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不会从你的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3-16 22:00:00  有1058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上回说到汉明和陌生女子,又吃了小二放在菜里的春药,两个人都有些热,
  那女子说到:“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杀了你。”,
  汉明使劲倚住门,说到:“你休想占我便宜。”,说着,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说着,药劲越来越强,两人身上的衣服都脱的差不多了,胡话也多了起来,
  那女子迷迷糊糊的说到:“你快过来,你不过来我就杀了你,啊,哈哈,哈。”,
  汉明也是嘻嘻哈哈,说到:“放心,我是正人君子,我今天和你睡了,我就不姓陈!”,那女子哈哈大笑,站起身来,脱的只剩下一件薄衣,里面一件粉红色肚兜,下身一件粉红色齐屁屁的短棉裤,身材火辣,汉明眼睛里要喷出火来,只是这汉明虽然吃了春药,但意识还有一些,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不过眼前这位姑娘实在是美若天仙,而且也吃了春药,汉明也是不知如何是好,说到:“姑娘的身材凹凸有致。”,还未说完,那女子把薄衣也脱了,露出雪白的皮肤,说到:“小爷真会说笑,我身上哪有字,你看,没有的啊。”,
  汉明鼻血直流,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前去,说到:“我不会对了怎么样的。”,说着,又上前几步,
  汉明说到:“我不会和你睡觉的。”,说着,已到了跟前,两个人面对面,靠的很近,急促的呼吸声,那女子的胸脯随着呼吸上下晃动,此起彼伏,汉明的裤子都快撑破了,那女子看着汉明的裤子,笑了笑,抓住汉明的手,往自己背后一拉,两人身体靠在了一起,汉明像触电一样,那女子柔声细语的说到:“我可没完全晕,小爷,我提醒你一下,据你所说,你们天门派二一千六十三条说未婚男子不可以与女子发生男女关系,你不怕?”,
  汉明说到:“我娶你又何妨。”,女子笑着说:“你可要说话算话,他日你如果敢负我,我饶不了你,傻瓜,快点啊。”,
  汉明说到:“什么快点?”,
  那女子把头贴在汉明的胸口,说到:“快解开我的肚兜啊。”,汉明一听这话,分外欢喜,可太急了,使劲一扯那那女子的肚兜给扯下来了,那女子脱去汉明的衣服和裤子,汉明也把那女子的短裤脱去,两人一丝不挂的抱在一起,翻滚到床上,自是云雨一番。
  花月和花南在街上闲逛,因为花谷歌舞团人比较多,所以先到岸的人在渡口等,花月和花南闲来无事就走进了湖边一个酒楼,没错,就是汉明在的这一家,此刻这汉明正在楼上风流快活。
  花月和花南在大堂坐了下来,叫了两盘瓜子,一壶好茶,因为在天门山吃了午饭,所以也没叫饭菜,正说笑,楼上传来呼叫声:“救命!”,花月听这声音分外耳熟,愣了一会,说到:“汉明的声音!不会这么巧吧!”,说着,拎着花南,提着剑,往楼上去了。
  话说汉明和仙琴在楼上风流快活,缠绵悱恻,从房里传来“救命”的呼喊,花月和花南正好也在楼下吃饭,认得是汉明的声音,花月不敢怠慢,提剑上楼去了。却说汉明这边怎么会喊救命,这陆剑何虽然平日里从齐武崖嘴里听到不少风流韵事,书里也看了不少,只是亲自上阵便不知所措,胡乱一阵亲热,两个人筋疲力尽,都小睡了一会,这汉明只觉得床单有些湿,伸手摸了摸,不觉的吓了一跳,叫出声来。
  汉明发现床上多了一处血迹,发觉自己身上并无受伤,只认为是这女子受了伤,只觉的手足无措,好生害怕起来,也顾不得没穿衣服了。
  仙琴被吵醒了,娇羞的说到:“这是哪样?”,
  汉明指了指床上的血迹,说到:“我弄伤你了!对不起!”,
