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必太担心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1-22 20:16:00  有923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物可是能活上万年的。”
  “不过,你,就算阴谋再次到来也要几百年的时间发展,那时候咱们都上仙界了,关我们屁事儿。”杨过说完抱起椰子喝了起来。
  “不。”轩风摆摆手,道:“没有被我知道我还可以不管,但既然被我得知了有危害人界的事情,我轩风就不能坐视不管,我要阻止它们。”
  杨过看着轩风的模样,差点没把嘴巴里的椰汁喷出去,咕噜咕噜两口咽下椰汁,道:“不是我打击你小子,就你这点修为对付个邪灵都没点办法,要知道邪灵在召唤界可是最低级的生物,光是数量就有几亿,你还想阻止召唤界的大军,痴人说梦。”
  “额……不是吧?”轩风难以置信,有腐蚀万物之能的邪灵竟然只是小杂鱼?那自己算什么……
  “你小子,还是不要想多了,老实的修炼吧,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要是召唤界打来你能达到高个的修为,那还差不多能发挥点作用……”杨过不经意间还在打击轩风。。。
  (呜呜,看来轩风还是很弱啊,得继续努力。)
  轩风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随即释然,前途任重而道远自己一定要尽快的成长起来,尽快拥有守护自己亲人、朋友的实力,才是守护全人界。
  “我知道了,杨过,我不会放弃的。”轩风坚定的对着杨过道,眸子充满力量。
  杨过哈哈大笑,道:“就知道小轩子是个刚强的男人,不会知难而退,而是迎难而上!你很幸运,还有我这个界无敌的神兽陪伴,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哈哈!”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气氛随着杨过几句话一搅和,完全烟消云散……
  轩风额头一阵阴云密布。
  “对了,你这次是怎么对付邪灵的?不会真的是吃了吧。”突然想起一个很郁闷的问题,不由开口问道。
  杨过愣了愣,似乎很不以为然,哦了一声,道:“是吃了啊!忘了给你说了,我是混沌神兽对于界的东西都是可以消化的,而邪灵虽然是召唤生物,而召唤界是界的一个亚空间,也算是界内的东西,所以也可以吃。”
  “额、、”轩风汗颜,一副看怪物的样子。感情混沌神兽还有着功能,这样算还真是无敌,敌人的攻击完全可以吃下去,甚至连敌人都可以吞噬。
  发现轩风的眼神不对劲,杨过摆摆爪子,道:“喂,小轩子你别想多了,我也不能无限吞吃,吞吃的数量是和修为挂钩的,这次我故意吃了那个邪灵只是想来个下马威罢了,吓吓人还行,你又不是没见我都吃撑着了嘛!”
  “啊?”轩风身形一晃,差点就摔倒了。感情那饱嗝不是装的,真是吃饱了……
  “你以为呢!装b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杨过一脸正经道。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轩风摇摇头道。
  “恩。”杨过点点脑袋。
  一人一兽相对而坐。
  “黑墨都去了这么久了,还没回来,难不成出事了?”杨过一些担忧道。
  轩风再次皱起眉头,双手撑起下巴,道:“不会的,我相信黑墨,他不是自大的人,要是遇到危险他一定就一时间就逃跑的。”
  “那……”杨过的话语被打断。
  “嗡嗡!”
四 肯德鸡?
  “嗯?什么。”轩风看向丛林方向。
  不远处空气一阵涟漪,凸显出一个透明的人形,正在缓缓接近。
  “这是、、、”杨过也转过脑袋,看着接近的人形。
  “是我,大哥。”人形发出黑墨的声音,走到轩风面前显现出了那笼罩在黑暗中的魁梧身子。
  杨过夸张的捂着肚子,向后倒去,四爪乱蹬,叫道:“我的天!黑墨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什么怪东西呢!”
