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巨大的城墙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2-13 3:48:00  有953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炼狱城,还依旧是,古朴沧桑的痕迹依旧是那么明显,当步归再次站在炼狱城的城墙之下心中感慨万千,当初来到炼狱城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那时候孤单的旅行在这从满神奇色彩的大陆,而现在步归握紧手中的柔夷,这次回来不在是那个从满了好奇一心想要行侠仗义的少年,如今身边还陪伴着一个伊人,步归心里从满了优越感和幸福感。
  时间大概与上次相同都是临近傍晚的时候,步归对着装转微微一笑拉着装转迈步进入炼狱城,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要步归重温一下出来炼狱城时候的情景,刚走进城门,门外就是一阵骚动,步归拉住装转,站在旁边抬头像城门外看去,烟尘滚滚卷起,好像有几个人在快速的前进,很快步归就看清来人的摸样,还是那三个骑着巨大的青色妖狼的男子,冰冷的气息和凝聚不散的杀气让步归很熟悉,这不是初来炼狱城遇到的几个人,看来缘分还不是一般的好,时间正好与上次相同,遇见的人也相同,步归微微对装转一笑道;“呵呵,看来还是幸运,居然又遇见他们了。”
  装转下意识的握紧步归的手,眼神也显出一丝笑意,骑着妖狼的三人速度很快,转眼间就走进了步归,步归拉着装转往后退后了两步,步归现在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了,还是懂的能少一事少一事的,只是步归带着装转微微让步的举动,让骑着妖狼的三个男子注意了,其中一个男子的目光看向步归这边,眼光顿时发出光芒,步归看的很清楚,这是赤裸裸贪欲。
  男子停下妖狼,旁边走远的两个男子回头喊道;“青芒,干嘛去?”叫青芒的男子拜拜手道;“我一会就来。”
  青芒跳下妖狼,步归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男子身上的血腥味到底有多重,不知道杀了多少妖兽也能凝聚 的杀气。
  看青芒的脚步的方向正是朝自己走来的,步归的眉头一下子蹙起来了,虽然不知道青芒为什么像自己走来,但是步归感觉到事情绝对不会简单。
  青芒一步跨到步归面前对着步归道;“小子,将你身边的女人叫出来,多少钱说个价吧!”
  听到青芒的充满霸气的话语,步归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炸掉了,眼前这个人让步归顿时生出了杀心,但是步归还是忍住了,呵呵一笑道;“对不起,我的女人,不是物品,请注意你的言辞。”步归的这些话还是忍了许久才勉强说出来的,听见青芒的话装转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的确露出本来容颜的装转,的的确确是个绝世悄佳人,但是步归绝对不允许别人对装转又半点侮辱。
  哪知道青芒却充满横气丢下一袋灵石,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青狼看中的人从来没有失手过。”说完就要抓住装转的手,步归一把打掉青芒的手,而且还用上莽牛劲,巨大的重力迫使青芒收回刚要抓住装转的手。
  感觉到手上的疼痛,青芒露出满脸峥嵘从满怒气道;“小子找死可就不要怪我了。有本事城外一战。”青芒可是炼狱城的老人了,炼狱城的规矩青芒早就熟记于心,哪怕他生死关的实力也不敢触炼狱城的规矩,因为他青芒还不够格。
  被青芒激怒的步归,现在在步归心里冒犯装转的人都是该死的,步归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没有丝毫犹豫说;“好,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听到步归的答复,青芒撇着步归嘿嘿一笑就踏步往外面走去了,装转拉住步归的手担忧道;“归,要不算了吧?他们真的很强!”
  步归握住装转的手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再说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哪能让你受这侮辱,就算你能忍,身为男人的我也不能忍受。”说完步归给装转一个坚定的眼神,就带着装转往外走去,看着步归坚定的步伐,装转现在真的感觉到步归的成熟和他那不爱说话的一种爱,这一个装转才真正感觉到幸福。
  城外,青芒站在不远处,身边还有只巨大的青狼,此刻青芒满脸横肉的站在那里,充满邪恶的眼睛像一条毒蛇的看着步归,在他眼中步归已经是个死人了。
  松开牵住装转的手走到旁边道;“动手吧,这是你最后一次出手,你不应该侮辱我的女人!”