  仙琴虽然年纪不大,但毕竟是女儿家,对这些事也有所知晓,知道女子一次与男子睡觉会流一些血,看着汉明着急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这般胡闹,要是把别人引过来,两人这没穿衣服的,成何体统,好笑的是,汉明竟然不知道女孩子床上的事,汉明见仙琴只是笑,并不言语,便着了急,喊到:“救命!”,
  仙琴赶紧上来捂住汉明的嘴,说到:“笨蛋!快别喊!你这样会把别人引来的!”,
  汉明看着仙琴,小声说到:“可你受伤了啊。”,
  仙琴笑了笑,红着脸说到:“没事,这只是女孩子的事情而已。”,
  汉明说到:“什么事情?”,
  仙琴说到:“以后你就会知道的。”,正说着,门外有脚步声,仙琴赶紧躲到被窝里去,
  汉明喊到:“门外何人?我有事,不便打扰!请回!”,
  “汉明!我听到你喊救命,我来救你来了!”,花月在门外喊到,汉明认得是花月的声音,只觉得头晕目眩,心里一凉,吓的魂飞魄散,顾不得其他,喊到:“我没事。”,
  花月说到:“当真没事?”,
  汉明说到:“当真没事,花月女侠!”,
  花月说到:“你先把门开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汉明说到:“我睡了。”,
  花月说到:“好端端的,大白天睡什么觉。”,
  仙琴在被窝里听的一清二楚,只知道门外是个女人的声音,这酸溜溜的醋意便涌了上来,故意压低声音,学着男人的声音,说到:“我不想见你,你快走。”,
  花月听的这话,顿时五脏六腑像火烧了一样,说不出话来。”,然后又觉的这声音有点怪,便问到:“陆剑何,你当真不肯见我?”,
  汉明只得小声求到:“好姐姐,别闹了。”,然后喊到:“我真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花月姑娘,你等我一会,我这就过来,”,说话间,汉明胡乱抓了一把衣服就往身上套,
  仙琴说到:“那是我的小裤裤。”,
  汉明说到:“来不及了,随便穿穿,你穿我的吧!”,
  仙琴只好把汉明的裤子穿在身上,然后又把被汉明扯坏的肚兜系在腰间,这样裤子就不会往下落了,花月在门外听的屋里有嬉笑之声,便喊到:“我进来了!”,说着,花南一脚把门踹开,仙琴衣服还未穿好,赶紧躲到被窝了,汉明一看进来的不是花月,便问到:“来者何人!”,
  花月从后面跟上来,说到:“她是我师妹,花南,汉明,果然是你。”,
  汉明浑身冒汗,说到:“果然是我,太巧了,今天天气真好啊,天膳院的鸡腿涨价了吗”,
  花月见汉明语无伦次,便觉的事有蹊跷,走近汉明,说到:“把被子掀开我看看。”,
  汉明低下头,说到:“人家没穿裤子。”,
  花南笑的合不拢嘴,说到:“没想到你也不喜欢穿裤子睡觉。”,刚说完,脸刷一下就红了,花月笑了笑,小声说到:“这下就不止我一个人知道你睡觉不穿裤子的习惯了,小笨蛋。”。三 弄巧成拙
  上回说到花月找到了汉明,而汉明和仙琴还没穿好衣服,场面很是狼狈。
  正说着花月要汉明掀开被子,汉明以没穿裤子为由推脱了,哪里想到这仙琴是个好事的主,受不了汉明与花月讲话如此暧昧,蹿出被子,说到:“我就是和他睡了,你想怎样!?”,
  汉明都惊呆了,说不出话来,花月捂住花南的眼睛,自己也闭上眼睛,喊到:“你先把衣服穿上!”,
  仙琴这才发现自己上身没穿衣服,大笑起来,说到:“好好一个姑娘家,都差不多,看见有什么要紧的!”,
  汉明赶紧说到:“好姐姐,赶快穿上衣服才是。”,
  这仙琴索性往汉明怀里一倒,娇声娇气的说到:“人家要你帮我穿。”,
  花月彻底受不了了,拔出宝剑,大骂到:“哪里来的小娼妇!这般大胆!看剑!”,说着,便向仙琴冲来,仙琴卷了些衣服,随意穿上,只外边一件大衣裹好,躲在汉明身后,到也没有惧色,倒是觉得有趣,喜笑颜快,这花月怕自己不小心刺伤了汉明,不敢上前,只是虚晃了几剑,便把剑扔在地上,哭了起来,
  花南受不了了,喊到:“反了!反了!敢欺负花月!还把我花南放在眼里吗!?”,说着,拔剑上来,
  这仙琴到吓了一跳,说到:“这还有一个人呢!”,
  汉明说到:“她明明一个进来得好不好······”,