  黑墨憨厚的举起手挠了挠脑袋,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吓混蛋哥的。”
  轩风无语,杨过就爱装,真没办法。
  “情况怎么样?”轩风问道。
  黑墨点点头,道:“那家伙没有骗我们,在丛林深处有座火山,从下面的洞口进去看了看,里面确实有人,和他们一般穿着血红色的衣服,正盘坐在岩浆里修炼,修为大概是化神期顶峰的样子。好像太专注修炼没有发现我,但是……”黑墨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了?”轩风好奇的问道,杨过也来了兴趣,爬起来盯着黑墨。
  “那男子没发现我,但是旁边的一只小鸡却、却在盯着我看,不知道为什么。”黑墨尴尬的挠着脑袋,有些好笑。
  “小鸡?”
  轩风和杨过对视一眼,郁闷无比,化神期的高手都没发现你,一只小鸡发现你了?一定是看错了。。。
  场中安静了数分钟。
  “不对!”杨过突然惊叫道。
  轩风汗颜的看着杨过,黑墨也愣了愣,看向杨过。
  “黑墨说哪里是岩浆之地,能在岩浆里生存的小鸡又岂会是普通的小鸡。”杨过自以为是的点着脑袋,继续道:“一定是是鸡中王者,肯德鸡!”
  “肯德鸡???”
  轩风瞪起双眼,黑墨一脸茫然。这是什么鸡,貌似很厉害的样子。
  杨过嘿嘿一笑,直立起身子,摆好架势,道:“这个肯德鸡,你们不知道也正常。上古的时候,有鸡名肯德,自火山岩浆中诞生,是天地之火灵,有焚百物之能,火属性的灵兽,也算是神兽,也可以说是火灵妹妹的简化版。”
  “哦,原来是和灵儿一般的生灵。”轩风点点头,懂了。不由有些想念那可爱的灵儿。
  黑墨也点点脑袋,道:“看来‘血炼神功’所需的神兽就是这肯德鸡了。”
  “我们走吧,阻止血公子,拯救世界。”杨过情绪高涨,领先往丛林走去。
  “额……”轩风一阵无语,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一时想不起来,无赖只能跟着杨过走向丛林,黑墨也跟了上去。
  ……
  丛林深处,小岛的正中心,一座小型火山矗立在这里,底部有个米见方的洞口,无形的热气流喷发着,仿佛小岛的热力都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格外的热。
  “哈哈,就是这里吧!”杨过打量着眼前的火山,非常兴奋。
  轩风和黑墨随后赶到,也看向火山。
  “恩,看来这里之所以会是热带的丛林就是因为这座火山。”轩风分析道。
  “我们进去吧。”黑墨没有多说,径直向火山底部的洞口走去。
  “等等。”轩风拦住了黑墨。
  黑墨不解的看向轩风,道:“大哥,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分关键的事情。”
  “什么事?”杨过抢先问道。
  轩风一脸严肃,看向黑墨,道:“黑墨,你看到的那人是否被限制了移动?”
  杨过恍然大悟,血公子可是化神期修士,要是他是自由之身,凭借自己个筑基期修为,结果不用想都知道。
  “额。”黑墨翻起了白眼,仰天想了想,道:“我刚刚进去,探查了他的修为,那个什么肯德鸡就盯着我,我一心虚,以为被发现了……就……”
  听着黑墨支支吾吾的话语,轩风和杨过一阵无语。
  “你就跑了,是吧?”杨过也翻起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晃着脑袋。
  黑墨讪讪一笑:“嘿嘿,是的。”
  “黑墨,不是大哥我说你,要不要这么怂、、、”轩风脸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黑墨只能歉意的看着轩风,再次沉默下去。
  “哎,算了反正都到这里了,赌一把,希望血公子真的被束缚在岩浆里,不然……”轩风话语一顿。
  杨过也沉默了。
  “哈哈,化神期而已,就算打不过,要逃跑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就这样,我自己进去,杨过你和黑墨在外面等会儿。”
  说完不顾杨过和黑墨的反应,轩风冲进了洞穴。
  “额……”杨过抓抓狗脸,无赖的看着轩风的背影,黑墨则发起了愣。
  ……
  山洞内。
  “呼!”轩风停下步伐吐出一口热气,看着身后洞口,自语道:“我会出去的、一定会。”
  随即转身向着洞内走去。
  “嗒、嗒……”
  耳边伴着自己的脚步声,轩风的心情有些忐忑。
  “啪!”的一声脆响,轩风扇了自己一巴掌。
  “轩风,你是怎么了?面对厉害的敌人难道就失去了信心么,你有怕的机会么,你有怕的能力么,现在除了向前你还能做什么?”轩风喃喃自语,渐渐坚定起来,无惧之境的力量被激发了。
  轩风甩甩头,眸子充满着信心,就算前路再坎坷自己也只能走下去。随即大步向着洞内迈去。
  ……
  “哗哗!”
