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是不是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4-1-14 22:08:00  有990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跪在雷婆的面前,泪水早已流出了眼眶:“娘,你就是我的亲娘,你对女儿太好了。女儿终生也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
  雷婆猝不及防,吃了一惊,扔下烟袋,赶快抓住三嫂的手说:“闺女,快别这样。你就是娘的好女儿!”
  略一镇定,用手擦着三嫂脸上流下来的泪水,说:“别哭了,别哭了,孩子,看哭坏了身子。已经不早了,收拾一下快睡觉吧。”
  接着,对着外屋轻声喊道:“柳絮啊,快别忙活了,领你嫂子去睡觉吧。”
  边喊着,边下地。等穿好鞋,站到地下后,柔声的对三嫂说:“娘的好闺女,快下地,有娘扶着你。”
  这时候,三嫂竟然像个孩子似得、驯服的伸出手来,抓着雷婆的手慢慢下炕了。
  这时,柳絮掀开门帘进屋来,扶着三嫂朝门外走去,三嫂回头向雷婆报以感激的一笑。
  此时,只有柳絮的娘才能真正看懂这一笑:那真是只有自己的亲生女儿,对着自己的亲娘,从心底才能发出的、那种最真挚的甜笑呀!
  雷婆高兴呀:老了老了,如今又添了个亲女儿!
  待到柳絮扶着三嫂到了东屋,屋里的炕上已经铺盖好了,两个孩子睡眼惺忪地坐在那里。
  放下了三嫂,柳絮又把两个孩子领到娘的屋里。回来后,柳絮打了水,等到两人洗好涮完,躺在炕上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这样,柳絮和三嫂就住进了青石村。
  这青石村是深山里的一个小山村,全村总共有二十几户人家,祖上全部来自山东清州府,都是逃荒要饭闯得关东。
  贫穷、闭锁是这里的主要特点。到了这一代人,由于这里长年天旱,除了耕种山坡上的几亩薄地以外,家里只能养几只小鸡。
  像什么鹅呀、鸭呀,倚水而生的各种家禽,已经是几辈子都没看见,甚至都没人听说过了。
  来到这样的小山村,三嫂算是很幸运的。这里的人,生性纯朴,为人直爽,因为大家都是外来的,一般不会打听别人家的事情。
  村里来个人什么的,也不奇怪,每天各家只关起门来过自家的日子。尤其是在冬季,各家都猫在家里不出门。
  这样,三嫂就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不用每天绞尽脑汁向别人解释什么。
  每天午后,只要外面出来阳光,柳絮就陪着三嫂到村边散步,回到家里,柳絮娘早就准备好了合口的饭菜。
  虽山村里没有什么特别好的食物,可是,同是来自山村的三嫂,已经很满足了。
  况且三嫂为人真诚,很会处事,与柳絮娘的关系,真比柳絮与娘的关系还要亲热。
  碰到有什么好吃的:每次都给柳絮娘和两个侄儿、侄女留着。所以,等她从外面回来时,只要一敲院门,侄子与侄女,就会像两只燕子一样的飞出屋门来迎接她。
  她在青石村的生活应当说是相当愉快的。
  时间过得可真快呀!不知不觉的一个月过去了。
  三嫂肚中的孩子,可能感觉到闷了,再也不愿在妈妈的肚子里呆着了,刚过了八个多月,他就想出来了。
  那一天,是冬月二十五,半夜时候,狂风夹着鹅毛大雪,不到两个时辰,就把个青石村折腾得一片漂白。
  头遍鸡叫的时候,三嫂叫醒了柳絮,说她的肚子开始痛了。
  事不宜迟,柳絮赶忙从炕上爬起身来,到西屋叫醒了娘,娘也赶快起身,告诉柳絮赶快去找接生婆。
  接着,娘一边安慰三嫂,一边生火烧水。
  待到柳絮顶着大雪,把接生婆找来时,鸡已经叫三遍了,天开始放亮了。
  接生婆走进了三嫂的屋子,柳絮拿了一盆水,跟了进去帮忙,柳絮娘就在门外焦急地等待着。
  过了约摸有一顿饭的功夫。在三嫂的连声呻吟中,突然,“哇!”的一声啼哭传来,柳絮娘知道:婴儿诞生了。
  过了不一会儿,柳絮从里屋的门帘下伸出一个头,满脸喜色地说:“娘,三嫂生了一个男孩儿。”