  南见仙琴如此无视她,更是火大,上来便拿剑刺仙琴,花南这也是与汉明的一次见面,先前也只是听花月提起过,老听花月提起此人,花南心中本就对汉明本就不爽,如今这等场面,也不管汉明了,虽不敢下狠手,但倒也是真拿剑刺,虽刺不死,但刺伤却是有余了,
  这仙琴看花南当了真,怕误伤了汉明,赶紧把床单扯了一大半,把有血迹的那块床单拿走,放在兜里,系好衣服,奔下床,拿了琴,纵身一跳到窗口,给汉明眨了下眼睛,花月在旁边,汉明哪里敢多看,只点了点头,用手示意仙琴快走,
  仙琴说到:“小爷,后会有期。”,
  汉明说到:“好姐姐,后会有期。”,
  仙琴脸色有些难看,嗔怪到:“你就不问问我叫什么?”,
  汉明说到:“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算数,等我。”,
  仙琴笑了笑,说到:“小爷,仙琴等你。”,说着,跃身跳走了,
  汉明示意花月和花南先出去,自己好换衣服,花月虽然生气,看又没有办法,只好先领着花南出去了。
  汉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冲到窗前,喊到:“荷花!我应该去何处找你!”,仙琴远远的拨弄了一下琴弦,陆剑何有些失落,回到床上,里面的裤子给仙琴穿了,汉明只好把剩下的衣服穿在身上,穿了鞋,往房外走去。
  这花月看到汉明和一个女子在床上睡觉,气的哭了起来。
  话说汉明因为没问出要到哪里去找仙琴,有些失落,穿好衣服,走出房间,花月早已在门外等候,花南说到:“花月,这种臭男人有什么好稀罕的,我们走!”,
  汉明说到:“花月,你最近好吗?”,
  花月泪眼迷离,说到:“不好,很不好。”,
  汉明说到:“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
  花月说到:“你跟我抱什么歉,我又管不了你。”,
  陆剑何说到:“让花月姑娘见笑了,我这就返回天门山。”,
  花月冷笑了一声,说到:“去罢,去罢,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
  汉明说到:“你又何必说这无情的话,我倒是愿意常伴姑娘左右,只怕没这福分。”,
  花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到:“真是个没羞没臊的男人,现在你跟我走,如何?”,汉明不说话了,花月挽着花南,往外走了,笑着说到:“汉明,后会有期!”,
  汉明见花月并没有生气,这才放下心来,好像突然又想到什么事,喊到:“花月女侠!我到何处去找你!”,花月没答话,花月自己都不知道去哪,花谷歌舞团本来就是四海为家,想到这里,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下来,花南转过脸去,做了个鬼脸,和花月一起走了。
  汉明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半天才回过神来,说到:“我不会是喝花酒了吧!”,正说着,旁边过来一个人,抱住陆剑何,喝到:“哪里来的小贼!喝了花酒还想赖账!你才知道你喝了花酒啊!”,
  汉明回身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店小二,汉明赶紧赔笑到:”哪里的话,我这就去取银子。”,
  店小二听了这话,又浑身舒坦,喜笑颜开了,笑到:“敢情大爷您是哪小的取乐呢。可不能开玩笑,大爷您不但喝了花酒,还拐跑了我们的琴师,这帐一共得三百两,喝花酒一百两,琴师二百两!”,
  陆剑何当时就傻了眼,站在那里,吞吞吐吐的说到:“小二哥,您别说笑,喝花酒我认了,这拐琴师我可不认啊!”,
  小二哥满脸堆笑,低声说到:“大爷,你别为难小的,这样总共二百两,如何?”,
  汉明看了看小二,心里暗骂到:臭东西,我家仙琴就值一百两?狗眼看人!那小二看汉明没反对,就笑着说到:“大爷果然是个明白人,喝花酒这种事谁都不想张扬出去。”,汉明冷笑了一声,走到房里,却发现装银子的包裹不见了,那包裹放在外衣的里兜,刚刚被仙琴穿走了!
