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这样欺负人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3-19 1:02:00  有90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白此时小红内心中有些怒意,但是他知道更多的是恫吓,希望自己向小红屈服,以表现出应该有的害怕,但或者更多是小红内心深处对温暖的一丝渴望。
  张清眨着眼睛看着小红,这种眼神就像一个女子对心爱的男子时害羞俏皮还有心中隐隐的期待。
  张清连忙起身抱着小红,更让许多人喷血的是张清的额头紧贴着小红的胸脯,张清的恶作剧的脑袋用力的摩擦着小红的双峰,小红身上的淡淡的香味深入张清的肺腑,在摩擦之间少女的乳香使使得张清也显得一些心神飘荡。
  小红的双峰的柔软使得张清也感觉十分受用,每当张清用力的摩擦的时候就会有莫名的弹性又将张清的脸颊弹了回来,张清有些不好意思,他很想来开小红的怀抱,只奈小红反而将张清怀抱的太紧,张清恶意的猜想小红是不是故意的。
  “姐姐,你这么漂亮的女子,只有天上的仙子才能拥有,你这么美的姐姐怎么会卖我呢?”张清一边用自己的头摩擦着小红的胸脯,一边用力的抱紧小红轻声道,张清索性的放开起来。
  张清的动作和言语不但让在一旁的玉京着实的惊呆了,她有些怀疑张清是不是真的是男子,动听的赞美加上极度撒娇式求饶还有他那俊美的脸容,这三者交融在一起的张清在玉京眼里显得就是一个娇媚的少女,就是风尘中的女子也没有这样妩媚,这种美感让玉京都有些受不了,她的内心爱护小心灵像潮水一样泛滥起来。
  张清抱着小红的时候小红内心也有些害怕,她对张清的这个举动有些不理解,当张清那中性的嗓音落入小红的耳中的时候,小红的身子也微微的颤抖,张清的举动让小红真的有些吃不消,她心中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她的身体僵硬了一刻,小红毕竟在醉夜坊呆了几年,她很快便彻底放开了。
  她见过一些粗犷的男人,也见过那些霸道的男子,更是见过一些清高的男子,见过细心的男子,却从没见过这样撒娇似的男子,甚至比女人都还想女人,让有些觊觎玉京的小红都有些吃不消,她似乎有些错觉到底谁是男人谁是女人,连张清不断揉摸她的胸脯这事都已经疏忽了。
  她随即将张清退了开来,自己往后退了几步,这才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衣袖整理了自己的发丝,她盯着张清想看看对她说话的是不是男人,却只见张清像星辰一样的瞳子,其黑如墨点却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却又像一个黑洞吸引着心神,双眉多愁而含情。
  小红伸出了右手随即又将右手缩了回来,最后右手还是伸了出来道:“我......我.......我将你卖了又如何,你能将我怎么样!”
  小红因为张清的的温婉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但随即又放开了顾虑,说话也变得顺畅许多。
  玉京觉得似乎有些意外,本来小红是想戏弄张清了,却没想到现在感到尴尬不是的是她和小红两人,玉京仔细的看着张清她有些怀疑在她面前的那个男子是张清真实性格,还是张清故意的伪装,可是张清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丝眼神每一句话都表现的那么真实,玉京只是隐隐觉得一丝不对,至于这种不对的地方是哪里她去不知道,玉京也不想小红继续戏弄下去,端了一杯热水来到张清的身边:“感染了风寒昏迷了将近一天,这会儿你小心再次着凉,使你的病情加重,喝点热水吧。”
  说着玉京拉了拉张清身上的被子,将他继续盖好。
  “小红,你别闹了”
  小红几乎是被张清戏弄着,她心里又怎么会甘心就此放手,她还想那出口气乃道:“姐姐,小心妈妈生气”。
  听到小红的回答,玉京明白小红是担心汤细柳责难她们姐妹两人。
  玉京整理了张清有些散乱的发丝,擦了擦他嘴角的水迹道:“你安心在这里养病,其他的事等你病好之后再说。”
  张清抓住玉京的手道:“姐姐谢谢你,此生不忘你的恩情”。张清内心中确实是真的想离开,不过他更明白玉京不会放任他离开,他再读赌博。
  “只怕你走出这个门,就在也看不起我们姐妹两人,况且你现在的样子怎么报答”。
  张清低下头,装着什么似懂非懂的样子,他无法回答小红的的问题只能沉默。
  看着有些尴尬的张清玉京登了一眼小红道:“小红!”,显得尽是责备之意。
  小红见玉京偏袒着张清,她也明白自己的这位姐姐就是心肠好,对需要帮助的人总是能不忍离弃,只是这件事真的不好处理,张清若是个女孩就会被她们的妈妈留在醉夜坊,但是张清是个男子,而且是一个这么俊美的男子,有些男人特别喜欢娈童,只怕被她们的妈妈发现后会被卖给人贩子。
  她们姐妹为了张清定然要费一番功夫,说不定她们姐妹的处境也会变得更糟。想到这里小红心中更是难平,更想戏弄一番张清。
  “小心我真的把你给卖了?”