  直到这时,柳絮娘收紧的心,才算放松了下来。赶快煮上喜蛋,熬上小米粥。
  把这几天帮着三嫂,赶做出来的小孩所用的小衣裳、尿布、小棉被、褥、枕头等物,一并交给柳絮,带到里屋。
  等到屋里的一切都收拾好了以后,这时,接生婆抱着已经包裹好的婴儿,慢步走了出来。
  见到柳絮娘,双手将孩子递了过去:“恭喜你了,雷婆,又添了个大胖孙子。大人孩子都平安。”接生婆说。
  “真是谢谢你了,大雪的天儿里,又给我接了个大胖孙子。”柳絮娘一边笑着,一边小心地接过孩子。
  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喜钱,塞到接生婆的手里。
  又吩咐道:“柳絮呀,快给你大婶儿拿喜蛋吃。”
  柳絮应声跑来,拿了几个喜蛋也放进接生婆的手里,这就要送接生婆出门。
  因为手中托着婴儿,怕被外面的风吹着,柳絮娘抱着孩子紧赶几步,走进三嫂的房间去看三嫂了。
  这边,柳絮就打开了房门。这一打开房门,她与接生婆两人都惊呆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雪已经停了,东方一个火红的太阳,刚刚露出了半拉脸庞。
  在她的映照之下,满天的红霞已经照红了、刚停了雪的洁白村庄。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大群喜鹊,站在院里的几棵大枣树上,对着屋里,正大声地叫道:“杏儿哥”“杏儿哥”。
  看到这里,停了半晌,接生婆不禁说道:“真是好兆头呀,你娘的这个孙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能做大官呀。”
  柳絮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答应着:“谢谢婶子的吉言,谢谢了。”
  送走了接生婆,柳絮连跑带颠地跑回房里,先让自己的娘到外屋,推开门去看看外面的情景。
  然后,急不可耐的、也不顾三嫂刚生产完,正闭眼休息。
  爬到炕上,连抱带拽地把三嫂弄到窗前,拉开窗帘,让她往外看。
  三嫂在往窗外看了一会儿后,也是大吃一惊:“柳絮呀,你说,你说,我生下的不会是一个、一个小妖精吧?”
  “你胡说什么呀?三嫂。”柳絮急忙打断了三嫂的话,并用手去捂三嫂的嘴巴。
  接着,说道:“这就是咱公公常说的“喜鹊登梅”呀,是上好的吉兆。这一来,你的红儿,我的宝儿,都有救了。”
  想到宝儿,柳絮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这时,柳絮娘回来了,雷婆也显得异常激动,嘴巴哆嗦地说:“真是没见过呀,没见过。生小孩竟然碰着这样的好兆头。我活了七十多岁了,还是一次见过这样的。
  最奇怪的是,那喜鹊竟然对着咱家的屋子,叫什么“杏儿哥,杏儿哥”,莫不是我的宝贝孙子,是什么神仙托生,就叫杏儿哥?”
  听到这里,柳絮望着三嫂会意地一笑。先把三嫂拉到炕里躺下,然后,对娘说道:“娘,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是我三嫂有福气,娘,你也有福气。福上加福,当然就喜气临门了。今天,又为你生了个孙子,也是有福气的。三福加在一起,当然,就吉兆满家门了。”
  “就是俺柳絮会糊弄人,可也别说,你三嫂是有福之人就不用说了,要说我吗?娘真是个有福的人,老了,老了,竟又添了这么个孙子。”
  说到这里,乐得个雷婆弯下腰去,把脸紧紧地贴到那熟睡的孙子的脸上,不肯起来了。
  要说三嫂生下的这个小孩儿,也太讨人喜欢了:红扑扑的小圆脸,像熟透的大苹果。
  两片小嘴唇儿努在一起,活脱脱是一颗红艳欲滴的小樱桃。
  睡着后,时不时还咧开嘴笑一笑,两个小脸蛋上,就会出现两个小酒窝。醒来时,一双大眼睛亮的像两泓秋水。
  都说是才八个月的婴儿不足月,可是,这个婴儿就是长得快,你看那满头黑发就说明了这一点。
  柳絮娘抱着他,说她的孙子足足有五斤多,那时的秤可是十六两一斤呀,换算成今天的秤那就是八斤多。
