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感觉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3-3 20:56:00  有812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保镖这个工作,公孙还,而且还是要保护黄晓莺这个不知道对她应该有的女人,看着她,心里总有点心慌慌的感觉。
  段誉与杨家保,其实哪有什么话要说,只不过作为知礼数的大门户,段誉还是把礼节这些都做好了,这样才不怕被武林上的人士所取笑,也能向杨家释放出不怕他们的信号。
  杨家保此次前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看一看黄家到底有何准备,毕竟收到行刺的消息之后,他们肯定是无法安枕无忧的。而很多武林豪杰都已经陆续离去,杨家保还真没看到哪几个像样点的英雄留在黄家。但他是听说了九武剑庄的几个弟子还在这里未走,要是他们还在这里,那就不好下手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高手在?都不再重要了。这次雇佣的杀手集团是绝对的能完成任务的,这一点他也相信那些杀手。
  段誉现在毕竟还是武林盟主,虽然老迈,但威严尚在,谅杨家保这毛头小子,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只不过,杨家保要是暗中使手段,就真的不好预测了,这也是为什么段誉要召开这次武林大会的原因,保护自己的孙女和弟子们,才是他主要目的,自己的老命,要是能与杨家拼了,那当然是最好的,要是拼不过去,能保护到自己最亲爱的人,那也是值得的。
  与杨家的恩恩怨怨,又何只是他一个人的性命可以抵消得了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段誉只是礼节性的把杨家保安排在与裴家几人相隔十丈远的客房里。这样既能防止杨家保对他们暗中使手段,也能使自己更容易监视到他。因为段誉还要把杨家保带来的家将,安排在比较远处的下宾的招待处,那里正是用来招待贵客们带来的随从的地方。这样就可以隔绝了杨家保与他的随从们的联系。即使杨家保有什么阴谋要与他的随从商议,也瞒不过段誉的双眼。
  杨家保想道:这段誉还真是老狐狸,居然一个随从也没有安排在自己的身边,这分明是在戒备自己。但无奈这又不得不听从主人家的安排,这些是礼节上的事情了,要是强求,反而落得一个不好的名声,以后在武林上就没法面对众英雄了。
  杨家保肯定是要等到下一次选举完武林盟主的大会结束后才能回去了,他不可能不关心这件事情,而且也好在这里迎接杨承德,那时杨承德就会亲自上来黄家,武林盟主之位,杨承德是志在必得,即使九武剑庄也阻不了他们的前路。
  无情就奇怪了,为什么这两天黄家又来了贵客了,还打算过去跟别人打声招呼,毕竟来到黄家都有好些日子了,在这里吃主人家的,住主人家的,都快要不好意思起来了。刚好这两天裴春雪与秦怀玉、柳如絮三个女人又结伴出去外面狂街去了,想找蓝天练武,那家伙又和招近才不知跑去哪里逗女孩子去了。当然是不可能去逗黄晓莺的了,他们不想活了不是。现在黄家的那几个弟子,可是把黄晓莺都盯得死死的,哪个男人的目光,要是敢留在她身上哪怕只是喝一碗水的时间,都会让他们给撕成碎片了,公孙还正在虎口上拔须呢!
  杨家保看到了无情,无情也看到了他,两人于是均向对方走去,这样看到了,不去打声招呼,那是不礼貌的,况且两人还没有认识对方。无情本来就想亲自去跟这个“迟来的客人”打招呼的,这时他主动走过来,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只是不知道,对方就是杨家的人,杨家的三子,杨家保!
  “这位兄弟,请问您是哪个府上的英雄?”杨家保先开口问道。
  “不敢当!在下是裴家山庄的首席弟子,无情。阁下呢?”无情也回问道。
  原来这个就是裴家山庄的首席弟子,这次武林大全,还真是群雄汇聚,好不热闹!看来没有仓促地行事,是正确的,要不还真会吃了大亏。
  随即立刻就看到了无情手中拿的追月剑,差点脱口大喊了出来。暗道:“这个家伙!原来追月剑在这个家伙手上!好你个裴家山庄,居然敢偷盗我杨家的宝剑!简直不知死活。”
  但走惯了江湖的他,立刻就淡定下来了,道:“看来你们裴家真是人才济济!”这话的意思是,上次在镖局偷盗宝剑的人,杨家保记得,并不是眼前的无情,而是另有其人。而现在宝剑却在无情手上,那就足以证明那人也必定也是裴家山庄之人,即使不是,也与裴家山庄脱不了干系,所以才说裴家山庄人才济济。五十八 冤家路窄
  杨家保接着道:“连杨威镖局的宝剑追月剑都能抢得到手,真是让在下佩服不已,佩服不已啊!”