  青芒嘿嘿一笑道;“小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个世界需要的是实力,想你这样的修为,带个美女出来,迟早会遭到杀身之祸的,还不如交给我来保护,起码会让那个女人活得久一点的。”
  步归的眉头像一条山川一样,冷眼看着青芒,没有说话,在这么说都不会打消步归的杀心,雪寒剑直接出鞘道;“剑名,雪寒。”
  看见步归亮出武器,青芒嘿嘿一笑更不没有将这个灵台期的修士放在眼里,在他眼里灵台起举手之间就可以解决的,但是他那里知道步归手中归元戒指的妙用,就是尊者都看不清实力的宝物那里会是这个生死关强者能看清的,更何况他永远不知道步归曾经直接击杀过一名生死关强者。
  处于对步归的怜悯青芒也亮出战刀道;“刀名,破魔”死在这柄战刀之下是你的荣幸,这是我给你的礼物,因为下一刻你的女人就是我的了。
  步归冷冰冰的看着青芒没有说话用他的行动直接给了青芒答案,雪寒剑的剑柄上开始寒气凝聚,冰凌不断的在剑柄上形成,看起来就像一柄插满倒刺的武器一样,同样步归的脚下也开始变冷,冰霜不断形成,冰凌倒刺的形成速度已经不是昔日可以比拟的了。
  看见步归的气势在不断凝聚,青芒也不想在耗费时间了,一个跃身直接跳到步归头顶,凌空就是一记劈刀。
  此时在步归眼里这个青芒的招式充满了破绽,冰冷的表情没有丝毫动容,任由头顶的劈刀劈下,在青芒眼中这样的一刀就足够了,他仿佛看见步归被一刀两半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下面锁定的步归的身影突然消失了,青芒眼中充满了惊悚,步归的消失代表着什么,他最清楚不过了,但是手中的战斗已经成下劈动作,巨大的惯性之下那里能那么轻易的收回。
  这时候青芒的瞳孔顿时放大,因为他看见步归的身影又突然出现,位置刚好就是战刀下劈位置的下方,他不明白步归刚才到底怎么了,这时候步归那冰冷的雪寒剑直接刺中青芒的胸口,动作没有一丝停顿,很完美的的一个直刺。
  直到死青芒都没有明白步归是怎么做到的,步归给了他满意的答复道;“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轻敌,不是每一个灵台期面对生死关都没有还手之地。”
  雪寒剑在半空中刺中青芒,时间只有那么一刹那,步归垂着头看也没有看青芒的样子,只是鲜血顺着雪寒剑低落,却没有一滴滴到步归身上,或许步归内心觉得这样的人即使是血液也很脏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身厉喝响起,“混蛋”接着就说两个破空的声音,步归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与青芒同来的两个家伙,比斗只有半盏茶时间,但是步归凌空刺中青芒的举动顿时引起了炼狱城修士的注意。渐渐的人也多了起来。
  步归将青芒的死体甩到一旁,看着前面两个人,气势比之青芒还要强大,眼眸没有半点跳动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为首的一个满脸伤疤的男子听见步归的话,连连笑了几声道;“呵呵,好啊,好啊,好一个自作孽不可活,不过你杀了我三弟,就算他作孽,这个仇我们也会报的。”
  步归没有说话,甩甩雪寒剑上的血迹道;“我接着。”简单的一句话,步归从满了巨大的信心,从动手上步归就能分辨出来,所谓的青狼三兄弟,都是从火舌地狱中闯荡出来的,一身实力都是靠简单的杀伐换取来的,对于神通这一类的禁术步归敢肯定,这两个人也不会掌握到的。
  杀气蔓延,而且的几位浓重的杀气蔓延起来,肉眼都可以看见那些粘稠而薄雾一般的杀气围拢过来,若是那些接受正规修炼的修士,被这些杀气包围,恐怕都会元力运转不畅,而且还有种极度虚弱的状态,不是每一个都能适合这样浓重的杀气,而且杀气也是种能量,他是妖魔的最爱却是修士的克星。
  只是他们低估了眼前这个人的实力,也不知道他体内有着一种就算上古神人都害怕的血力,这些杀气能敌过上古血魔的本命血力么?步归释放心中的血力气息,顿时感觉到异常舒服的感觉,血神经被这些杀气带动,运转的速度加快了,不断的捕食空气中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