  张清眨着眼极力显得很是单纯道:“姐姐,我是男子,你还要将我卖了么?还会有人买男人么?”
  “你若真是男人,那我是什么?”说着话小红伸开双手仔细看了一遍,特别是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和腹部。
  “姐姐是是天下男人的梦中情人,他们日夜想念的对象”
  “你们两位姐姐的美貌想必天下也很是少见,你们的妈妈想必更是美若天仙”
  听着张清这些祈求的话语,又急是赞美之词,小红心中的怒气也有些渐消,心想他怎么样关自己什么事,不如就继续好好戏弄他一番乃道:“当然有,无论男人女人都有人喜欢,越是俊俏的越是招人喜欢”
  “他们错眼了,我身子弱不能给他们重活,若是做仆役我还是可以的。”
  听着张清的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在看着张清那那单纯的样子,小红心中真想骂他蠢猪,既然他是这样的愚蠢便好好戏弄他,想到戏弄她心中有些气就不能平静下来。
  “若是让妈妈知道你,定会将你卖大户人家做阉奴。”
  “你还不怕么?”
  张清看了看玉京小红道:“像你们这样美若天仙的姐姐,伯母她定然是个温柔慈爱的女子,她怎么会将我卖了?即使她将我卖了也也是应该的,我一个男人在两位姐姐的闺房,损害了两位姐姐的名誉”
  这下连玉京都有些吃惊了,她没想到这个男人是这样单纯,单纯的有些迂腐,她细想了一遍不觉得有些婉儿,张清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
  小红转动着眼珠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张清,似乎有些解释不通。“若是真的将你卖了你怎么办?”
  张清张大着双眼仰着头道:“人也可买卖啊?”张清显得极为好奇。
  “姐姐我在你们家做仆役好么,能在姐姐的身边做什么都好。”
  小红张了张嘴,她不明白张清竟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张清竟然愿意留在这里,小红乃道:”你知道这里哪里么?”
  张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这不是姐姐的闺房么,这里自然是姐姐的家。”
  小红跺了跺脚道:“这里是青楼”
  “青楼是做什么的地方?”
  张清靠近一些小红,想小红能告诉自己。
  “这里是男人销魂的地方”小红嘲笑的看着张清道。
  “难道这里是姐姐家是开酒楼的?”
  张清很早就知道这里什么地方,他更知道她们姐妹两人是做什么的,张清就是想反过来戏弄一下小红,他觉得这个小红有些讨厌,她一直都想戏弄自己,那自己岂能白白受辱。
  张清仍然单纯的问道:“那姐姐你是做什么的的?