  经过内心的小插曲,轩风来到了火山洞内部。眼前是一个小型湖泊,其中流淌的不是水,是岩浆,火红色的岩浆,冒着烟气,不时升起一个个气泡。
  “恩?那就是血公子吧!”轩风留意到,在岩浆湖泊里面,一名满脸邪意的青年男子身着血红色衣衫,只露出上半身在表面,紧闭双眼,似乎正在修炼。
  (那衣服怎么能在岩浆里面存着??我也不知道,问问轩风把……)
  目光一转,不远处一只火红色小鸡模样的生物浮在湖面,被铁链锁着脑袋,此时正盯着轩风看。
  “那是肯德鸡吧,原来是这个样子。”轩风点点头,再次看向血公子,道:“喂,那个什么血公子,是活的吧,是活的吱个声。”
  “啵儿!”一个气泡冒出湖面,破了。
  “不会是哑巴吧?”轩风皱起了眉头,继续道:“你丫倒是说话啊,不会死了吧?”
  “扑通!”
  轩风警惕起来。
  血公子还是没有动,只是一颗石头落入了岩浆。
  (元旦快乐!各位朋友们。) 暴打血公子!
  “难道无视我的存在?”
  轩风有些郁闷,好不容易放松了些心情,跑进来,结果这血公子没一点反应。
  “不管了,只要解决掉血公子就好。”
  对手无寸铁的人下手,在大多正派人士面前可以说是大不容的。而轩风可不会在乎这些,毕竟自己不是什么正派人士,更算不上什么君子,也懒讲究这些,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就会义无反顾的去做。
  “点射!”
  低喝一声,将灵力凝聚成为一点,瞬间击中岩浆里的血公子。
  “啪!”
  点射打在血公子身上竟没有什么反应,如同泥牛入海般。
  “额,什么情况?”轩风郁闷,换剑影再次攻击。
  “噗!”
  剑影的撞击,让血公子身子表面出现了一层涟漪,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效果了。
  “难道有什么无形的防护层?”
  轩风摸了摸下巴,想到很有可能是血公子身上有层防护。
  既然剑影打不破,那就换威力更大的火箭。
  “啾!”火箭带着刺耳的轰鸣声飚向血公子,“砰!”的一声在血公子身上爆裂开来,霎时间火花四溅,岩浆也更沸腾了。
  “有效果!”
  轩风看到无形的防护层似乎有了少许的裂痕,半透明的模样也浮现在空气中。
  “刷刷!”几发火箭接连甩出,“砰砰砰!”整个山洞都剧烈的摇晃起来,大量的石块受到冲击落下,轩风不由躲闪起来。
  不久时间石块落地,山洞恢复了平静。
  “嗡!”一股气势陡然升起!
