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迷一样的男子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1-19 3:55:00  有873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洗,三清的父母惨死在屠龙会暴徒的屠刀之下;三清家的祖屋被屠龙会的人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他的父母也在大火中被烧得尸骨无存。为了报仇雪恨,三清投到狂刀门聂傲萧的门下学习武功,如今两年已过去,三清已练得一身高深的武艺,早已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少年了。屠龙会为了扩张地盘,居然连手无寸铁的陈家镇老百姓也不放过,做出猪狗不如之事,那真是人神共愤,自古正邪不相两立,屠龙会最终多行不义必自毙,被江湖中的正派人士给灭掉。那这屠龙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组织呢?这得回到两年前陈家镇遭到血洗之时的情景。
  五龙山,屠龙会的总部。
  五龙山其实并不只是一座山,而是由五座形状似龙的山峰组成的一组山脉,因形状似龙而得名,在五座龙首的交汇处,形成一座高大的山峰,在山峰的半腰上,有一个浑然天成的山洞,这个得天独厚的天然山洞非常的隐秘,山洞之外长满了参天的大树,洞口则是丛生的荆棘和杂草,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找到山洞的入口。由于山高林密,林中大部分地方终年不见阳光,因此林间一年四季都是黑雾弥漫,总是飘散着一股不知名的瘴气,使人透不过气来,这样的环境气候,使得林中滋生出一些生命力比较强的毒虫异兽,时常在林中出没,那些进入林中之人,稍有不慎,就被那毒虫咬中而中毒身亡,亦或者被那些外形怪异、习性暴虐的猛兽抓住,活活吃掉。洞外是如此的恐怖,令人谈虎色变,而在洞中,不时传处的一声悲惨至极的惨叫之声,听之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屠龙会驻扎在五龙山的这个天然的山洞之中,唯一的进出的道路就是前方两峰交汇处的一条狭窄的山路,这山路几乎是悬在半空,必须略微施展轻身功夫贴壁而行,修为稍低之人,一个不慎,便会从半山腰跌落下去,落到下方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摔个粉身碎骨,其地形地势可谓是得天独厚,占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利。由于屠龙会靠着五龙山这险要的地形地势,虽然以少林和武当为首的江湖正派人士多次进犯,但是都以失败甚至是惨败而告终。
  初入洞口之时,洞穴显得极矮极窄,越往里走,便变得宽敞开阔起来,不但地下整齐铺有打造成四方形的石块,而且洞壁也是由方形石块镶嵌而成,洞璧之上每隔数百步之遥便有一盏长明灯,这些长明灯发出的光线虽不是太亮,但却能把整个洞穴照得清清楚楚。再往里走,到达洞穴的最深处,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象,突地变得宽大开阔起来,俨然是一个宽阔的大厅,而且整个大厅经过了能工巧匠精心的打造装饰,地面由深黑色的大理石铺就而成,正中间置一个方形的白虎纹藻井,井前是两个巨大的香炉,香炉里燃着来自波斯的高等禅香,发出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大厅的墙壁之上,每隔半米之遥便镶嵌着一颗来自天竺的自会发光的夜明珠,数以千计的夜明珠的光芒汇集起来,将大厅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单凭这这装饰、这气势,就完全可以与皇帝的宫殿相媲美。
  前方是一个宽大的高台,高台之上黄金打造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个身穿黑袍之人,此人左右各站着两个面貌绝美的女人,这四个女人面带微笑,一双眼睛随时能勾走人台下每一个人的魂魄,与这四个女人相比,椅上之人却满脸阴鹫,脸色惨白得毫无血色,一双眼睛却如鹰隼一般,不但炯炯有神,而且充满着无限的杀意,此人正是屠龙会的教主,魔教一人司马南广。
  台下跪着一行人,为首的正是那个受命前去对陈家镇百姓下手之人,这人名叫吴忠,身居屠龙会猎杀组组长之职,猎杀组在屠龙会中的任务主要是对江湖中的小帮小派、或者的小股与屠龙会作对的势力进行剿灭或诛杀。
  昨天中午,吴忠带领猎杀组的二十多个人对陈家镇进行了地毯式的驱赶或屠杀,任务非常成功,他们甚至没有损耗一兵一卒便将那里斩草除根,因为他们面对的是陈家镇那些手无寸铁老百姓,对他们来说,屠杀那些人就如杀猪一般简单。
  吴忠始终一直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他不敢抬头去看台上坐着的司马南广,眼神更不敢接触司马南广的目光,因为他的眼神只要一接触对方的目光,就身不由己的产生一种巨大的压力感,他甚至连说话都会变得口齿不清,然而,他也很想抬起头来,看看台上站着的四个绝色美人,他总感觉到那其中的一个美人对他头来示好的目光,但是他竭力的打消了抬起头的念头,毕竟有时超出现实的想法会害死一个人的。吴忠只是眼睛看地,口中恭恭敬敬地道:“启秉教主,按照您的金旨,已经将所有的人赶出了陈家镇,有一些负隅顽抗之辈,已经送他们上了西天,他们的房屋也一并火焚了!”座上的司马南广微微点了点头,问道:“现场都处理好了吗?”吴忠回答道:“本教的人已经将那些民居拆掉,新的房屋正在建造当中,进展很是顺利!”