  杨家保的表情明显是改变了,变得杀机重重,无情一看,差点就大吃一惊,为什么他会是这样的表情的,随即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哈哈!我是什么人?你连我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要是我说,我就是你手上这把追月剑的原主人,你会怎样做?”杨家保的话声越来越大,像是大吼的样子,吓得无情眉头上都流出汗来。
  “什么!这个家伙原来是……”无情大骇,暗道:“这个家伙,怎么会……”
  道:“你是杨家的人?你究竟是谁?”无情的表情也由大骇转为不可思议,世上的事情,怎么就会这么凑巧的呢?想不到自己准备要对付的人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我是谁,你居然都不知道,那好吧,现在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叫杨家保,是杨威镖局的三公子!”
  无情奇怪地暗道:“这个家伙,居然都敢欺上门来了,段誉暗地里防的不就是他吗?他居然还敢来这里送死?”
  杨家保也介绍完自己,道:“现在你既然知道我是杨家的人,那你应该知道物归原主的道理了吧!交还给我吧,之前你偷盗追月剑的事情,我可以不再追究。”但是杀了长兄的事情,就不一定了。
  “不,这把剑不可以交还给他!这是永林对我的信任,所以他才把这把剑交给了我,他相信只有我才能使这把剑造福武林,我怎么可以把她交给心术不正的杨家!那不是要祸害武林吗?”无情暗道。
  “不,这把剑,我不可以交还给你!”
  “为什么?这本来不是你的东西!”杨家保微怒道。
  “这也不是你的东西!”无情反驳道,的确,这本来不是杨家的剑,也是杨承德作为杨威镖局的局主通过某些手段巧取豪夺而来,这对杨家来说,也不是一件值得张扬的事情。
  “你们是怎么夺取到追月剑的,我也不说了,我想你心里也很清楚。所以我不会再让追月剑落在你们的手上,为祸武林。”
  “哈哈哈!实在是太好笑了!裴家山庄的人,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用追月剑为祸武林?不过也罢了,你有什么样的想法根本不重要。我奉劝你一句的是,不要为了这把剑,而把裴家山庄推向灭门的境地。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不过我想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徐家和逐日堂是怎么遭到灭门的,希望你不要重蹈他们的覆辙。”
  无情当然是知道,这些事情,公孙都说过了,怎么会不知道,的确是知道得太清楚了!
  道:“是吗?永林那个家伙正是遭受了这样的不幸,我可不能再让这些事情发生。”
  无情的样子像是在自言自语,杨家保还道无情是害怕了,心里不禁有点自满,看来杨威镖局的威望还是挺高的,说一说都能吓得住人,以后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一点。
  道:“既然如此,你就把追月剑交还给我!”说完,还要进一步欲要拿无情手上的追月剑。
  “你是不是有点理解错误了?”无情突然抬起头来,愤怒的表情在杨家保看来就像是狰狞得像一只恶狼!想不到说出了杨威镖局的大名,还是没有吓得住对方,反而让对方给吓住自己了。连忙退了两步,眼神里充满了恐惧的目光,人类自保的惯性使他的手慌得握住了剑柄准备抽剑都不知道。
  “那个家伙说得对,保护自己最亲的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使自己变强!强大到可以轻易的杀掉敌人的地步,那样就不会再有人危害到我最亲的人了。”
  “真够猖狂的,我们杨家想要灭你们裴家,简直是易如反常,你不要太猖狂了!”
  “那就来试试吧!”无情突然的大喊一声出来。抽出了追月剑,心里突然有了想要发挥追月剑的想法。
  “呀!”无情怒吼一声,两只手握紧了追月剑柄,拖着追月剑的利刃,直向杨家保砍去。一把剑要是使得合理,不在乎是否为斩、劈、刺、挑,任何一种方法,那都是能制敌取胜的方法。那天公孙与隆基的决斗,让无情看到了这一点。公孙那个家伙的确是强大,强大得让人没法理解!在他的身上,无情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剑法是其中的一种,也是收获最大的一种!
  杨家保当然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对无情的突然发威大吃一惊之余,还是能展开架势防御。手中的佩剑不及追月剑,却也不差,能抵挡得了追月剑的狂斩。
  追月剑的奥秘究竟是什么呢?无情苦思冥想,一直得不到那个答案,就像现在这样发了狂般的向对方追斩下去?虽然这样能凭借追月剑的锐利和坚硬取得一定的优势,不过要是面对一个剑法超卓的剑手,那样可能就会吃大亏了。
  很明显的,杨家保不是一个剑术高手,他的剑法非常的平庸,大概也只比自己高出一两成,连蓝天都比不上,更别谈公孙了。无情很容易就凭借着追月剑的优势压倒他。
  “叮!叮!叮!”