  “这是?”轩风疑惑的看向岩浆湖泊,血公子此时衣衫被无形的气场吹起,须发倒立。
  “好小子,狗胆子真大,竟敢破坏小爷我的好事,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血公子缓缓睁开双眼,锐利的目光直刺轩风心房,轩风感到心跳几乎停止。
  “这是、这就是化神期么?”轩风自语道。
  血公子见轩风没有回答,一副惊讶的样子,认为轩风被自己的王八之气吓傻了,厉声道:“哼!小子过来受死。”
  话语铿锵有力,让轩风感到陷入了无尽深渊般,就像是上级下达的命令,不管如何下属就得服从般,轩风双眼有些迷茫,不由自主向血公子走去。
  “嘿嘿。”血公子嘴角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接近的轩风,似乎吃定了。
  “叽叽、叽叽,小子不要过来,过来就死定了,现在趁这家伙不能动,在远处攻击就能干掉他。”一阵清脆的鸣叫响起,传进了轩风耳朵,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我怎么了?”轩风茫然的四处看了看,见自己不知觉间与血公子的距离拉近了不少,不由后背有些发凉,连忙后退了数步。
  “可恶!”血公子面目狰狞起来伸手抓向不远处。
  “不要啊!”清脆得犹如鸟鸣般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只见血公子伸手正是抓起了杨过所说的‘肯德鸡’。
  回过神,轩风弄清楚了场内的情况,原来先前自己被血公子声音中的无形之力迷惑了,竟毫无防备的走向血公子,这种感觉和心魔入侵时产生的那种环境是那么的相似,而那‘肯德鸡’出声提醒了自己,愤怒的血公子准备将怒火发向‘肯德鸡’。
  “对了,要是不受限制的话以他化神期的修为对付我这个小小的筑基期,只怕随手一挥我也就无力倒地了吧!而他没有出手,只是让我过去,说明他真的被限制了,不能移动,甚至修为也被封印了。”
  轩风心里分析着,有了明悟。
  “叽叽,小子,快动手,这家伙是要强行突破了!”轻鸣声再次响起,打断了轩风的思绪。
  “嗯?强行突破是什么意思。”轩风疑惑道。
  “这家伙修炼的练血神功本来还差一些火候才能融合我的魂魄之精,而你的到来让他感到了威胁,只能提前融合了,虽然提前融合成功率会降低不少,但比起自己的性命就没什么大不了了。赶紧动手解决掉他,不然再晚点就被他融合成功你就没有丝毫机会了!”
  “烦躁!”血公子怒喝一声,张开嘴巴将‘肯德鸡’一把丢进了口中,咀嚼起来。
  “靠!剑影!”轩风看到这个场景有些作呕,低骂一声,攻向血公子。
  而‘肯德鸡’不愧是‘神兽’,就算被丢进嘴里也没有失去挣扎的力量,使得血公子的嘴巴开始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肯德鸡,加油啊!”轩风见肯德鸡不甘被吃掉努力挣扎着,出言鼓励道。
  不过得到的效果好像有些不对劲,在轩风话说完后,血公子的嘴里动静戛然而止。
  “肯德鸡?什么玩意儿?”清脆的鸣叫透露着深深的郁闷……
  随后血公子双眼暴瞪,‘哇啊’的一声暴喝,趁机一口就将之吞了下去。
  “我xx……”轩风欲哭无泪,嘴贱啊!真是嘴贱惹的祸!
  “哈哈!谁也不能阻挡我成神的脚步了,小子,太嫩了!”血公子张狂的大笑起来,手足舞蹈,好不开心。
  轩风见事已至此,唯有一拼,沉吟道:“不能阻挡了吗?就算你吞下了神兽,也不可能瞬间就融合神兽之精魄吧!”
  “什么?”血公子神情一顿,身子有些发虚。
  轩风眯起眼睛,出手了。几乎一个眨眼,各种法决对着血公子那不算高大的身躯就是一个猛砸。
  “火球、点射、剑影、火箭……”
  甚至手忙脚乱间将火盾也给丢了出去。。。
  “噼里啪啦!碰嘣铿锵!”各种声音响成一片。
  轩风的嚎叫,血公子的痛呼,法决的爆裂之音!
  ……
  半个小时后。
  “呼!”
  轩风满头大汗双手撑地坐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而双眼紧紧盯着烟雾缭绕的岩浆湖泊,此时的巨坑。倾尽所有灵力的攻击,将岩浆湖泊硬生生的给打没了,不得不说轩风的爆发力还是挺强大的。
  “应该搞定了吧?”轩风疑惑道,不是轩风不自信,而是血公子的修为,毕竟是化神期的高手,就算被限制了实力,筑基期的攻击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杀死化神期的。
  随着烟雾渐渐消散,一个人影自巨坑中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向着轩风走来。
  “小子,很遗憾,我没有死,而你、而你将会死亡!”
