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还有点骨气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3-11-29 18:38:00  有87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那人点头道:“嗯,。那我就成全你,看我是如何把你的屁股打开花的!”
  韩笑让坐在酒桌上,眼观着负手的中年人,知道此人是个绝顶高手,在契丹国中本不多见,耶律青何时网罗了这些能人?真是令人惊讶。看来这一场比试,未未是输定了。
  大殿之上人人屏气凝神,紧紧注视着场上比斗的二人。未未深深呼吸一下,知道对手身体里有股奇怪的吸力,若被他缠上兵器肯定大事不妙,于是故技重施,依旧闪转身体与之游斗,小身子围着那人前后旋转,不时找准破绽攻出一招。那人气定神闲不急不躁,左手依旧负在背后,只用单手,见招拆招手臂随意挥出,将未未的攻击尽数格开。
 
 乎
  
  未未正要说话,忽听背后沓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大惊,未未拉着凌潇的手迅速地躲到祠堂的东面墙角里,藏在一棵松树后面。夜色掩映下,只见一伙人不急不缓地走近,为首的赫然便是凌峰,后面跟着韩氏父子、以及席间见到那个两个陌生人——一个木讷的道士与一位中年的儒雅之士。后面有三名仆人,其中一人竟是庄上的护院首领张成。未未和凌潇默不作声,深恐藏身之处被人发现,却见凌峰等人绕过祠堂径自奔山上去了,脚步声渐渐远去。两人长出一口气,凌潇不解地说道:“这么晚了,爹爹他们去哪里啊?怎么没有进祠堂呢?”
  未未心中也很是纳闷,踌躇了一下,抬腿便追了上去。凌潇低声叫道:“未未哥哥,你干什么啊?”
  未未头也不回地道:“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潇潇,快跟上!”
  “我可不去,被爹爹发现了可就遭了!”
  “你若不去那我自己去啦!”未未不理会凌潇,脚下加紧,消无声息地跟在了众人后面。
  
  
  
  裘海岳哼了一声,心中却突然生出惧意来。这个老道法力惊人,也没见他怎么样,自己就不能动了,南朝的道士当真邪门!
  这时凌峰忽然说道:“灵书道兄,对付他还用不着你,我来就行了,你给我压阵吧!”说着也不待老道答话,纵身跳到裘海岳面前,抡开双掌就朝他天灵盖上派拍去。
  裘海岳见凌峰出手,却是轻蔑地一笑,当即两手举起向上一迎。“啪”地声四掌相抵,裘海岳身子不由稍稍震动了一下,只觉凌峰的双手绵软含蓄,突然迸发出巨大的力道,直冲周身筋络,当即挺身拧腰向后翻去,双脚落地,胸中仍是气息鼓荡,这才知道原来这凌峰也是个难缠的人。再也不敢再大意,双掌上举呈托天之势,旋即叉在胸前挽了个花,一字长眉紧绷仿佛一根黝黑的棍子,目光阴冷。凌峰禁不住笑道:“摩云剑客,要战便战,摆那么多华而不实的花架子干嘛?浪费力气!”
  裘海岳不答,纵身跳过来双掌分上下两路直击凌峰的胸口小腹。凌峰伸手臂抵住他双掌,往右划了个圈,卸去双掌之力,眼神中兀自满含笑意。裘海岳久居塞北,在契丹国内声名显赫,何时受过这样的轻视?心中怒火越来越旺,恨不得一下子拍死凌峰。他的双掌掌形变化莫测,招式使出来隐约夹带阴寒之气,正是他赖以成名的得意之作“摩云三十六掌”。周围观战的人只觉院中瞬间阴冷下来,寒风裹面。凌峰此刻也是神情庄谨,眸子里满是久违的战意,有一股乍迎对手的暗暗喜悦。
  两个人插招换势,拳脚相加,此时风雪更疾,院子里的人身上皆是一片雪白,唯有交手二人的一丈方圆内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片雪花。未未在门里暗自吐了吐舌,心想:这两个人的打斗真是好看精彩,比起那日郭靖与耶律韩还要剧烈得多。什么时候我也能练这样一身好本事呢?
  斗了一会儿,凌峰忽然纵声长笑,身体一纵向上跃起,蜷起左脚,右脚朝裘海岳额头戳去。裘海岳将头一晃,身子也是一纵而起,双掌直击他的面门。凌峰格开他双掌,飞起脚来便踢。裘海岳见腿踢来,侧身要避,料这腿竟是假招,凌峰从容地撤回这条腿,将那条腿伸出来,猛踢裘海岳的小腹。裘海岳急忙吐气吸胸,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翻去,只见他身形扭转,在半空中犹似展翅的大鸟,借着凌峰一踢之力,竟向后翻出一丈多远,稳稳地落在地上,虽然挨了一脚,但显然受伤不重。
  他落下之处正靠屋门,未未扒着门沿正看得有劲,不料眨眼间裘海岳就已站立在自己面前,不禁大惊,以为他就要闯进屋来对自己下手,下意识地摸了摸插在靴筒里的匕首。这时院子里周围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和喊声,闯进来三十几名手持棍棒的庄客,正是护院首领张成领着庄上的人到了。裘海岳眯起眼睛看了看院中的情形,心思电转,站起身来对凌峰说道:“ 我今天来,主要就是为了萧绰那贼婆娘!我契丹国中绝不允许有这样的悍妇存在!凌峰,你与你家主子都是汉人,我希望你能划清界线明哲保身,不要妨碍我做事!”
  “萧娘娘既然在我家里,就是山庄的客人,我怎么能让你动她一根汗毛呢?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裘海岳大怒,指着凌峰骂道:“你个该死的南蛮子,我们大契丹的事能有你来管?嫌自己的命长么?”
  这时扒在门边的未未突然还嘴道:“你个该死的北虏,我们管家是你能骂的?你才是嫌自己的命长呢!”
  裘海岳一怔,猛地回头瞪视未未,狰狞双目就要扑过来。萧绰忽然道:“裘海岳,是谁派你来的?你可是来杀我的么?”
  裘海岳道:“萧绰,别人当你是娘娘,可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心狠手辣的淫女恶妇!我今天来就是要杀了你!”
  “想杀我,恐怕没那么容易。你先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