  汉明故作冷静,看了看店小二,说到:“小二哥,你可知道你们这琴师的行踪?”,
  店小二笑着问到:“大爷,您是说哪位琴师,我们这可有好多位琴师。”,
  汉明说到:“就是刚刚进我房间的那位。”,
  店小二笑了笑,说到:“荷花也是我们这新来的琴师,今天一次陪酒。”,
  汉明有点不耐烦了,说到:“我问你知不知道荷花的行踪?”,那小二欲言又止,汉明明白他的心思,要钱的意思,汉明假装往兜里伸手,那小二果然说了,说是仙琴这几天经常到镇上的凤仙楼吃饭,汉明说到:“你们这不就是酒楼,仙琴怎么还到凤仙楼吃饭?”,
  店小二说到:“这我就不知道了。”,
  汉明还是看着店小二,店小二有些慌了,说到:“大爷?”,
  汉明说到:“什么事?”,
  店小二说到:“大爷不赏我一些银子吗?”,
  汉明说到:“我何时说过要赏你银子?”,
  店小二差点没晕过去,说到:”那您还往兜里伸手。”,
  汉明说到:“挠痒痒,不行啊。”,
  店小二笑了笑,说到:“大爷,不和您说笑了,您快把帐结了,店里还有其他事要忙。”,
  汉明说到:“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店小二眼泪都快出来了,说到:“不会吧······”,
  汉明说到:“会的·······”,汉明一边说,一边往窗口退,
  店小二说到:“不是吧·······”,
  汉明说到:“是的·······”,
  店小二喊到:“你不会是要跟我说你没钱吧!”,
  汉明喊到:“我就是要跟你说我没钱啊!”,说着,一跃身,跳出了窗外,窜到屋顶上了。四 爱情甜饼
  上回说到汉明的钱包被仙琴带走,汉明无钱付喝花酒的钱,被小二缠住,还好汉明急中生智,从窗口逃了出去,窜上了房顶。
  要说这仙琴也是无意中带走汉明的钱包,这可苦了汉明了,别的事还好说,看喝花酒毕竟这种事毕竟不敢声张,要是传到天门山,那汉明就完了,会被逐出师门,名誉扫地,所以汉明只敢躲着店小二,就怕他声张。
  还好,店小二的身手不好与陆剑何相比,探着身子往前倾,蹑手蹑脚的,四处看了看,到底不敢爬出去找,他怕一个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就还得赔上医药费了,不甘心的骂了几句,往楼下去了。
  汉明看店小二没追过来,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长舒了一口气,说到:“这店小二到难搞,还好身手不好,不然老子的一世英名就毁在他手里了。”,正说着,楼下传来店小二的声音:“你们几个到那边找!你们去那边找!就是把这地翻过来,也要把那小子找出来!”,还没说完,一个掌柜模样的人,从里屋跳将出来,照着店小二就是一个大嘴巴,将店小二打翻在地,指着店小二,嘴里骂到:“刚刚是你说要把这地翻过来?反了你了!客人跑就跑了,店里还有这么多活要做,容得你在这撒野!”,店小二委屈的很,全然没有了刚刚发号施令的威风,连连称是,往店里去干活了。
  汉明在屋顶上看的是心花怒放,拍手叫好,笑着说到:“你看看,不识趣的小二,哈哈。”,不过天黑之前陆剑何是得在这屋顶上了,不然下去被逮住麻烦可就大了。
  汉明坐在房顶上,心里早有打算,天黑后乘船回天门山,说起来也好笑,本来天黑之后剑湖渡口就没有渡船了,不过有些接送诺州本地弟子的天门派自己的船还是有的,就是除了接天门派的弟子,不接送外客,以口诀为证。
  秋天的诺州显得分外清爽,微风阵阵,汉明躺在屋顶上看云彩,从怀里拿出蕾丝牛自己做的甜饼,咬了一口,不觉的流出泪水,脑中浮现出与蕾丝牛的相遇的情景,汉明觉的此时吃的甜饼是自己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吃了几口,困了,竟在屋顶上睡着了。
