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溺的笑容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3-11-26 19:02:00  有975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伯父大人,梧桐今日还有一份礼物要送给凝儿,不算喜礼之中,只是侄儿的一点儿心意。”说完,示意身边的书童墨香出去取来。
  少顷,墨香端着一个红漆托盘走到公子身后,托盘上盖着红绸。木易被母亲拉着坐在长塌上,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物件。
  中梧桐亲自端着托盘来到木易面前,轻轻的撤下红绸,顿时惊得木易玉手抚唇,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面前之人。
  托盘上放着一套头饰,红宝石镶嵌的丹凤朝阳步摇一对,小巧的飞凤,三缕红宝石珠子串缀而成的凤尾,光彩流转。镂空牡丹缀着细碎红宝石点缀的钗朵一对、一对儿长至耳下的七彩宝石串缀的鬓唇。
  中梧桐看着一脸惊喜的木易,脸上露出了。
  “这些小玩意儿给凝儿把玩,等过门之后,梧桐定然会找巧手的工匠再给凝儿定做一些可心的,好吗?”
  木易眼中含喜,粉面飞霞,含羞的点了点头。中梧桐把托盘递给语儿,自己的回身坐在百里俊身侧。
  百里俊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神恍惚,他发现自己的确是有一些克制不住,这一切都应该是属于他的,那含情的眼,细柳一般的腰,还有那摄人心魄的面容。
  最终,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王府,自那日开始,他知道什么是食不知味,相思成灾了。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如此美人儿怎么能放过!”坐在床榻之上,百里俊恶狠狠的自言自语。
 
 
  这一日,木易在房中绣嫁妆,已经一连半月不曾见到中梧桐了。不免会出神儿。
  “小姐,小姐不好啦!”语儿变了调的声音如同一阵急鼓。木易不禁皱起了眉头。回头却看到一脸汗水,眼中含泪的语儿。
  “怎么了?不要着急慢慢说。”木易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房中绣花,外面的事情自己也懒得去听。
  “小姐,姑爷家出事啦!呜呜……”。不等说完,已经是泪如泉涌。
  一滴殷红的血从木易的指尖滑落,绣花针的针尖似乎刺进了木易的心里。她闭上眼睛良久,才缓缓睁开。
  “中公子悔婚了?”在木易的心中,总是觉得是配不上如此公子的,毕竟门不当户不对。如果真的悔婚了……,自己不敢想下去,声音颤抖的问道。
  语儿摸了一把眼泪说道:“不是,姑爷不曾悔婚,而是姑爷一家入了大狱,老爷与夫人说话,我无意间听到的。”
  木易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房门,踉跄的跑到前厅。
  “爹爹,中府……中府……”不等说话,眼泪涌出眼眶。
  花今春一脸悲切,急忙起身扶起已经跌坐在地上的木易。
  老夫人拿着绢帕给木易擦着眼泪,揽着她颤抖的香肩说道:“凝儿,咱们花家福薄啊。”说完,也是呜咽之声。
  “爹爹,到底中公子出了什么事?”木易乞求的目光让花今春连连叹息。
  “中府今日被大理寺查封,有人举报说是中府老爷通敌叛国。”花今春的话,无疑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木易顿时愣在当场。
  “不能,不可能,爹爹,大理寺冤枉了中府,他们只是商贾之家,怎么可能通敌叛国!”木易虽然是女子,但是毕竟也是官吏之家。再者说通敌叛国这等罪名,又怎么能是寻常之人可以顶的起的。
  “大理寺下来的文书,直接送到了定远侯侯府,我们这些小吏也只能按照吩咐办事。女儿啊,你可是要想的明白,如此罪名咱们花家可是要受到牵连的。不如……”。