  应该说,不要看他才八个月就生下,可是,他早已发育成熟了,生下后是个健康、结实的小孩子。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一竿子高了。那屋的两个小孩儿也已起床了,跑过来看到三姑姑为他们生了一个小弟弟,自然拍着手掌的高兴。
  要不是奶奶阻止,两个孩子早就会抱着小弟弟满屋跑起来了。
  一家人都高兴,等吃完了早饭,雷婆派柳絮满村子挨家逐户地送了喜蛋。
  又要找人去向柳絮的公婆报喜,让柳絮给阻止了。柳絮对娘说,一怕雪下得太大,让送信的人吃苦;二怕三嫂还不足月就生下了孩子,恐去人说不清楚,惹二老担心。
  就不如等过了年,七儿来家时,那时,孩子也已满月了。是一起回去?还是再耽搁一些日子?再做定夺。
  雷婆觉得女儿说得有理,也就作罢。其实,柳絮心里有她的道道:她主要怕报信的人,到风雷镇去,泄漏了三嫂生小孩的秘密。
  这样,娘俩就安心地在家里伺候三嫂坐月子。七 山里过年   七叔看岳母
  这一个月过的可真快呀!柳絮与娘忙前忙后,洗洗涮涮,侍奉吃喝,一点也没得到休闲。
  虽然,山里人生活艰苦了一些,可是,在吃的方面,娘俩从来也没让三嫂受过一点委屈:老母鸡炖汤、煮鸡蛋、小米粥、各种山珍菜:什么蘑菇、木耳、黄花菜等等,应有尽有。
  这些东西:自家有的,就用自家的;自家没有的,村中谁家有,就用柳絮公爹给的银子去买。
  正赶上要过年了,有谁到山外办事的,也托人家到山外去买。把个三嫂伺候的白胖胖的,显得更年轻了。
  因为奶水充足,婴儿也长得水灵灵的。到满月时,柳絮娘抱着孩子沉甸甸的,活像一只胖乎乎的小白猪儿。
  到了腊月二十六满月的这一天,柳絮娘一早起来,与柳絮一起擀了几注面条,做了一些菜。
  请了房前屋后,左邻右舍的乡亲,还有接生婆,来家给孙子庆祝满月。
  全家上下一片喜气洋洋,乡亲们异口同声地夸赞柳絮娘:得了个这么好的一个大胖孙子。
  再等接生婆说出了孩子出生那天早晨的情景时,大家更是惊讶了。都说,看现在这小孩就一脸福相,将来一定会有大的出息的。……
  过了满月就过年。等到正月初三,按照山东人的规矩,这一天姑爷要来家看丈母娘。一大早,柳絮和娘就起来了,三嫂除了照顾孩子,也跟着起了个大早。
  收拾房间,和面包饺子,准备饭菜,好等着姑爷回来。
  这几年,雷婆都是这么过的:按照规矩:嫁出去的姑娘是不准在娘家过年的。
  可是,刘家老爷子通情达理,想到雷婆长年独自在家,带着两个孙子、孙女,两个儿子与儿媳妇过年又不能回来,实在是太辛苦了。
  于是,就决定每年春节前,柳絮都是早回来几天,陪陪雷婆。等到过了年,七儿回家探望丈母娘后,两口子再一起回来。
  和往年一样,好到中午的时候,刘七才赶着家里的小驴车,“吱咛”“吱咛”的进了村。
  山儿、凤儿早就在村头等候,一见到姑父,一边跑着,一边叫着:“姑父,姑父”,非常亲热。
  刘七搂过两个孩子,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抱上驴车,这才向自己的岳母娘家走来。
  那时候出趟门真是不容易呀:这风雷镇到青石村的一百二十里地,山路崎岖,靠着这只小毛驴,在路上歇了四次。
  刘七是从昨晚天刚落黑时就出发的,整整走了一宿带一上午,这才走到了青石村。
  柳絮娘每年这个时候是最激动的:知道七儿这个孩子孝顺,这么多年来,不管是刮风下雪,还是天寒地冻,没有一年不准时回来看她。
  所以,就早早地包好了饺子,准备好了酒菜,还特意熬了一碗姜汤煨在锅里,等着給七儿解寒。
  进了院门,刘七卸了车,先让疲劳的驴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栓好了驴,给驴饮了水,拌好草料。
  然后,把给岳母的礼物拿下车来,柳絮早跑过来帮助自己的丈夫往屋里搬。
  等到刘七走进门里,先给雷婆拜了年,又给三嫂拜了年。
  柳絮娘关心地问:“七儿,冻坏了吧?你爹娘和家里的宝儿都挺好的吗?”说着,赶快亲自拿出姜汤,送到刘七的手里。
  刘七接过碗来,连声道谢:“谢谢娘了。他们都挺好的。娘,这些日子是不是把你累坏了?”
