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弱的荧光下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3-24 18:54:00  有964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只觉一股大力扣住自己胸口,渐渐的气也喘不顺,,本想分辨几句,却是不知从何说起。
  高锋见自己无论如何问话,对方理都不理,连话都不屑回答一句,怒从心生,似是积了多年的怨气一起发作,本来单纯的抓住领口的普通力道,逐渐的也用上了坤宁气诀。须知
  高锋就算再不成器,但是他的老爹贵为一峰之主,在其悉心培养下,在坤宁气诀的修炼上也略有小成,比这个俗事弟子不知道强了多少。
  眼见脸色涨成猪肝色,旁边一人见势不对,一把抓住高锋的手臂,在其耳边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话,估计也是不希望事情闹大之类的,高锋这才放开。
  跌坐在地上,只觉天旋地转,双眼发黑,只是大口大口的喘气。
  “哼,算你小子运气好,我以后再找你算账。我们走。”高锋看也不看坐在地上的,心里出了一口气后,便想越过往上走。
  谁知高锋刚迈出步子,身形却是一滞,觉得脚下裤管被什么东西扯住,往下一瞧,竟是的手。
  “你们,不能上去。”还是一字一句说道。
  高锋闻言大怒,甩了几甩,都没甩开死死抓牢的手,怒道:“你小子看来是不想活了,你们看什么,还不给我打。记住不要用真气,就用你们的拳头,看是拳头硬还是他的嘴硬。”后面几句当然是对他的同门说的。
  其他数人闻言顿时围住,一顿拳打脚踢。只觉浑身上下无处不痛,不过只是死死的抓住高锋的库管,另一手则本能的护住头,一言不发,默默地忍受着煎熬。
  高锋见被几人这样一顿毒打,仍是一声不出,心中怒气愈盛,这个年龄的少年,哪个没有争强斗狠之心,好啊,你不怕打是吧,那我就打到你出声。其实也是冤枉了,自小与人无争,只是觉得对的事就该做,觉得什么事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并无争强斗狠的心思。
  高锋大喊一声道:“你们让开,让我来。”说完竟是抬起了另一只脚,对着的头狠狠的踩了下去,呼呼生风,竟然暗藏了坤宁气诀功力。
  眼看着这一脚往头上踩下,如果真被踩中,就算不死也非得重伤。
  就在脚即将碰触到的头时,忽的一阵绿芒飞过,正好打在高锋的脚上,高锋顿时偏了方向,脚偏过的头,重重地踩在了旁边,砰一声竟是将青花石道踩出了几道裂痕。
  “谁?”不单是高锋,其他几位岩峰弟子也是一齐转身向绿芒发来处大声喝问。只是背后一片宁静,葱翠的树林风过律动,哪有半分人影。
  忽觉脚下一阵疼痛,低头看去,竟是隐隐见红,而鞋侧处竟是插了一片,一片绿叶。高锋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然仗着身为岩峰峰主儿子的身份骄横跋扈,但他并不傻,能有此功力将一片树叶当成暗器法宝的人,就算在整个落云山中,能数得出来的也不会超过两只手。况且对方摆明了不出面,只是个警告,如果自己还不识趣,那后果……
  高锋只是转念之间,而另一人也看出其中利害,在高锋耳边密语了几句。他们此次到此的目的,说出来也觉好笑。无非是几个少年人,听了前辈师兄说起只有每次祭祖的时候才可见到凝思阁一脉的女弟子,而凝思阁的女弟子,人数虽不多,相貌那可是……就这样热血沸腾的想偷上后山偷看,完全忘记了落云派那可怖的门规。
  于是在几人的搀扶下,高锋心有不甘的往山下走,只是走的时候还狠狠的瞪着,眼珠直转,也不知还在盘算着什么坏主意。
  只觉浑身疼痛,待真正回过神来,忽然身边一片寂静,连高锋是何时走的都不知道,只是庆幸终于挨过去了。
  “叮~叮”连续的一串轻响过后,似乎有一物滚动着,碰到埋着的头才停下来。微微抬起了头,从眯着的眼睛中看到,竟是一支小瓶子,尔后,他看到了一袭白影。