  另一方面,宇佳一行人早早的回到了天门山,先是去仙灵院跟长老们讲了这些天的遭遇,却也没有说的诚实,宇佳早就交代好了,汉明吃了乾坤石的事情谁都不许讲,其他的事情都据实交待了,当然宇佳还有一点小私心,噬灵冰蛛的事情也瞒了过去。
  众长老听了宇佳一行人的讲述,知道大家都平安无事,就不在追究,只是交代受伤的人好好养伤,这几天的晨练不用参加。长老们现在正忙着商讨刀藏的事情,可以说天门山也是处于非常时期。
  宇佳一行人离开了仙灵院,段空和苍竹返回武器院修养,胆小晓暂时被分配到男宿阁和宇佳等人一起住,修理队修理仙灵宫的工作已经恢复了,胆小晓回去少人照顾。宇佳把众人安排妥当,往山坡去了。
  山坡上可谓风景独特,偌大的山坡上,草大都以泛黄枯萎,除了一棵苹果树之外,似乎很难找到其他的风景,可偏偏就有人对这地方恋恋不舍,还在这搭了帐篷,没错,就是麒儿和湖叶,还在等汉明。宇佳料想麒儿在山坡等汉明,所以就马不停蹄的去了山坡,告诉麒儿汉明的消息,远远的就看见一顶帐篷,越看越不对,怎么冒烟了!
  宇佳加快脚步往帐篷赶,到了帐篷,只见帐篷里出来两个人,灰头土脸的,宇佳认的出是麒儿和湖叶,只是这般模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捂住嘴笑,麒儿一看来了人,喊到:“宇佳!汉明是不是也回来了!有没有找到段空他们!”,说着,麒儿把四周看了看,没看到汉明,心里凉了半截,说到:“汉明呢?”,
  宇佳说到:“说起来,我们这段时间的遭遇实在是太离奇了,说来话长,我过来就是告诉你,汉明没事,我们也救出了禅成,段空,还有苍竹。”。
  麒儿听到汉明没事,放下心来,说到:“这事等人齐了,我们开个英雄凯旋大会,好好讨论,你现在告诉我汉明在哪,我去找他。”,
  宇佳说到:“这事不急,你这帐篷刚刚怎么冒烟了?”,
  麒儿笑了笑,说到:“我和湖叶烧东西吃呢,没想到烧糊了,就冒烟了。”,
  宇佳说到:“也难为你们了,要是汉明知道麒儿小姐在这山坡等他,一定很开心。”,湖叶在旁边,听了这话,觉得心里不是很舒服,又不好说什么,一个人去收拾烤糊的食物了。
  麒儿见宇佳对汉明的事情吞吞吐吐,有些急了,说到:“宇佳,你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快告诉我汉明现在在哪?”,
  宇佳觉得瞒也瞒不住,反正麒儿迟早也是要知道的,就说到:“汉明在诺州有点事,近期不会回来。”,
  麒儿一听这话不对,问到:“莫非。”,
  宇佳赶紧摇手,摇头,像个拨浪鼓,说到:“不是!不是!汉明真的没事,他是,他是,啊!他是在诺州为麒儿准备礼物,所以比我们晚来一天。”,
  麒儿拍拍胸口,舒了口气,说到:“我还以为汉明挂了,汉明这鬼灵精,他也知道这次回来难像我交差,所以买点礼物讨我开心,讨厌,就算这样我也不会高兴的。”,一边说一边笑,脸也红了,
  宇佳说到:“竟然知道汉明没事,麒儿小姐和湖叶会去吧,这山坡上到了晚上,还是很冷的。”,
  麒儿说到:“不,我就在这等汉明。”,话音刚落,湖叶说到:“我回女宿阁了,不陪小姐在这等了,要给小姐准备衣物了。”,
  麒儿笑了笑,说到:“湖叶,都等了这么多天了,不如陪我在等一会。”,
  湖叶转过头去,抹了抹眼泪,说到:“不了。”。
  话分两头,宇佳一行人先汉明返回天门山,麒儿问起汉明的消息,宇佳不敢如实告诉麒儿被人绑走了,而且还是一个女的,要是麒儿知道一女的绑走了汉明,还不要连夜去找陆剑何,到时候指不定要出什么事,想到这里,宇佳只好说汉明是为了麒儿买礼物耽搁了。