  “不累,不累,快来看看你的小侄子吧,长得多好呀?”说到这里,雷婆转身从三嫂怀里把孩子抱了过来。
  “快让叔叔看看这胖侄儿吧,一看见俺的胖孙子,奶奶就不觉得累啦。”
  刘七把姜汤碗顺手放在锅台上,脱下了身上带有寒气的大棉袄,递给柳絮。
  这才过来双手接过小侄儿,一看就喜欢的不肯放下了。
  这小孩儿长得这个俊呀:虎头虎脑,眉清目秀的。雪白粉嫩的小脸上,一边一个酒窝。
  那双大眼睛特别有神、骨碌骨碌的闪着灵气。见到生人一点也不认生,此刻,正对着叔叔笑哪。
  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孩子了,把个叔叔乐得只顾逗着侄儿玩,把什么都忘记了。
  一时间,屋子了欢声笑语响成一片,洋溢着浓烈的过年才有的欢乐气氛。
  直到柳絮喊道:“开饭了!”三嫂才走到刘七的身边,轻声向刘七说:“他七叔,该吃饭了,走了一宿,也该歇歇了。”
  这时,刘七才不很情愿地、把孩子交给三嫂,然后,上到了热炕上。
  这午饭吃的很慢,从中午一直吃到日头偏西。
  全家人围在炕上的饭桌周围,刘七先将自己的父母向岳母表示感谢的话,转述了一边。
  又讲了柳絮和三嫂离庄后,庄里发生的一些事情。
  柳絮娘也将自己对刘家给与的关照表示感谢的话,让女婿记住,回去好给刘家捎话。
  柳絮则重点讲述了三嫂生小孩儿的事情。
  当说到生小孩那天早晨:风雪突停,天现红霞,红光罩地,喜鹊登梅齐叫“杏儿哥”的情景时,刘七又是一番惊讶。
  沉吟半晌,嘴里自言自语地说:“难道这一切真地?全是真的?……我的宝儿有救了。……”。
  看到自己的丈夫要把事情说破,柳絮赶忙打断他的话说:“什么真的、假的,我还会熊你吗?不信你问咱娘。”
  雷婆赶忙说:“是真的,是真的,我们都看见了。”
  听了柳絮的话,刘七心里一惊,马上改口说:“我是说这孩子是个宝呀,将来一定有出息,有出息。”
  按照以往的规矩,刘七吃完午饭,因为回家的道太远,下午稍事休息后,等雷婆给捡上一些答谢刘家的回礼,两口子就要在傍晚时分上路。
  明天晌午才能到家,后天,全家就可以吃“破五”的饺子了。
  可是今年,情况就不同了。
  雷婆寻思着:她三嫂生小孩,刚满月。就算大人不怕,这小孩儿,要在冰天雪地的山里坐上一夜驴车,不被冻死也要冻伤。
  况且刘老爷子有话,要让柳絮和她三嫂过了清明节以后再走,虽然,她三嫂早产了一个多月,可天寒地冻的,也不能让她走呀。
  今年,那只能让七儿自己回家了。可是,七儿已经累了一天一夜了,而且,两口子已经两个月没见面了。
  我必须把七儿留上一晚,休上一宿,明天一早让他再走。
  想到这里,雷婆发话了:“七儿,今晚就不要走了,歇上一宿,明早再走吧。”
  刘七和柳絮就巴望着娘说这句话,连三嫂也盼着柳絮娘说这句话。
  这些日子,柳絮也太辛苦了,为自己跑跑颠颠,忙这忙那,少有空闲。整天就忙活着替自己抱孩子、做饭了,一刻也不休息。
  何况,与七弟已经这么长时间没在一起了,今晚两口子也该在一起说说体己话,亲热一下了。
  所以,当听到柳絮娘发话了,马上也表示赞同,对刘七说:“七弟,你看娘多开心呀,今晚就不走了,多陪娘说说话。”
  刘七先向嫂子投来感激的一眼,然后,对雷婆说:“娘,那我就不走了,又让你老人家操心了!”
  “耶,俺七儿越来越会说话了。你心里不就巴望着娘这么说吗?”雷婆笑着逗着她的女婿说。
  又把脸朝向她的柳絮:“柳絮,你说娘说的对吗?”
  一句话,把这两口子逗了一对大红脸。这时,早把个三嫂乐得倒在炕上前仰后合,眼泪都笑了出来。
  可以看出:雷婆今年过年高兴呀!
  往年,虽然有柳絮提前回家陪着她,由于天冷,她这个姥姥虽然想孩子,但也从不让小宝儿跟娘冬天出来坐车挨冻。都是等到夏天暖和时,才让宝儿回来。因此,每年都是柳絮一个人回家。
  可是,今年就不同了:不仅有柳絮回家,还有她三嫂子陪着。
  她三嫂这闺女,这些日子,与雷婆相处的、真是比亲闺女还亲。
  特别是她三嫂还生了个这么讨人喜欢的大胖小子,看着,就叫人高兴呀。
  今天,女婿又不顾路途遥远,拿着礼物回家来看自己。这老人还求什么呢?子孙满堂,欢欢乐乐,这心底真是比吃了蜜还甜呀!