  ”没有比当着别人的面揭别人的伤疤更伤人的,尤其是说话的人又显得那样单纯。
  小红真的生气,张清的话让小红立即想到自己的往昔,她羞怒愧一时交织在一起,伸手将张清的水杯推翻,转身哭着离开了玉京的房间。
  “姐姐,我是不是说错了话”张清看着玉京道。
  玉京想事情发生到了这个地步,她将被子为张清盖好道:“你好好在这里,什么也不要多想,等你的病好了我送你出去”。
  玉京来到小红的房间,小红看着玉京道:“姐姐,他真实气死我了”
  玉京抱着小红安慰道:“他不是有心的”
  小红一听玉京话哭的更加伤心道:“他刚才还说什么梦中情人,怎么会不知道青楼是什么意思,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的,当着人的面骂我”
  “姐姐,我本来只是想戏弄一下他的,他也没必要这样欺负我看不起我。”
  玉京轻轻的拍了小红的后背道:“姐姐明白你的苦楚,还有姐姐陪着你,别哭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他吧,他看起来很单纯的孩子,你别这样伤害自己了,过去已经过去了。”
  “姐姐,我忘不了过去,你要我怎么忘记过去。”
  “玉京姐姐,我好害怕,抱紧我好么,不要抛弃小红”
  玉京紧紧的抱紧小红道:“小红,有姐姐在你身边。”34 坚定的信心
  玉京在房间里又安慰了一番小红,只到小红入睡,玉京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只见张清未曾入睡,正依靠在床上双眼盯着窗外看着。
  玉京在匆匆的一瞥之间有种错觉,那躺在床上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年长的智者,他复杂深邃的眼光似乎隐含着许多无法说出忧愁,可是转眼之间张清的眼神显得是那么单纯,玉京也有些怀疑他一直在戏弄小红。
  “姐姐,那位姐姐她没事吧。我不知道哪里冒犯她了,惹她那样生气,还望姐姐替我为她道歉。”
  张清黯然的低着头扣着双手道:“两位姐姐的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不但不能回报两位姐姐恩情,反而惹得姐姐生气,我内心过意不去,我在无颜面面对那位姐姐,我明天就离开这里”。
  玉京也被张清的一番肺腑之言打动了,她本来就没有责怪张清,此时张清的这番自责让玉京更不舍的抛弃张清,玉京本是个极为温柔善良的女子,让她让生者病的孩子离开她做不到。
  “我妹妹是个苦命的女子,自从她受到伤害之后整个人的性情也发生一些变化。刚才她不过是想去了一些往事,并不是真的生气。”
  “你就在这里好好养病,等你的病好了在决定是否离开。”
  张清心中一阵感动,就在刚才张清仍然是用心计来讨好玉京的好感,此时他心中对自己充满了无限的怀疑:他不知道自己为了报仇不择手段对不对;他又想到隆华仁那位兄长,他放弃了报仇只是说他想过平凡的生活。
  张清在分心之际不禁又满脸愁容,向左还是向右该怎么走他真的不知道。
  玉京见张清的样子以为张清还在为惹得小红生气而内疚,却不知道张清此时的心境。
  “你饿了吧,我去叫些饭菜拿给你吃。”
  转眼之间玉京已经带着饭食来到张清的身边,又为张清倒了一杯清茶。
  “姐......姐”
  张清颤抖的道,此时张清心中真正的感动,她不知道以后如何去回报这两个女子,他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去保护她们两人。
  “快吃吧”
  玉京将饭菜端到张清身边,张清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看着玉京轻声道:“姐姐,我可不可以留在你们家,张清好报答两位的大恩。”
  “你叫张清,果然长得很清秀,这个名字很好听”
  说这话玉京已经将饭菜放到了张清的手中。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么?”
  “姐姐,这里不是酒楼么?”张清违心的问道。
  “这里是青楼,青楼也就是技院,我和妹妹都是技女”
  玉京说话时显得很是平淡,随即看着窗外。
  当一个女人沦落风尘之时,对于其沦落多少有一些避讳,这样才显得知耻,就如同你做了一件非常遗憾的时,当你在别人面前说起的时候,应当有些尴尬害羞之心,你或者低着头或者脸红。
  然后玉京此时却没有丝毫的避讳,坦然的承认自己是技女,玉京没有丝毫的扭捏更没有丝毫的不平,她没有嘲笑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她说的很平静就像一泓秋水那样平静,张清却感受到了玉京那中遭受重重困难之后的随遇而安的心境,现在玉京面对生活更多的是坦然。
  虽然坦然平淡,张清还出来了听到深深的无奈,张清此时安慰不是不安慰也不是,安慰难免有虚情假意之嫌,不安慰有显得极为冷漠,对自己以后的计划可能会有影像,此时他应当做的是让这两姐妹相信并接受自己。
  “姐姐,如果我是个女子只怕此时我也会沦落风尘”张清很认真的说道。
  玉京没想到张清会说这样的一句话,她不知是何意乃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张清也一阵失落,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道:“我已经没有家了,若是女子为了活下去,我也只能出卖自己的身子。”
  张清此话说的极为无礼和粗俗,往日玉京听道此话不但没有厌恶之感反而有种通病相连之情,玉京心底的温柔一时翻涌了上来,张清的话何尝不正是她自己所想说的呢!她又想到张清突然晕倒在醉夜坊外围,又想到张清刚才所说‘自己已经没有家’,玉京心中的疼惜之心顿起,便关切的问道:“张清你的家在哪里,你为什么说自己已经没有家了?”