  司马南广道:“如此甚好,你们下去吧!”话未说完,司马南广已经化作一道风走了,不愧为屠龙会教主,司马南广的轻功竟如此之高,走得居然没有一点声息。
  ……
  一年之后。
  还是五龙山屠龙会总部。
  一股萧杀之气在殿内弥漫,台上依然坐着穿着黑袍的司马南广,仿佛他与生俱来就穿着黑袍、从未离身一般,不过,司马南广今天所穿的黑袍与往日的不同,他今天穿的黑袍不但崭新,而且在胸前绣有两条腾空飞翔的金龙,这金龙象征着他的。司马南广是,屠龙会在六十年之前,与以武当、少林为首的武林正派展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厮杀,战到最后屠龙会只剩下一兵一卒,结果当时的教主司马昱被迫跳下山崖,生死不明,屠龙会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江湖也因此太平了六十年。然而江湖战久必安,安久必战。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屠龙会会在六十年之后重现于江湖,而且一开始便大肆的屠杀武林同道,一洗当年之仇,为了扩张势力范围,不惜对手无寸铁的陈家镇的老百姓动手,造成了史无前例的血案。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司马南广,也许司马南广就是一个战无不胜的战神,屠龙会称霸江湖五年有余,那是因为他从未失败过的原因。
  今日气氛似乎与往日不同,两大护法、六大使者、三十二坛坛主全部都到齐了,他们按职份的高低分列两旁,一个个噤若寒蝉,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而遭来杀身之祸。
  为首站的是屠龙会左护法易水秋,他也是黑衣加身,只不过,他的衣服上所绘的,只是一条白色的战龙,并不像教主的那种是闪着金光的双龙。虽然大厅在成千的夜明珠光芒的照耀下亮如白昼,却也看不出易水秋有任何的表情。易水秋的旁边,站着同样身穿秀龙黑衣的右护法尹浦沅。
  易水秋恭身走上前,然后跪拜到地,道:“启秉教主,太湖流域的大河帮,在教主威名的震慑之下,业也全部剿灭,其名下的铺子、水上渔业等均收归于我圣教名下!”
  司马南广微微点了点头,道:“你们做得很好,但是……”司马南广突然将话打住了,易水秋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低着头不再说话,司马南广接着道:“但是我听说好像大河帮的帮主刘大河的尸体没有找到,且刘大河的儿子刘小云也不知所踪!”
  易水秋道:“启禀教主,在收拾残局、验看尸体的时候,的确没有发现刘大河与刘小云的尸体,但是当时的情形非常乱,有的尸体已经血肉模糊而无法辨认,也许刘大河父子的尸体就在其中也未可知!”
  司马南广面无表情的道:“斩草不除根,终究会酿成大祸,毕竟刘大河是大河帮的一帮之主,而刘小云又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们终究是祸患,会对本教的宏图伟业造成严重威胁!”
  易水秋的脸上已有细密的冷汗渗出,他清了清嗓子,道:“这个教主不必担忧,我已经派出本教猎杀组的成员,全力搜寻刘氏父子的下落,一旦发现踪迹,立即格杀!就算刘大河父子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出我教的追踪!”