  在全家人的欢声笑语中吃完了午饭。这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
  等收拾好了碗筷,整理好了一切,天也黑下来了,大家也不需要再吃晚饭了。
  雷婆把两个孙子领到三嫂的屋里,腾出自己的屋子让柳絮两口子住,自己也过来,也好陪伴着三嫂夜里照顾孩子。
  栓好了院门和屋门,吩咐大家各自早点安歇,好明天一大早送女婿回家。
  二天早晨,天一放亮。为了让柳絮两口子多睡一会儿,柳絮娘和三嫂,就轻手轻脚地起来为七儿做饭,和准备路上吃的干粮。
  等报晓的公鸡吵醒柳絮两口子时,饭菜、干粮已经准备好了。柳絮娘又把准备拿给柳絮公婆的礼品、和送给小宝儿的食物包好。
  等到七儿吃了早饭,天还没有全亮,全家就把七儿送出门口。
  柳絮把丈夫送到村口,看见姥姥送给宝儿的礼物,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时,眼泪禁不住地又流出来了。
  七儿只能安慰柳絮,好好伺候三嫂,等三嫂的孩子长大后,说不定就有办法了,柳絮只得答应一声。
  嘱咐七儿回家与公婆好好地说说这边的情况,让他二老放心,如还有什么事情,就赶快过来告诉。
  另外,春天马上就要来到了,把家里的活计安排好,等着我回来。……
  两口子互相千叮咛万嘱咐,依依惜别。八 春归大地   三嫂回山庄
  日月穿梭,时光如箭。自刘七正月初四走了以后,接着过了十五元宵节,又过了二月二。
  天,在一天天暖和,山野上的冰在一天天融化。村里的人们已经开始整理田地,准备春播了。
  三嫂的心里也开始着急了。
  打从上一年冬月来到柳絮娘家至今,算来已经是三个月都多了。三嫂的小孩儿,在一天天长大。
  这孩子,似乎在娘肚子里就比别的孩子长得快,比别的孩子整整早生了一个多月。从生下来起,这孩子好像长得更快、长得更猛、更壮了,真得是一天一个样。
  三嫂的奶水早就不够孩子吃得了,柳絮娘心疼孩子挨饿,这不,刘家给的钱还剩了一点儿,本来准备等三嫂她们往回走时,给孩子再买一点什么。
  可是,现在孙子挨饿,雷婆干脆把钱全拿出来,还不够,又把出外干活的儿子孝敬自己的钱添上一些。
  买了一只人家刚生过小羊羔的母山羊,回来喂着,好给小孙儿挤奶喝。
  这一来,娘的奶,再加上母羊的奶,把个孩子喂得简直就是个小牛犊儿,长得更快了。
  过去,老人们常说,婴儿生长的规律一般是“三躺、六坐、八爬叉,十二个月会挪乍。”
  说的是,小孩儿三个月时只能躺着,六个月时才会坐着,八个月时会爬,十二个月时就会慢慢的走路了。
  可这个孩子,现在还不到三个月,就不在炕上躺着了。看见眼前有人,张开两只小胖手,哼哼着就让人抱他。
  一抱起来,还得人把他抱直了,让他躺下来还不干,小脖子梗梗着,乐得格格直笑。
  长得实在是太大了,抱一会儿,手都累麻了,人就把他放在炕上,在他后背上放两个枕头倚着,他竟然就能坐住了。
  真正使三嫂着急的,不是别的,是家里那不到二亩的田地。
  土地是庄稼人的命根子,三嫂知道,自己不在家,他七叔与六叔、或者不管哪个叔都会帮助种上。
  可是,春天,各家都会很忙,不能过分麻烦别人。况且,毕竟地是自己的,关乎到秋后的收成,自己不在家,总是放心不下。
  再则,自己在柳絮娘家已经是呆了一冬天了,柳絮娘一心扑在自己和孩子身上,到现在,地里的事情一点儿也没来得及考虑。
  每年这个时候,柳絮的两个哥哥与嫂子都要回来忙活春耕,要回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儿。
  至于柳絮,更让自己给耽误了,一个冬天,家里只留有七弟一个人在忙活。自己在这里,实在太拖累人家了,应该赶快回去。
  可是,每当自己要将回去的念头说与柳絮娘听时,柳絮娘都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你们要回去,你们就回去。反正我不让我的大胖孙子陪你们受冻。”
  雷婆拉着孩子的手,逗着孩子说:“等天暖了,奶奶送我的大胖孙子回去,呀?”孩子乐得直摇小手。
  不行,不能再拖了,要想个办法让柳絮娘放自己走。可是想个什么办法呢?三嫂思来想去,最后,拿定了主意。
  那天早晨,三嫂把柳絮叫到炕上,坐在自己的面前,对柳絮说:“柳絮,咱们好回去了。”
