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即一饮而尽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3-17 20:32:00  有704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可是那个答案他找不到或者说他不愿意面对,也不想去思考值或者不值得。
  他怕自己不能承受那个答案,手中的酒。似乎手中的酒从嘴里进入胃里使能使他忘记思考,忘记在正确错误之间纠结。
  风时而不时停歇了下来,空中的叶子慢慢的落了下来。
  落在崔浩的小桌上,年轻的时候他有两个愿景:一个是希望能施展自己的才华实现自己的抱负,在史书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其次是好好地照顾自己的妻儿。
  似乎这两个愿望至今都没有实现,崔浩不但如此他对妻儿亏欠太多。
  那日看到张政一家温馨和睦的景象在他心底至今仍不能散去。
  那样的生活不是自己曾经的梦想么?这些天他一直都不能真正的走出自己的迷城.:在这样坚持还有意义么,这样的生活是自己想要的么,自己的方向又在哪里?一时间崔浩满脑子里都是小时候的景象:一位年老的老人,满头白发,爬满皱纹的额头,长满斑点的又额骨突显的瘦脸,手指如同干枯的竹根,染成黑色的指甲。
  夏日里他坐在村口的槐树下,树枝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芒,留下的树荫给了人们清凉,时而不时会有一阵清风吹过,似乎连心中的燥热都除去了。老人微闭着的眼睛是那么慈祥安和,小孙儿在他旁边嬉闹玩耍,是那么幸福。
  当时他曾认为人生的意义就是有所思有所为,在年老的时候一定要做出一番事,这样人生才不会空虚,这样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浓重的色彩,因而他不顾一切为了这个梦想努力,为此他付出了很多放弃了很多,该放弃的不该放弃的他都成为他路途中的盛开的花朵,花开了很美丽,花谢了就只留下一堆残红。
  此时他特别怀念自己的家乡,想再看看村口的老槐树,还有他隔壁家的那位胖胖的女孩,她现在怎么样了?她是否已经嫁人了?不她肯定嫁人了,他的孙儿应该都都能去打酱油了吧?她是不是也在村口的大槐树下乘凉?想到此处崔浩心中的悲痛不能自己,索性拿起酒壶就在寒冷的风中饮下解愁除烦之酒。
  只是那酒却让他更加清醒亦如曾经孤身一人在雪地行走;大雪覆盖了大地,眼中只有白色,除此之外在没有别的颜色了,寒冷透过棉衣浸着身体,冰冷是他清醒坚定的行走,那时的清醒让他不会迷茫,而此时的清醒却让他在自己的否认中寻求方向。
  似乎觉得今天的天气不错,崔华仁遂带着他的母亲出来散散心。看着父亲的所作所为, 崔华仁只能自己活出自己的色彩,自己照顾自己和娘亲。当我们背后的依靠的墙垮塌了,就只能用自己的后背去遮挡。
  除了父亲他还有母亲,他不能像他父亲那样让他的母亲失望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