  (谢谢支持,紫月会努力写得更好的。)
六 肯德鸡不是鸡
  血公子没死,果然没死。
  身形步履蹒跚,好像随时都会倒下,缓缓向轩风走来。
  走得近了,轩风看得更仔细了。血红色的衣衫已经化为破布挂在身上,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伤口布满全身,血流入注!
  “嘿嘿,看来你能发出这般攻击消耗也是不小啊,只怕没有再战之力了。”血公子狞笑道,那本就邪恶的面孔,伴着新生的伤痕,是那么的狰狞、可怕,诡异。
  轩风没有意外,早就料到不会这么容易就解决掉血公子,淡淡道:“那又如何,你这副模样还需要什么招数,随便来个人都能够杀死你。”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就算我现在的防御低到了极点,你也不可能打得过我,你不会是想凭借力气将我勒死吧?”血公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轩风没有理会血公子,而是伸手自腰间拿出了一个小口袋,道:“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嗯?”血公子不由看向轩风手上,一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血公子当场就吓得栽倒在地,伸出左手颤抖的指着轩风手上的口袋,支支吾吾道:“这、这不是我给赵老二的爆炎弹吗?怎么、怎么会在你身上……难道、难道你将赵老二杀了?”
  “你等下可以去问问赵老二,我就不多说了,后会无期!”
  说完抛出一颗爆炎弹,打中血公子的瞬间,意念一动。
  “砰!”狂暴的火焰四射,轩风捂住了眼睛,太刺激了眼睛受不了。。。
  “啊!我恨啊!”血公子被火焰吞噬了。
  数分钟后,气焰消散。
  轩风揉了揉眼皮,睁开了眼睛,看向血公子处。
  血公子被爆炎弹的威力化为了灰烬,消失无踪,地面只留着一个小口袋,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轩风疑惑的捡起小口袋,看了起来。
  这个口袋有巴掌大小,颜色棕灰,一条细绳扎着口子,轻飘飘的,就像空的一般。轩风右手拿住,左手用力扯了扯细绳,却是没能扯动。
  “我去,明明没有打结,怎么打不开?”轩风郁闷的再次扯了几下,还是打不开,不由放弃了,等会儿出去问问杨过这玩意儿怎么弄。
  “叽叽……”清脆的鸣叫再次响起,轩风一愣,转身看向发声的地方。
  “是肯德鸡啊!”
  不远处的小鸡身子颤了颤,叫道:“没礼貌的家伙,我才不是什么肯德鸡呢,我是神兽凤凰!”
  “不是吧,哪有这么小的凤凰,分明就是鸡嘛。”轩风摊开手,满脸不信说道。
  “我……”小鸡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道:“我原本不是这般大小,被那坏蛋抓住后封印了修为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轩风没有说话,只是一脸鄙夷的看着小鸡。
  我轩风有这么天真?
  “哎呀!没时间说这个了,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让我暂时住进去,我快坚持不了了。”小鸡的羽毛突然开始脱落,焦急道。
  轩风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情况?
  “小子,简单说吧,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我的身体被那家伙给吞下后,被你连同他的身体一起炸掉了,那家伙的灵魂也毁灭了,而我是神兽比较特殊,还能保住灵魂不灭,但暴露在空气中要不到多久灵魂就会消散,现在需要一个容器来装我的灵魂,暂时充当身体保护。”小鸡捂住身上的羽毛,解释道。
  “哦。”轩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意思是要个玩意儿装你,不过……”
  轩风说着翻了翻身上,举起一把折扇看向小鸡。
  “怎么样?”
  小鸡摇摇脑袋,道:“一把破扇子坚持不了几分钟的。”
  放下折扇,再次翻了翻,好像没什么东西了,又不可能用装爆炎弹的那个口袋来装这小鸡,只好拿起刚刚捡到的口袋,道:“这个口袋和你身子差不多,应该装得下,而我扯了半天都没扯开,足够坚固。”
  小鸡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道:“小子,你是个白痴!”