  “我的双亲已经去世了,我的村子都被别人杀光了,只有我和哥哥幸运免于危难。”
  话还没说完,张清已经地下了头,此时张清仍然记得那日血液洒满院子坍塌废墟的房子烧焦的肢体,想到此事张清心中的痛楚就难以自禁,他的双眼不觉之中已经湿润了起来。
  张清凄惨的遭遇让玉京也有些意外,她没想到张清有这样的经历,玉京有些不相信似得问道:“你们的村子在哪里,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么,你哥哥呢?”
  “我们的村子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它叫南山村,除了我们村子里的人,外人是找不到我们的村子的。”
  “出事的那天刚好我和哥哥进山了,当我们回到村子的时候,村子只剩下一片废墟。乡亲门的尸体都没有留下一具完整的,他们被大火烧成了灰烬。”
  张清连忙喝了杯水双手紧紧的握住水杯,水杯中的水也在张清颤抖之中抖了出来。
  看着张清害怕的样子,玉京只以为当初村子出事时场面定当相当恐怖,玉京连忙来到张清的身边抱着张清,玉京将张清搂在怀里。张清也放下手里的杯子,偎依在玉京的怀中。
  “姐姐,我现在就像水里的浮萍,也不知道该流向什么方向。”
  “你既然叫我姐姐,从此之后我们便是亲姐弟了,你就跟着姐姐吧,有姐姐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姐姐,我.........”
  玉京轻轻的拍着张清道:“方才你说你哥哥呢?”
  “我和哥哥在奔走的时候失散了,我身上也没有钱财用光之后,也不知道去哪儿,走着走着就昏倒了。”
  “傻弟弟,好了别哭了,以后还有姐姐,你还有小红姐姐。”
  “弟弟,你饿了吧,来我们姐弟两一起吃饭。”
  “姐,我们一块吃”
  说着这对刚相认的一对男女就坐在了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吃了起来。
  月光如华,在漆黑的深夜独自照亮着的大地。
  张清和玉京早已经吃过饭,玉京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因为张清还在病中,因而坚决让张清在床上好好休息,张清也不好拒绝玉京的好意,便有了这样结果。
  说也奇怪,这玉京和小红本是极好的姐妹,但是玉京却不到小红的房间,那会张清刚想问玉京,玉京便以她的弟弟张清需要照顾为由,留在这房间里。
  张清看着窗外的月亮,圆润光洁的月色在让张清有些惧怕,月是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瑕疵。
  寒冷的气息弥漫在天空之中,月在清辉之中放出琥珀色的光芒。
  张清心中一阵心悸,他觉得今天的月色真的好美,同时还念还有同顾兰相依在一块看月亮的时候,他突然好想回到南山村,之后就永远的住在哪里。
  张清起身歪歪走到玉京的身边,将一件厚衣披在玉京身上,张清看着玉京一时心中有些不舍得离开,玉京鸭蛋似的脸上的双眉如同一缕青烟,使得他本部绝色的脸庞又一种水的柔和。
  张清走到窗边,看着窗外宁静的夜色,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静静享受这难得宁静,他不顾一切想报仇是否值得?遇到玉京和小红张清有些动摇,玉京对他的真情相待,他也不知道会给玉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张清怀疑这样欺骗玉京将来是否后悔。
  “嗨........”
  张清关了窗户之后回到了床上,而此之时趴在桌子上的玉京睁开了双眼,看了看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张清,眼神之后尽是疑虑。35 争风吃醋(一)
  这一夜对张清来说注定是个不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