  另一方面,汉明在屋顶上睡了一觉,醒来时天色已经晚了,陆剑何这一觉睡的挺香,应该是被冻醒了,秋天的夜还是凉气逼人的。话不多说,汉明见天色暗了一些,从屋顶上跳了下来,轻手轻脚,生怕多事的小二认出来,还好小二在店里忙,没理会到汉明。
  这边汉明离开了酒楼,往剑湖去了,湖上还停着一个小船,走近了一看,果然是天门派的船,汉明跳上船,说到:“红胡子李庆,开船。”。
  那船家上下掂量着汉明,说到:“对不起了,这船只接送天门派弟子,不接外客。”,
  汉明说到:“天门好。”,
  那船家看了看汉明,说到:“天门妙。”,两个人同时大声喊出:“天门好的呱呱叫!”,(汉明吐槽:好无聊的密语啊······),话音一落,汉明和李庆激动的抱在一起,宛然兄弟失散多年相认的感人场面,年度催情大片的格调显露无遗,虽然汉明还是没太搞得清楚状况,但显然搞不清楚状况的还有店小二,小二哥今天因为少收了汉明的钱(小二哥吐槽:嗯,不对,根本就一分钱都没收到好吧!老板把我这个月的工钱都扣了,当内裤的心都有了!呜呜······),被老板罚了钱,又当众数落了一番,心情很低落,听到渡口吵闹,过来看个热闹,隐约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其中一个的身影还很熟悉,小二想走近了再看,汉明早已发觉店小二走了过来,赶紧转过身去,店小二走了过来,说到:”这不是李庆吗,刚刚你和谁抱在一起?”,
  李庆说到:“一个天门弟子,怎么了。”,
  店小二笑了笑,说到:“今天在我们酒楼一个公子喝了花酒没给钱,还拐跑了姑娘。”
  李庆说到:“有这等事,你到说说那人身材模样,我帮你多看看。”,
  店小二说到:“劳烦李大哥操心,那人想来也是个混球。”,“放你个狗屁。”,船上传来声音,店小二登时就羞面红耳赤,说到:“李大哥怎么这么埋汰人,我又不是说李大哥是混球。”。
  李庆有苦说不出,其实‘放你个狗屁’这句话是汉明说的,李庆问到:“小二哥莫急,那人身材模样如何,说来我听。”,
  店小二说到:“一个少年,长的有些丑。”,“你吃屎去吧。”,船上又传来声音,店小二不言语了,低下头,说到:“李大哥,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我知道,茫茫人海想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很难,我又不为难你,不帮忙找就不找呗,好了,我去忙了。”,
  这红胡子李庆可是热心肠,要是平时,估计得找小二问个明白,可如今李庆也估计到小二说的那个少年就是汉明了,一是年纪相仿,二是刚刚汉明骂的那几句,就知道小二说的少年就是汉明了。所以李庆也不打算多问,只是对汉明骂店小二有些不高兴,毕竟错在汉明,李庆回过头去,跟汉明说到:“别瞎说。”,哪里知道店小二到耳尖,走了几步又停住了,笑了笑,说到:“李大哥放心,今天晚上的事,我不会出去瞎说的。”,李庆真是哭笑不得,说到:“今天晚上什么事啊?”,只见那小二探出头,四下看了看,喊到:“就是你不知道和谁搞暧昧啊!”,这一声可喊得够响,引来不少人,李庆来不及争辩,赶紧一篙子撑出去好远,往天门山赶了。
  船离渡口远了,汉明从船仓里出来,说到:“李大哥,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李庆说到:“谢我什么?”,
  汉明说到:“谢你刚刚在剑湖渡口没把我供出来。”,那李庆听了这话,哈哈大笑起来,说到:“你个小兔崽子!我果然没猜错,店小二说的喝花酒不给钱的少年就是你啊!哈哈!”。