  无情出尽了全力,用追月剑疯狂的砍下去,不一会,杨家保就发现自己手中的剑,已是被砍了几十个破口出来,样子甚是难看,那果然是追月剑,丝毫没有损伤。杨家保和无情看着两把剑的情况,都吃惊不少,追月剑竟然坚硬至此!
  没有了利剑,杨家保也是不能与无情对敌的,聪明的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打退堂鼓,来日方长啊!
  扔掉了手中满刃破口的烂剑,喝道:“裴家山庄的人,你等着,迟早追月剑还是我们杨家的,你就做好准备吧!”
 只是我很久没出过去了,今天想出去给爷爷祈求个平安符,希望你能陪我一同出去。”
  在黄家的一天,都还是黄晓莺的保镖,公孙也还记得有这样的一项任务。站起来,把插在泥土里的轩辕剑抽了出来,道:“走吧!”
  齐州城就只有城西那边有一间寺庙,那里的香火鼎盛,是人们祈求神灵赐福的最佳去处。黄晓莺从小至大,就没少在这里玩耍与祈求过。父母的早逝,使她特别的相信神灵这种事情,平时祈求起来,也比其他人更加的诚心。
  从黄家去到城西的灵岩寺,即使坐马车,也要花费一柱香的时间,黄晓莺带了一丫头和两个家仆,再有公孙这个保镖,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放心的走出了黄家的大门。
  去灵岩寺的路,黄晓莺不会不记得,大概要经过四条桥和两个山头,向来即使只有自己单独过去,也不会出什么意外,这还能有什么意外呢?毕竟是武林盟主的孙女,谁敢放肆?
  但是,刚从黄家出来,公孙就觉得这次行程绝对是危机四伏,绝对不简单——他们已经被盯上了!究竟是什么人,公孙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这就是杨家派来的刺客!公孙绝对有理由相信是他们,因为向来与武林盟主叫板的,就只有他们杨家。其实段誉不知道让黄晓莺随便离开黄家是否是正确的,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啊!六十 遇刺
  被人跟踪了!这是公孙最容易察觉得到的,他本身就是一个杀手,怎么会不知道杀手是怎样隐藏自己的气息的,就是因为知道了,所以那几个探子,才没法掩饰自己的气息,一下子就被公孙给发现了。
  被发现的结果,就只有一个!不过公孙暂时还不想杀掉他们,还要放长线钓大鱼,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而为了不引起那些杀手的注意,公孙还不想把发现被人跟踪的事情跟黄晓莺说,虽然像是用黄晓莺来当鱼饵一样,但这也是解决刺客威胁的最有效手段。实际上,公孙并不知道,究竟他们有多少个人?会不会无休无止地谋划行刺黄家?总之是见一步走一步而已了。
  杨家保根本也没有带来刺客,而只是自己家中的几个勇猛的家将,虽然没有那些刺客那么强大,不过行刺黄家也是绰绰有余了。
  已经离开了齐州城的市区,城西是一处较为人烟稀薄的郊区,除了一些常住的居民之外,很少会有外来人踏足,而灵岩寺坐落在此地,一条穿梭此地与齐州城主城区的大路,就蹒跚着不少的游客和信徒。
  到了树林的深处,甚至都见不到有人的踪影了,黄晓莺以前需要去灵岩寺的时候,就是最怕这一路段,见不到人的踪影,使她的心里老是不踏实。而今天呢?有公孙相陪就放心很多了,而且还很希望以后都能在这里走走,人少之余,也会少了很多担心。只可惜,始终是会有那么几个跟屁虫在身边!下一次要出来,一定不带丫头家仆了!黄晓莺想道。
  公孙可没有黄晓莺那般的心思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的心里充满了好奇和对战斗的渴望,他的想法是,希望那几个刺客,不要让他失望了!还有的就是,希望杨家保也在这其中,好让自己一次解决掉自己心中的那些仇恨。
  “来了!”公孙心中暗道,他已察觉得到刺客们的动静,越来越近了!到了可以使公孙连毛孔都能感应到他们跑路时发出的震动,这么强大的震动,证明他们并不是称职的刺客!一个优秀的刺客,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不动声色地接近他的猎物。那不是刺客,这些家伙又会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一直跟踪己方一行几人,到这么人烟稀少的地方才露面?
  毫无疑问的是:来者不善!
  不用跟他们客气。黄晓莺与下人们都还没有见到刺客的影子,公孙就“锵”地拔出了轩辕剑,凭公孙的功力,闭上眼睛也能看得到那几个刺客,究竟是几个呢?公孙持剑正等候着他们的“大驾光临”。
  黄晓莺被公孙的突然抽剑吓了一大跳,道:“你想干什么了?”该不会是要在这里杀了自己的下人,然后对自己劫色吧?
  “你们自己可要看好自己的小命了!”公孙对黄晓莺与其仆人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黄晓莺还不知道究竟公孙在说什么。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