  司马南广听易水秋说已派出猎杀组成员追踪,显得很是不悦,暗忖:这易水秋果然胆子不小,竟然擅自做主派出猎杀组之人,但是易水秋这样做完全是合情合理,也无理由发难,只得强自忍住,道:“如果能这样,那是最好的,但是……”司马南广突然停住话音,然后冷冷的道:“要是让这二人成为了漏网之鱼,对本教造成严重的伤害,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本教的教规,因为本教教规是你们亲自参与制定的,你们应该比我还清楚完不成任务会是什么结果!”这些人屠龙会的教规是他们亲自参与制定的,完不成任务,那就得自行断魂散了断,那断魂散使人在无比痛苦中死去,他们闻之色变。
  司马南广故意把“本教教规”四个字说得很重,其实也是在警告易水秋,他才是屠龙会的教主,如果易水秋下次胆敢擅自做主,他定会以教规论处,他说到此处,台下众人均是一颤,易水秋的脸在夜明珠光芒的照耀下更是惨白的可怕,脸上早已冷汗涔涔。
  司马南广说到此,竟然无一个人答话,他将目光向台下扫视了一番,道:“对于刘大河父子之事,不管你们采取什么办法,本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还是没有一个人答话,大厅之中如死一般的沉寂。司马南广眼中的精光突然射到右护法尹浦沅的脸上,尹浦沅不自禁的身体一颤,不敢正视司马南广,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司马南广沉声道:“尹浦沅,这件事就由你与易水秋两个人去完成,务必将事情办妥!”
  尹浦沅本不想参与此事,可是他没有推辞的余地,他只有服从司马南广的命令,忙躬身跪下,道:“谨遵教主法旨!”
  司马南广口气缓了缓,复问尹浦沅道:“大河帮那些剩下的弟子都归降了吗?”
  易秋水躬身道:“启禀教主,都已全部归降于圣教!”
  司马南广道:“很好,你们要对他们做好驯化,他们可是一批不可多得的好手,只要驯化得法,完全可以为本教效力!”
  尹浦沅道:“业已全部安排教中法师进行驯化,效果良好!”
  司马南广点了点头,道:“很好!你们去吧!”司马南广说完之后便不再说话,众人过了好久见都没有动静,这才抬起了头,才发现原来台上的司马南广早已经不见了,这才舒了一口气!九 义救刘大河父子
 ”
  
  
  原来三清见吴忠带着那二人就要离开,怕就此错过了报仇良机,情急之下,只得撞破屋瓦来到大厅之中。慕容雪之所以未走,多半原因也是因为三清,现在突然见到三清,惊喜交加,刚才还涨得通红的脸蛋,此刻却变得无比温柔,她施施然来到三清的身边,柔声道:“陈大哥,你刚才从天而降,真是好威风啊!”说着,便帮三清拍起身上的灰尘来。
  三清就怕慕容雪坏了他的事,忙道:“慕容姑娘,我现在和这些人有些私人恩怨需要解决,等我解决完了之后,我们再说好吗?”
  慕容雪见三清说得郑重其事,心中本就想好好教训教训这三个人,现在见三清要找这三人算账,心中更是巴不得,便道:“陈大哥,既然你和他们有事需要解决,那我就不打扰你!等你解决完了之后,我们再慢慢的聊。”说完,便退到了慕容天空身边。
  三清缓缓来到三人身旁,眼睛瞬也不眨的看着吴忠,道:“这位朋友,请你先别走,我与你之间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
  吴忠抬头细看三清,只见眼前这个人年纪轻轻,气度不凡,但是却从未见过此人,显然并不认识,便开口问道:“这位少侠,我和你素未蒙面,并不认识,我们之间有什么需要解决的事情吗?”
  三清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曾经是屠龙会猎杀组的人吧!”
  吴忠一听三清说起“屠龙会”三个字,脸色顿时变的刷白,心中不由暗忖道:自从自己叛出了屠龙会,这些年来都是一直隐姓埋名,化名叫为“田中心”,虽做了草寇,却一直行事都非常隐秘低调,没想到还是被人给认出来了!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果真是因果报应,果然不爽啊!今天这人能一口道出自己曾经是屠龙会猎杀组的人,看来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日之事难以善了了。
  心中虽然如此想,但是吴忠也不想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