  轩风汗颜,我好心救你,你就这样骂我?
  看轩风大大的不解,小鸡摇摇头,道:“再废点时间给你解释下吧!”
  “哦。”轩风道。
  “这个神兽之灵入驻物品,用你们修士的话来说就是当器灵,而能容纳器灵的法宝品阶至少得是灵器,一般的兵器没有产生器灵空间,根本就进不去。
  而你那破扇子只是扑通的扇子,没有器灵空间,最多能附着在上面,几分钟就会被我的力量弄破。
  再说你拿出的这个口袋,那是饕鬄袋,上古时期修士们模仿神兽饕鬄吞噬能力所造的一个空间器物,虽然也算是法宝,但是不能容纳活物,所以也没法让我进去。”小鸡喃喃道。
  轩风大涨见识,原来这法宝还有这些说法,自己还真不知道。。。
  (杨过就叫了,我也能吃啊,为什么不是仿造我们混混神兽所造??、)
  “我略懂了,不过抱歉,本人比较穷,现今未有一件完整的法宝。。。”轩风遗憾道,黑剑是破损的,轩风感觉不太可能容纳灵魂,所以感觉没必要说出来。
  小鸡瞪起双眼,叫道:“不是吧?天要亡我啊!”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再想想办法吧!”轩风虽然有些同情小鸡,但自己也是大忙人,哪有时间陪它玩,说完转过了身。
  “呜呜……”小鸡掩面抽泣起来。
  “唉。”轩风摇头一叹,大步向洞口走去。
  “咦!等等,小子你等下。”
  轩风没有走几步,小鸡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轩风转头看向小鸡。
  小鸡扇了扇翅膀,一副惊喜的样子,眼睛直盯着轩风,哼了一声,道:“好小子,你敢骗我,明明有把好法宝可以让我进去,却装作不知道。”
  “好法宝?哪里有?”轩风疑惑的四处看了看,分不解。
  “都被我看到了还在装,你背后那不是!”小鸡跳了跳,翅膀直指轩风背后。
  “额……这是把破剑……”轩风尴尬道。
  小鸡摇摇头,道:“不管是好的坏的只要是灵器以上级别就能容纳灵魂,你把剑取下来,让我进去吧。”
  说完做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轩风恍然大悟,点点头准备取下黑剑,但手碰到黑剑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小鸡道:“好像不行吧!我这剑里面已经有灵了,虽然一直都在沉睡,但恐怕你一进去就会醒来。”
  “有灵?”小鸡一脸郁闷,道:“要是有灵的话原则上是不能进去的,一进去就会打起来,赢的会成为器灵,不过……”
  “不过什么?”轩风道。
  小鸡想了想,道:“不过你这剑是坏的,要是没有炼器高手或者一番奇遇一般是不可能修复了,器灵恐怕也有些变质了,使用起来非但没有好处反而有可能给你带来危机,还不如将之消灭掉,让我暂时进去住着。”
  轩风斟酌起小鸡的话,没错,这黑剑要使用一次就得耗光自己的灵力,好不容易才能让它回鞘,非常的不听话,但威力不是一般的强,是现在轩风手头最强的底牌,要是消灭掉器灵,那剑的威力一定会大大的消弱,自己的底牌也就没有了……
  “还想什么呢,要是消灭掉,说不定现在就能修复这把剑。”小鸡抛出一个诱饵。
  “修复?”轩风一愣。
  “是啊,我又看了看你的剑,发现是断掉了。由于品阶的缘故,剑尖部分已经产生了自己的灵,所以一般的手段修复不了,只有消灭掉其中的一个器灵才有机会修复此剑,而就算修复了也不能百分百保证此剑会听你的话。因为器灵的变异程度已经不知到了什么程度,分的危险,最好是将两个器灵都消灭,重新祭练器灵。找到新器灵的这段时间,我可以暂时帮你坐镇。”小鸡喃喃道,神色有些不耐。