  那是在梦中才见到的身影吗?白衣轻飘,如梦,似幻,那片风后,只是屡屡发丝回应,轻抚着那张一尘不染,而不应属于人间俗世才有的绝美脸庞。是的,那冷,只属于万丈高山上才有的洁白;那纯,似兰又如莲,万物必自觉形秽;而那唯一似在人间的一双明眸,倒影着的,只是躺在地上的的身影。
  忽然,芊芊细指微抬,手中的绿笛竟是指向眼前的那支小瓶子。
  的手慢慢的抓向白瓷小瓶子,瓶身似乎仍有微热,或许鼻尖还传来淡淡的若有似无的药香。忽而一股深深的羞愧从脑后直袭双眼,换来的是逐渐湿润的眼眸,再次低下头,让自己的脸深深的埋在地下,咬着牙拼命的阻止眼泪流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竟然会让她看到?为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袭白影已然离去。慢慢地站了起来,握着手中的药瓶,只是怔怔的望着青花石道尽头的方向发呆。
  那是她吗?真的是她吗?她知道我是谁吗?不,最好她不是她!她也不知道我是谁!但是……
  “~~我来啦。”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小道另一边直奔上来,听声音也知道,是。
  “我就知道你在这,快走,快走,我老妹还在山下等你……你,你怎么啦?”本来一奔上来就想拉下山,好安慰他和他老妹的五脏庙,但是看到鼻青脸肿,立马转过身子,盯着的脸问道。
  “没什么,只是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淡淡的道。
  “摔跤,摔跤怎么可能摔成这样。你被人欺负啦?可恶,谁敢欺负你?”一脸气愤,欺负就是欺负他。
  “没什么,真的是摔了一跤。”
  “我不信,对了,一定是刚才岩峰那几个家伙对不对?”一脸醒悟的样子,接着道:“可恶,刚才在山下我就看到他们从后山道上下来,还隐约听到他们在说打了谁,没想到竟然敢欺负到我的兄弟头上,你等着,我这就去替你报仇。”一转身,想拉也拉不住,一个御剑,竟然不顾门规,直往山下掠去。
  有心无力,心中感动这个兄弟为了他竟可连门规都不顾,但又担心出事,不敢走开,只能满心焦急地等在原处。
  过不多时,才返回,只不过仍是愤愤不平。直问没出事吧,要不要紧。直说高锋和那群兔崽子竟然跑进了主殿大厅,躲在了他们老爹背后,如果不是老爹阻止,自己必定杀进大厅为报仇。说完还直跟道歉,说这个仇一定会帮报。其实以老爹的性格,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大吵大闹,回去之后处罚肯定是少不了的了。对这个兄弟只有感激,哪会怪他。
  发完怒,忽见手中拿着的瓶子,似有淡淡药香,于是一把抓过去,看了看说道:“这不是我们落云山有名的疗伤圣药——云梦散吗?你怎么会有这药的?”
  “我……”不知说是不说。
  “你先服用再说,外用内服,包你两天即好。”说着即想拔开瓶盖,却见一把抓了回去,口中虽说自己来,但却马上掉头往山下走。
  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忽而对越走越快的喊道:“你怎么不吃药啊,还有,你的扫把还没拿呢。”眼见就快拐过山道,才扛起的御用大扫把,追了下去,心里直祈祷自己这位兄弟不是被人打傻了,不然以后哪还有美味享用。

 
  洞中,,蜷缩成一团,身上精血十去八九,几乎就在油尽灯枯之际,蓦地,从气海深处滕起一股金气,沿着手臂,竟流入了黑棍之中。棍中黑红之气如临大敌,又带着些许兴奋,似乎带着千年万年的仇恨,嘶吼着扑向金气。反观金气,虽同样带着雀跃,但从容不迫,黑红之气与金气便在的掌心处战在了一起。时而黑红之气胜出,时而金气逼进。
  的身体便被当成了一个战场,可怜身为主人,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