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地哼了一声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2-15 20:34:00  有1035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此,子牙如同小鸡仔一般被人拎来拎去,,但他一个小屁孩也不在意这些,好不容易反应过神儿来,想要说这些什么却吃了一嘴风。子牙双手乱摸,也不知道扳住那小姑娘身子的什么地方,把自己的身体翻转过来背着风向,那小姑娘双眉一锁,道:“傻小子你乱摸什么呢?”两人年龄尚幼,尤其是子牙更不懂男女之防,反而问道:“姐姐,你可是神仙吗?我爸爸说大雪山的神仙能腾云驾雾、会法术神通。“那小姑娘脸上似笑非笑,突然停了下来,问道:”那你爸爸有没有告诉你,大雪山上有活了上千年的恶鬼妖魔,专门化成漂亮的女孩子,到山下来骗小孩子吃。”
  子牙脖子一寒,拿眼偷偷看她,鼻子中又隐约闻到那股似淡似浓不知名的香气,心中十分肯定这个小女孩是在吓唬自己,于是胸脯一挺道:“我可不好吃,我浑身脏兮兮的,吃了会生病的!”说到这里,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脱得光洁溜溜洗澡时看到窗口的那张脸,心中不由的呯呯乱跳起来,心想:“刚才是她偷看我洗澡!”禁不住一脸通红。
  那小姑娘听他说到脏兮兮时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提着他的手也忍不住远处伸了伸,说道:“她说过一个人外表脏不脏不重要,心里脏的人才不能靠近。”子牙问道:“她是谁,也是神仙么?”那小姑娘不耐烦地说:“算了,不说这个了,你说刚才那两个人是向南还是向北走了?”子牙假装思索了一会儿,随便猜道:“南边!”那小姑娘哼了一声,道:“笨蛋,错了,肯定是北边,那边有一片林子,高山密林,是杀人打劫的好地方!走吧!”说着,提起子牙向北边飘去,轻轻一点一踏,犹如蜻蜓点水般轻盈。
  子牙顿时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耳旁风声呼呼,一瞬间,那小姑娘已经飘出老远。果真如那女孩所说,他们飘入林中不久,便隐隐听得呼喝和兵刃交击之声传来。那小姑娘行止便放缓了许多,低声叮嘱子牙道:“待会千万不要出声,否则被人砍死了可别怪我!”子牙听她说得凶巴巴的,也不敢再说笑,点了点头。
  那小姑娘带他跃上一颗较为宽大的柏树,透过树叶看去,原先那黑衣人正与一身白衣的许天援在林中较为宽阔的一处缠斗不休,两个小人所处的位置正好把风管尽收眼底,子牙心中感叹:“这个小神仙肯定时常干这种偷窥的事,连找位置都找的这么准!”那小姑娘似乎真对这个鼻涕虫小脏鬼产生了厌恶之情,这次离远了他许多。子牙身处柏树半腰,俯身一看,有些眩晕,便不再下望,转眼向场中争斗的两人看去。
  黑衣人手持单刀与许天援打得正酣,两人身法极快,虽说夜色明朗,子牙根本就瞧不清楚,只看得眼花缭乱,但也看出,那黑衣人不是那位白衣叔叔的对手,在他幼小的心灵中,那些穿着黑衣服在夜里窜来跳去的都不是好人,好人都应该一身白衣,绝世独立,是以他心里盼着白衣叔叔赢,虽然他被白衣叔叔的儿子一顿海揍。
  那小姑娘更是心里透亮,看出那黑衣人已经完全被许天援的剑法笼罩,时不时被长剑划伤,许天援剑法游走不定,每次伤他也不用力,只是不断消耗黑衣人的气力,那小姑娘明白许天援若想击败乃至击杀他不过是转念之间,但不知为何,他如此戏弄那黑衣人是何意,那黑衣人已是咬紧牙关,兀自在苦苦支撑。
  许天援轻喝一声:“尔等若还不现身,此人可就性命休矣!”说罢,剑势如虹,直逼得那黑衣人手忙脚乱,黑衣人牙根儿几乎渗出血来,恶狠狠地吐出俩字:“未必!”许天援位列昆仑九子中的七位,成名于十年前,与妻子昆仑九子最小的师妹庚子衿并称“银河双剑“,端的盛名之下无虚士,手中“银河剑”挥洒自如,丝毫不着力气,口中轻笑:“你等从京城一直苦苦相随,横穿大戈壁时死了不少人吧!哼,这已是昆仑山脚,再不出手我便启程直抵昆仑山了,你们今晚再杀不了我,怕是没有机会了,你等还剩下多少人,速速出来吧,我许某人一并解决了!“
  那黑衣人,但在剑风压制之下,他已很难开口,许天援心头薄怒,侧剑轻挑,一个剑花闪动,那黑衣人眼前一花,银河剑斜刺里上挑,顿时在黑衣人右边小腹至心口处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黑衣人直觉天地间大雪山袭来的寒气从伤口处直往体内涌进,使他全身如坠冰窖。
  许天援反手舞剑再一个挑动,又在那黑衣人左小腹至右胸口间划了另一道伤口,那黑衣人自知今日死期将至,已经无暇故意伤口,大喝一声,状如疯虎般左劈右砍,霎时间倒是声威大震。其实,许天援只是存心戏弄,伤口不过是浅浅地划破了衣服皮肉而已,见他如此硬朗,道:“兄台这般身手和骨气,何苦跟个没眼光的主子,我见你也是条汉子,不若弃暗投明,我向家父引荐如何……”那黑衣人牙关出血,大喝道:“放屁!”
  许天援脸色一沉,道:“不识时务的东西,徐某人倒要看看你们怎生嚣张!”说罢,银河剑划出几道幻影,剑尖挥舞出几朵剑花,猝不及防之下将黑衣人脸上的面罩挑了下来,见是个满脸伤疤的丑陋汉子,右边脸颊上有个四方形鸡蛋大小的伤疤,许天援心知以前应该是刻了一个字,后来不知用什么水洗过,模糊了原本的样子,看不到原本的字迹,自然也无从知道这个黑衣人的真正身份。
  许天援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尔等原本乃是必死之人,今天徐某便遂了天意,替天行罚,结束你等这些死囚罪恶的一生吧!”呲呲几声刺耳的破空之声响起,月色之下,许天援的银河剑登时变得眼花缭乱,带出一道道冰寒至极的剑气,这是许天援真正的实力,那丑陋汉子只觉眼前一花,紧跟着一道寒气直透心脏,禁不住狠命往后一撤,一个倒栽葱,身形没命地向后翻去。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