  轩风眉头深陷进了皮肉,有些犹豫。
  这小鸡只是暂时的当当器灵,说不得明天就会离去,底牌就会没有,茫茫的前路布满荆棘,多个底牌就多条命,这是一条命啊!饶是轩风也着实有些不舍。
  小鸡看轩风还在想,而自己再等几分钟灵魂就要失散了,连忙急道:“还犹豫什么,让我暂时住些日子,还你一把完好的法宝,这么划算的买卖都不答应,那你真是傻了。”
  “器灵那么好找么?”轩风低头看向小鸡。
  “额……”小鸡呆住了,器灵的确不是很好找,特别是强大的器灵更是难找,一般厉害的都是神兽之精魂所化的器灵,而神兽是可遇不可求的,就算遇到神兽也不可能心甘情愿就做器灵的,因为法宝束缚了它们。
  安静,场面安静了下来,静得可怕,甚至小鸡羽毛脱离掉在地面的声音都能听见。
  “噗……”
 突入器灵空间
  火山内部,轩风与一只火红色的小鸡相对无语。
  “哎,罢了,救人一命胜造级浮屠,神兽也是稀有,遇到了还是帮你一把吧”
  最终轩风打破了沉静,摇摇头,决定放弃底牌。
  小鸡一愣,似乎很惊讶,道:“真的?”
  “真的。”轩风点点头。
  “太好了!”小鸡高兴的蹦了蹦。
  看着小鸡高兴的样子轩风不由露出了笑容,这小家伙还真可爱。
  “那你说说我该怎么做。”轩风问道。
  小鸡点着脑袋道:“先将剑拔出来让我看看,我才好教你用对应的方法来祭练。”
  轩风汗颜,感情炼器还有很多方法啊,我一直以为应该和村里铁大叔他们打铁差不多……
  一边想着一边握住剑柄奋力一扯,自背后“铿!”的一声拔出了黑剑。
  而黑剑一旦出鞘附近空间就开始泛起涟漪,大大小小的黑洞围绕着剑身逐渐产生,一股无形的气场席卷整个山洞!
  “哎哟!”小鸡被气流一刮栽倒在地。
  “锵!”轩风将黑剑插回剑鞘,道:“怎么样?”
  小鸡爬起来,一对小翅膀飞舞起来,拍了拍莫须有的灰尘,一本正经道:“你这剑不一般,在未被损坏前甚至可能达到了仙器的品阶。”
  “才看出来啊,这本来就是仙器。”轩风学着杨过翻起了白眼。
  “哦?”小鸡眼睛一亮,心里有了一些其它的打算,而轩风丝毫未觉。
  “想好了就快开始吧,我时间很急的。”
  “好。”小鸡点点脑袋,开始指导轩风修复黑剑。
  ……
  虽有小鸡在一边指导,轩风做起来却还是不简单。
  “以自身之力穿透剑身,打破节点,直刺器灵,毁其神!”
  轩风将黑剑连带剑鞘取了下来放在地上,闭上双眼,专心的运起灵力化为细针刺向黑剑。
  “噗!”毫无意外,轻松的刺进了黑剑。
  “在哪里呢?”轩风自语,操控着神识进入黑剑,寻找着器灵所在空间。
  剑身没有空间节点,剑锷也没有,那就是在剑柄了。
  “哈哈,找到了。”
  神识在到达剑柄时遇到了阻碍,按小鸡所言这就是器灵空间的节点了,器灵在沉睡自然不会自己打开,轩风唯有硬破了。
  “喝!”轩风加大灵力输出,想要一口气冲破节点。
  数分钟后,轩风额头溢出了汗水。
  “哎呀妈呀!不行啊,肯德鸡你丫的骗我的吧?”轩风睁开眼睛,看向小鸡,一脸不爽。
  小鸡白了轩风一眼,道:“没骗你。法宝的品阶越高,器灵所在空间的空间节点就越牢固,这把剑损坏了,而且失去了绝大部分力量,只残余下一点点力量,就连原本威力的万分之一都没有了,凭你筑基期顶峰的实力虽然有些勉强,但努力下还是可以打破的。”
  轩风额头一黑,万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