  “嫂子,着什么急?我娘还没稀罕够孩子呢。”柳絮打断三嫂的话说。
  “柳絮,不是三嫂着急。在你娘家呆了一冬天了,把娘也真累坏了。别人家都开始忙活地里的活了,可娘,还是把心思全用在我和孩子的身上,这样,要耽误地里的活呀。
  再说了,你老是陪着我,家里就七弟在家里,一个男人家在家里这么久,忙前忙后,也不是办法呀。”三嫂对着柳絮说。
  “嫂子,关于娘种地的事情,你尽可放心吧:等到我的哥哥、嫂嫂们回来了,就一切都解决了。
  至于我自己的家,你就更可放心了,咱们有那么多的哥哥、弟弟、嫂子、弟妹,哪个不可以帮助你七弟呀?”柳絮回答说。
  “不行!柳絮,我们必须马上回去。一旦你哥哥、嫂嫂们回来了,这一大帮人家,就更够娘累的。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三嫂说道。
  看到三嫂去意已决,说得也是实情。也想到哥哥、嫂嫂们回来后,娘会更累。柳絮就没有作声。
  稍做停顿,三嫂用商量地语气对柳絮说:“柳絮,你看这样行不行?娘不让我们走,主要是老人家疼爱孩子。
  再则,住了这么多日子,也不舍得我们。要说服她老人家,我们必须编造一个理由。
  嫂子想过了,根据我们来时向娘说的来意,我们可以这么说:就说是,清明节快到了,孩子的爹,生前没看到自己的亲骨肉,现在孩子生下来了,死后得让他知道。
  嫂子准备回风雷镇告别,然后,回自己的家去给丈夫上坟,这在路上就得耽搁不少的时日,现在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
  忠孝乃人生的大事,这样,就逼迫娘放我们走了。
  这个编造出来的理由,虽然,有些对不住娘对我们的一番好意,可是,如今我们也只能如此了。娘对我们的恩德,以后再慢慢地报答吧!”
  柳絮听完三嫂的这一番话,对三嫂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平日里,三嫂不多言不多语,没想到在关键时候,想出来的主意,是那么的聪明、巧妙、周到,而且不可争辩,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柳絮正在这里沉吟,三嫂又说:“柳絮,刚才嫂子说的这个理由,你看行不行?”
  “嫂子,行,行,当然行了!我知道嫂子就是怕我娘累着,才能想出这么巧妙的理由。
  我娘要是知道你的用意呀,心里不知要有多高兴呢!”柳絮赶忙回答嫂子的问话。
  “不过,柳絮,这个理由只能由你去向娘说了。”三嫂又补充说。
  “当然了,嫂子去说,娘怎么会答应呢?只有柳絮凭着这三寸不烂之舌,才能说服老娘呢。”柳絮向嫂子扮着鬼脸,很自负地说。
  知道嫂子盼归心切,说完,跳下炕来,就找娘向娘请辞去了。
  刘家可真不愧为前朝的元老之家呀!受其熏陶,连出来的两个儿媳妇,也这样了得:可说是各个有主意,人人有才华。
  可见,人,还是得学点儿文化。家,还是得积累点儿书香渊源。这样,才会产生好的家教。家,也才能真正成为给予子孙福祉的地方。
  等到柳絮向娘说明白了辞行的理由以后,雷婆也是明白事理的人。
  看到两个闺女去意已决,尤其是柳絮她三嫂的事情,关于忠孝之事,不可马虎。
  尽管,自己有千种不舍得的理由,现在一条也不说了。
  现在,离清明节时日无多,决定明天早晨一大早,就雇本村的马车。
  这样以来,雷婆可以及时知道三人回家的情况。用最快的速度,把三人送回风雷镇。
  到了二天早晨,雷婆又是一番忙活:鸡叫头遍时就起床:先煮好了一盆鸡蛋,烙了四张大饼。
  又洗了一大把葱,把萝卜洗好削了皮,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地包好,把包里又放了一点豆瓣酱。
  又把过年时,留下的一块煮好的咸肘子肉也带上,还烧了一大铁壶开水,这都是准备路上吃的和喝的。
  又接着,把头天晚上包得一盖帘饺子煮好,这叫做“上车饺子,下车面”。
  等做好了这一切,才进屋叫醒了柳絮和三嫂。
  柳絮和三嫂也是一番忙活,简单洗漱后,把孩子用的一切收拾好,吃了饺子,这就要出发了。
  看一眼自己在此生活了近四个多月的屋子,看一眼待自己比亲生闺女还要亲的老人,再看一眼两个懂事的小侄儿和侄女。
  在这里,自己生下了自己的儿子,别人却为自己和儿子付出了多么大的奉献呀?