  汉明说到:“此事说来好笑,我原本只是想吃点饭菜,这小二到多事,介绍了一个歌妓,这不就成了喝花酒。”,
  李庆说到:“你可有拐走别人姑娘?”,
  汉明笑了笑,说到:“我到想呢,只不过我现在也不知道那姑娘在哪。”,
  李庆说到:“现在的年轻人,可真真是胆大,你不知道仙门派的规矩,未婚弟子,不许近女色?”,
  汉明说到:“这不都凭李大哥一句话了吗。”,
  李庆笑了笑,说到:“好小子,我这次就替你瞒了,不过不许又下次啊。”,
  汉明说到:“谢了,我赶时间,先去了。”,说着,离岸边还有数十米,汉明踩了几下水,就到了岸上,挥手谢了李庆,往别处去了。
  这李庆在船上自是惊叹汉明的好水性,说到:“自古英雄出少年,也不知这汉明的造化如何,有趣的家伙。”,这边李庆也到了岸,没别的事,一件想到的事就是去找红鼻子米酒喝酒,就好这一口,虽然酒量没法跟红鼻子米酒相提并论,但对酒的喜爱却不输红鼻子米酒,这就往男宿阁去了。
  另一方面,汉明可没急着回男宿阁,而是直接去了山坡,汉明一边走一边说到:“也不知到麒儿这傻瓜,有没有在等我。”,走的近了,果然山坡有灯火,汉明小声叫了出来:“慕容麒这傻瓜!这秋老虎可是闹着玩的,也不怕冻着!”,说着便往火光处跑。
  这麒儿听了宇佳的话,也是半信半疑,觉得汉明估计又是在诺州鬼混了,就是回来也得几天了,她哪里想到汉明这么晚了还回来,听得这帐篷外有脚步声,吓的躲进被窝里,喊到:“谁!报上名来!”。五 久别重逢
  上回说到汉明乘了李庆的船,因为被店小二耽搁些时间,晚上赶到了天门山,二话不说,往宇麒儿之前约定的地方跑,哪想到慕容麒可没个准备,到被吓了一跳。
  这边麒儿喊到来者何人,到让汉明觉得大为有趣,若不捉弄捉弄慕容麒,可有点说不过去,汉明压低声音,说到:“这么晚了,是谁在这山坡上搭了个帐篷?”,慕容麒吓的直哆嗦,仔细一听这声音不对,如此耳熟,在想想,心里早已明白,来不及穿外衣,只里面穿了一件浅色的棉衣,外加一件小棉袄,跑了出来,喊到:“汉明!我知道是你!滚出来!”。
  汉明见小把戏被麒儿发现了,也就跑了出来,说到:“这么火大,我哪里就惹你了?这般生气。“,麒儿一看果真就是汉明,泣不成声,只是看着汉明,倒是汉明嗔怪到:“就是我万般不好,你也别气坏了身子,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出来。”,麒儿听汉明这么说,止住了眼泪,说到:“你也知道冷啊,还不进帐篷里。”,说着,两个人讲了帐篷里。
  话说回来,这段空也回来天门山一会儿了,一醒过来,吃了些疗养的丹药,这马上就来了精神,虽然也知道宇佳肯定去找过麒儿通报了大家的情况了,但段空还是想亲自去找麒儿报告一下,一来是表示一下诚意,二来也是自己也有一段时间不见麒儿了,十分的想念,还有就是麒儿万一因为太担心自己而生病可就大事不妙了,(苍竹吐槽:少爷!这明明就是你做梦······何弃疗啊·······)段空想到这里就说到:“讨厌,你就是想人家,也要注意身体啊。”,一边说一边笑,一边握着手,“少爷,该吃药了······”苍竹端过一碗药汤,厨房刚刚熬好的,给段空补身子的,还是烫的,苍竹一边挣脱开段空的手,将汤药放到桌上,一边拄着拐杖赶紧往门外跑,说到:“少爷,苍竹回房休息了。”,留下段空在那,段空气的满脸通红,说到:“这下说不清了,敢情我是做梦了,明明握的是苍竹的手,还以为是麒儿的手呢。”。
