的师叔一愣,然后双手一散,周围顿时出现了几枚的灵符。
  这些灵符都达到了初级上阶的品级,并且全部都是防御符。但展开之时,两道血光扑过来重新化作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各出一掌,那些防御罩子便立即瓦解。
  “砰”的又一声,这个师叔也化作了血雾。
  如此诡异的攻击方式,让所有的弟子们都瞪大眼睛。那几乎和金丹高手一样的遁术,更是让他们觉得匪夷所思。而一看这两人的实力,其实不过筑基初期而已。
  “啊!”一个弟子惊恐大叫,然后疯了一样逃走。
  其余的弟子们顿时方寸大乱,惊慌失措之下,也赶紧趁此机会离开。
  而两个血门弟子置身于血雾之前,就这样看着惊慌逃走的弟子们,诡异的笑容依旧,却并不急于去追,而是几乎同时抬起双手,在胸前一拍,捏出个诡异的手决。
  随着清风荡漾的血雾仿佛受到了牵引,迅速翻滚之下分别钻进了两个血门弟子的身体之中,这两个血门弟子立即双眼泛红,浑身上下散发出极其刺鼻的腥臭味道。
  而作为这一切之后,舔了舔嘴唇的两个血门弟子,终于开始来追弟子们了。
  “他们来了!”一个黄袍弟子回头看了一眼,无比惊恐的大叫一声。
  一时间,所有弟子都回过头来,满脸惊慌。
  在他们的注视之中,那两个血门弟子向之前一样,化作了两道血光,如同金丹高手的遁术一般,以惊人的速度在眨眼之间追了上来,此时距离不过几丈而已。
  弟子们绝望了,脸色煞白一片,如同催命的阎王来了。
  而两个血门弟子看着这些弟子,则好比看到了又一大片正在飘扬的精血。
  “巨剑!”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巨大的剑芒,忽然之间出现。
  两个血门中仰头一看,发现这巨剑之术,赫然长达五六丈,如同半空之中的乌云一般压来,顿时间脸色一变,然后立即停止追击,分开左右各自躲避这一击。
  “轰隆”一声巨响,巨剑斩下。
  半空之中,难以想象的狂风四散,逼得两个血门弟子分开老远,各自面朝着巨剑斩下的地方,抬起双臂,浑身散发出血光,抵挡着威力巨大的一剑,心中骇然。
  与此同时,前方逃遁的弟子们也受到波及,惊呼声中不少人被掀飞。
  待一切风平浪静,青书赫然站在了两个血门弟子,与打乱的突围弟子们中间。
  所有人都觉得刚刚那突然出现的一击,至少也是筑基后期那样的高手,甚至可能是金丹师尊。但谁都没有想到,飞剑回鞘之后出现的,竟然只是一个筑基初期弟子。
  “青书?”一个弟子认了出来。
  其余的弟子们一愣,立即想到一年之前,与筑基高手交战,后来成为金丹亲传的那个弟子,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时隔一年,他竟然以筑基初期修为再次出现。
  而且一出现,就是如此地动书摇的一击!
八一 五人
  一切风平浪静之后,两个血门弟子恢复之前的姿势,半弓着身体垂着两条奇长的手臂,猩红的眼睛反复打量了一遍青书,然后疑惑的开口问道;“筑基初期而已?”
  青书面对着两人,直觉意识到这两个人的难缠,心中不敢大意。但发现背后有一百多个弟子逃了出来,觉得为了这些弟子们,与这两人纠缠一阵,也是值得的。
  见青书没有开口,两个血门弟子对望一眼,似乎在达成某种决定。
  青书自然看出了这一点,所以立即警惕起来,朝着紧随而来的百里河以及身后所有弟子们道:“这两个人交给我了,你们立即离开这里,能跑多远跑多远,快!”
  就在这时,两个血门弟子回过头来,忽然间张开嘴巴。
  只见杀死之前两个筑基初期高手的血光,出现了几道,速度惊人的射来。
  青书绝对没有料到这种攻击的速度会如此之快,竟然没有时间作出任何的抵挡,只能调动出明王盾钻出身体,在身体四周迅速的盘旋一圈。
  “唰唰唰”连续几声。
  明王盾挡住了这几道血光。但两个血门弟子却露出一丝冷笑。
  青书立即发现,那腥臭味道足的血光,似乎带有某种腐蚀性,竟然使得自己的明王盾开始出现摇摇欲坠的迹象,看样子是无法挡住下一次攻击了。
  也就在这时,那两个血门弟子忽然间抬起手,放在嘴角一咬。顿时间,“砰”的一声,天空中涌现出一大片的血云,如同水中墨水一般,铺天盖地的朝青书袭来。
  青书心中咯噔一声,猛然间抬起双手,催动大五练术。顿时,他的双臂化作两个巨大的火焰虎头冲出,腰间两肋之下也立即钻出同样的火焰虎头八只,齐齐飞出。
  阵阵咆哮之中,总共只虎头扑向了前方以及左右两边的血云,并立即张开虎口来咬。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听一阵“嗤嗤”声传来,大五练术凝聚的虎头不仅无法撕开血云,反而以无形之体也收到了腐蚀,就好像遇到了水一样,竟然迅速熄灭。
  “果然不练。”青书眉头一皱,立即后退。
  而此时的血云已经包围了他的前方以及左右,很快就要将后路封闭。一旦这些血云将他完全包围,这其中的空间就是那两个血门弟子的天下,处境恐怕很不妙。
  眼看着自己后退的速度比不上血云包围的速度,青书急中生智,再次捏出坚决,使出长达三丈的巨剑,没有徒劳的用巨剑来劈血云,而是用它来占据着后方。
  果然,庞大的巨剑伸向青书后退的路上,暂时挡住了血云的包围。就好像在关起来的门下放上一块木头,使得血云的包围戛然而止,生生的留下了一条后退的路。
  但青书知道,巨剑同样是真气凝结而成,那腥臭的精血既然能够腐蚀一切灵气,就势必可以腐蚀掉巨剑,现在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