  娘,柳絮,且不说。就是这两个侄儿、侄女对自己也是有恩的呀。
  多少回了:有一点好吃的,自己省下来想给两个孩子吃,可是两个懂事的孩子硬是努着嘴,坚决不吃一口。
  还说什么让姑姑吃,姑姑吃下去就会变成奶,好让小弟弟吃饱长得更快。
  多么懂事的孩子呀?将来自己就是变成马,变成牛,也报答不了这一家人对自己的恩情啊!
  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了,对于这一家的真诚,你无须再说一句客套的话。
  三嫂上前去拉拉两个侄儿和侄女的小手,和两个孩子说声再见。
  当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上前与柳絮娘告别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哗地淌了下来。
  等她紧紧抱住柳絮娘时,柳絮娘也哭成了个泪人,两人相抱而哭,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在一旁抱着孩子的柳絮,对此,也是好一阵落泪。
  最后,柳絮说:“好了,娘,三嫂,我们谁也不要哭了。大家都是自家人,等过它几年,三嫂的孩子长大了,过年时,就让宝儿领着他的弟弟一起回来。”
  说到宝儿,柳絮的心里又是刀绞一般的疼痛。
  三嫂知道此刻柳絮的心情,只得强忍泪水,紧紧地抱了抱柳絮娘,含泪说:“娘,你要保重。以后每一年,我都要与柳絮回家来看你老的。”
  柳絮娘也含泪答应着:“好啊,好啊。回去要把我的小孙儿伺候好,我可要每一年都见到我的孙儿。”
  回过头来,打开已经被柳絮包裹好的孩子的襁褓,将脸贴上去,好久,好久,才把嘴在孩子的脸上亲了又亲,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来。
  这孩子好像也知道,就要和亲爱的奶奶分别了,两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奶奶,等到奶奶亲完他,抬起身来时,眼睛里竟然挤出了两颗豆大的泪珠儿,又把个奶奶心痛了大半天。
  这时,院门口的马车已经来了,全家人七手八脚的将该拿走的一切,都装上车去,又安排两个大人和孩子坐到车里。
  最后,雷婆把给孙儿买的那只心爱的母山羊,也一并赶到车上去,又到院里抓了一把干草,扔到山羊的面前。
  还反复的叮咛柳絮和三嫂,一定要看好孩子,不能把他冻着。
  又走到车老板面前,吩咐道:“你一定要让马儿走得快一些,现在天已经亮了,趁着春天天长,争取天黑时赶到风雷镇,要冻着我的宝贝孙子,我可不答应。”
  车老板只是连声应诺着。
  车启动了,看着站在晨色中的一老两少,还在村头上向车子摆手,柳絮和三嫂又忍不住热泪盈眶了。
  她俩几乎是异口同声得大喊:“娘,你要保重啊——,等着我们回来看你——。”
  两个人的声音,久久的在山野上空飘荡。九 欢喜回家   妯娌见公婆
  闲话少叙。又是一天的折腾。
  在车上,两个人一门子心思:就是照顾好孩子。
  遵照雷婆的嘱咐,车老板也没敢半点怠慢,总共就在道上歇息了两次,几乎是一憋气就把车赶进了风雷镇。
  尽管走得是那么快,进庄的时候,也到了要睡觉的时候了。
  进了庄,柳絮说:“嫂子,今天晚上,就先到我家将就一晚吧。你家一个冬天也没烧炕了,现在,就是回去烧了,大人和孩子也受不了。”
  “好吧,柳絮,这又给你添麻烦了,”三嫂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就不加客气地答应了。
  “说什么呀,三嫂。现在,我俩不仅是亲妯娌,而且我俩也是亲姐妹了,以后,你就不要再客气了。”柳絮说。
  “柳絮,谢谢你了!”三嫂盯着柳絮的眼睛,深情地说。
  说话间,马车已经来到了柳絮的院门前。柳絮把孩子先交给三嫂,跳下车去,开始敲自家院门。
  可能是刘七已经睡下了,过了一会儿,才听到里屋的门“吱儿”一声响了,接着,传来问话声:“是谁呀?”。
  “七哥,是我们。是我和三嫂回来了。”柳絮大声答道。
  随着院里一阵“哒、哒、哒”的跑步声传来,然后,是院门的开门声,只见刘七披着一个棉袄,从门里一步跨了出来。
  看了柳絮一眼,赶快跑上车来,先问了一声:“三嫂回来了?”