  另一方面,帐篷里的汉明和慕容麒可是有好多话要说,麒儿说到:“快给我说说这些天你都到哪里去了?”,汉明说到:“我也有些冷了,我想先到被子里去。”,慕容麒笑了笑,说到:“便宜你了,快进被子里来,别冻着了。”,汉明笑嘻嘻的钻进被子,麒儿笑着说到:“汉明,你别乱动!哎呀!别乱摸啊!讨厌!”,两个人笑嘻嘻的,汉明说到:“你不摸我才好,我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啊。”,麒儿‘呸’了一口,笑着说到:“你到好意思说!”,汉明说到:“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麒儿拉住汉明,看着汉明,嘴角轻轻的一笑,
  汉明浑身一哆嗦,用手把衣服拉紧,说到:“不是吧,奴家。”,
  麒儿拉住汉明的衣领,说到:“装,你就装。”,
  汉明说到:“可这里也太不安全了,随时有人过来啊。”,麒儿抛了个媚眼,说到:“这么晚了,谁还会过来。”,
  “麒儿!麒儿!我是段空啊!我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了起来,麒儿呆若木鸡,眼里快喷出火来,握紧拳头,喊到:“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汉明看了看麒儿说到:“你不见见段空?”,
  慕容麒说到:“见他做什么,气氛全给破坏了。”,
  汉明笑了笑,说到:“你还想这那事啊。”,慕容麒红了脸,说到:“那可是你一次,哎呀,讨厌。”,汉明想到:对不住了,麒儿,我一次可是跟荷花······,想到这里汉明也有点不好意思了,笑了起来,麒儿问到:“你笑什么?”,
  汉明说到:“没事。”,正说着,段空还是找了过来,麒儿听到脚步声,料到是段空过来了,想到如果让段空看到自己和陆剑何孤男寡女共处一帐篷,那传出去,麒儿可就没脸见人了,想到这里,麒儿一把摁住汉明的头,往自己胸口一按,汉明当时就懵了,也不管那么多了,紧紧贴住麒儿的胸部,麒儿用被子把身体裹好,说到:“段空,你找我什么事?”,段空哭着说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麒儿,我好想你啊,让我见见你吧。”,
  麒儿说到:“我困了,要睡了,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说。”,
  段空说到:“我过来就是让麒儿知道我没事,不让你担心。”,
  麒儿说到:“我知道了。”,段空站在帐篷外看着帐篷,麒儿说到:“怎么还不走?”,段空说到:“麒儿,几日不见,你怎么胖了这么多?”,
  段空看着帐篷上麒儿的影子,觉的麒儿胖了很多,也难怪,汉明抱着麒儿,麒儿就显的胖了,麒儿说到:“天门山鸡腿降价了,所以我胖了,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段空哭着说到:“如此合情合理,我好感动。”,
  麒儿说到:“快走,我要睡了。”,
  段空说到:“我觉的我和麒儿又多了一些共同语言,我们都是胖子了。”,
  慕容麒有点不耐烦了,说到:“走吧,走吧,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段空连连称是,一溜烟跑回了武器院,心里高兴的很,一是因为和麒儿聊的很开心,二是天膳院的鸡腿降价了,这样请宇文禅成吃鸡腿的承诺就不那么花钱了。
  这边段空一走,麒儿就说到:“汉明,别得寸进尺啊,出来。”,汉明说到:“不知道和牛牛比,那个更大些。”,说着,一脸淫笑,探出头来,依偎在麒儿身上,慕容麒说到:“什么牛牛,什么更大?汉明你说梦话呢?“,陆剑何说到:“没什么,没什么!我瞎说着玩的!”,麒儿说到:“你这么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