  还没等三嫂回答,就急忙接过三嫂手中的孩子,先把孩子交到柳絮手里。然后,跳下车来,小心地扶着三嫂下了车。
  外面风凉,孩子已经睡熟,柳絮抱着孩子先进屋去了。
  刘七和三嫂先赶下车上的母山羊,牵进院里拴好。再把车上的东西,尽数卸下车来,向人家道一声谢,打发车老板尽早回去向雷婆报信了。
  等到刘七和三嫂把外面的东西收拾好,全都搬进屋子的时候,柳絮在屋里,也把三嫂住的房间收拾好了。
  怕母子二人冻着,她把丈夫和自己用的铺盖,搬进了原来宝儿住的屋子。
  把三嫂母子两人安排在自己住的热炕上。只是,在宝儿屋里刚燃着的灶里又加了一把柴火。
  当三嫂看到这一切时,心里什么都明白了,柳絮一家真是厚道人家呀!
  把七弟和她的热炕头腾给我,自家去住多日不见烟火的冷炕。
  想到这里,一股暖流又一次涌进心房:尽管都是自家人,自己可也要牢牢记住人家的好处,今后教导孩子,也不要忘了七叔和七婶所做的这一切呀!
  三嫂正在这里想着心事,这时,柳絮进来了,手里还端来一大碗热腾腾的什么饭。
  边进门,边说着:“三嫂,天也这么晚了,咱俩也累了,我也不做什么饭了。我把咱俩在路上吃的大饼,烩了一下,赶快吃一点儿,再喝点水,凑付一晚,早点睡吧。”
  说着,把碗放在炕前的桌子上,就催促三嫂快点儿过来吃。
  三嫂一看碗里:柳絮在路上一口也没舍得吃的肘子肉,被悉数切在碗里。其余是大饼,除了加上几个葱叶外,碗中间还卧着两个荷包蛋。
  在那时候的山村里,吃肉,那可是稀罕物。就是有钱人家也不能天天吃。
  普通人家,也就是遇红白喜事,或者家里来个客人什么的,再就是过年时,才去割一点儿,做点菜或包一顿饺子。
  要不,柳絮娘给的那块肘子肉是咸的哪:那是雷婆今年过年时舍不得吃,想留给三嫂零碎补养身体,增加奶水,又恐坏了才盐咸的,那也是有两个多月了。
  前几天,听说三嫂决定要走了,雷婆才拿出来先泡了一遍,把肉中的咸味拔出来,煮好后,才带到路上的。
  “柳絮,你要这样,嫂子这顿饭就不吃了。娘给咱俩吃的肉,你一片也不动。现在,又全切在碗里了,你叫我怎么下咽?”
  三嫂真的生气了,刚走到桌前,又折过身子,走回到原来坐的地方。
  看到三嫂生气了,柳絮陪着笑脸凑到嫂子的面前,温和地说:“嫂子,你别误会,你不是现在需要吗?你走了一天了,不吃点儿油水,能有奶喂孩子吗?”
  “不行!你不能这样办事,对于我跟孩子,你们已经做得太多了。今天,我已到家,娘给的这些肉,说什么,我也不能都吃了。
  这样吧:你去拿个碗来,我拨出一点儿,留给你和七弟吃,然后,我再吃。要不的话,我就不吃这顿饭了。”三嫂简直是斩钉截铁地说道。
  听到三嫂这样说,呆了这么许多年,柳絮是最了解三嫂的脾气的,她要认定的理儿,你就是十八头牛往回拉,也拉不回来。
  这顿饭,你要真的不去拿碗,三嫂也就真的不会再吃了。
  无奈,柳絮只得老老实实地去把碗拿过来。妯娌俩推来搡去地把肉拨了半碗,三嫂这才把剩下的大半碗烩饼吃了下去。
  柳絮递过水来,三嫂喝了一碗水,搂过孩子喂了一会儿奶。洗漱一番后,也就灭灯睡觉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村庄里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鸡叫,狗咬,人们早晨挑水时,发出的铁桶叮当声,各家做饭拉响的风匣声,还有抢早下地的人,吆喝牲口的声音。……
  多么美妙的声音啊!多么令人向往的声音啊!这在三嫂听来,真的是比最优美的乐曲更加动听,更加扣人心弦。
  虽然,在柳絮娘家里,也过得很愉快,很满足,很惬意。可是,哪里也比不上自己的家呀!
  直到现在,三嫂才觉得自己是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真正的回到了家。
  多么清新的空气,多么晴朗的天空,多么可爱的人们,多么青翠的山峰。多么……,啊!这就是对家的感觉。
  三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