  花今春只怪自家福薄,竟然在喜事将近的时候,中府出了这等大事,眼下也只有退婚,以保证自己一家上下的安危。
  “爹爹,中公子可是也入狱了?”木易此刻最想见的就是中梧桐,退婚?天大的笑话,如果梧桐入狱要死,自己宁愿为其殉情。
  “侯府世子仁义,放中梧桐在外活动,但是中府一干人等全部入了天牢,这次怕是凶多吉少。”
  花今春刚要开口再劝木易退婚,却见木易转身就走,不理会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的一块玉佩。
  语儿奔至前厅,刚好与失魂落魄般走出来的小姐撞了一个满怀儿,急忙伸手扶住木易。
  “小姐,小姐,你要冷静一些。”虽然嘴上这么说,自己心中也是焦躁如麻。
  木易看着面前的语儿,涣散的神情有了一丝变化。
  “语儿,快快去找墨香,告诉他我要见公子,快,快去。”说完,就往门外推语儿。
  花今春脸色微变,刚欲喝止语儿出门,却被花夫人一把揽住。
  “你若如此做了,怕是要害了自家女儿,且先由着她闹腾一下吧。”
  花今春微微点头,转身入了内堂。花夫人则出门扶着木易回到了住处。
  “娘,娘,你看到我的玉佩没有?就是中公子送我的玉佩。”木易的手拂过腰间,却发现自己带在身边的鸳鸯佩不见了。开口问花夫人。
  花夫人扶着已经有些虚脱的女儿坐在床边。回头看看环儿,环儿手里端着一个小托盘,托盘上是一堆儿碎玉。
  木易看着环儿端过来的碎玉,眼中的泪水再次决堤。“玉碎,玉碎,为何会是玉碎。”木易用手摸着那已经碎了的鸳鸯,不理会碎屑划破的指尖。
  花夫人一把抱住女儿:“凝儿,凝儿,不可这样,一块玉而已。”
  木易抬起泪眼,看着在视线里已经模糊的娘亲,语气悲咽的说道:“娘,这是中郎的定情信物,它为何要碎了?”
  “命,凝儿,这是命。你要看在爹娘年事已高的份上,不可伤身啊。”花夫人一时也凌乱了,看着眼前的女儿,她甚至有一种要失去了的感觉。
  母女二人抱头痛哭,环儿端着碎玉也是泪水长流。
  好一会儿,木易窝在娘亲的怀里睡着了,这让花夫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环儿帮忙,把木易放在床上。
  “去给小姐准备一碗压惊汤。”花夫人低声吩咐环儿。
  木易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撑着头睡坐着睡在床边的语儿。揉了揉微微发胀的头,突然想起了下午发生的事情。
  “语儿,语儿。”语气焦急的叫醒了语儿。
  “小姐,你醒了。”语儿回来的时候看到小姐睡着了,急忙搀扶着老夫人送她回到了前厅,自己则坐在这里等着小姐醒来,不想自己还是睡着了。
  木易看着外面明月高悬,眼低泪花涌动。
  “语儿,你可是见到了墨香?公子他……”。
  “小姐,墨香说公子明日在侧门等你,小姐还是好生休息一下,免得明日姑爷见了伤心。”语儿拉着小姐的手,安慰她。
  “语儿,你去帮我找来公子送给我的钗朵还有步摇,明日带我交给墨香,公子此刻怕是急需一些钱财打点。”木易是个心思玲珑的女子,淡淡的嘱咐语儿。
  见到中梧桐的时候,木易的心都要碎了。眼前的男子眉目含笑,泛红的眼底和一脸的疲惫,让木易心疼。
  抬起玉手,抚上他的眉头。
  “中郎,虽是家逢变故,也要注意身体,不然凝儿会心疼的。”手指慢慢抚平他那有一些微微皱起的眉心。
  中梧桐握住木易的说,唇角微微勾起。
  “凝儿,不要担心,百里俊在帮我打点,相信家父他们不会有事。”中梧桐看着凝儿,心中却一阵阵的悲凉。
  这几日他奔走在自己不曾接触过的官场中,若不是有百里俊帮忙,怕是真要难为死他这一介书生了。再看看自己的凝儿,双眼红肿的样子,也知道她定然也是极其伤心。
  “那你现在住在哪里?会不会有危险?可是有人要害了中家?”木易此刻都恨自己是一介女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情郎遭逢巨变,而帮不上一分一毫。
  中梧桐把木易揽入怀中,低头嗅着她发间淡淡的香气,轻声的说道:“凝儿最乖了,好好善待自己。若是有人想害中家,也要看他的本事了。”
  二人默默无语,互相依偎的坐在小亭中。天上一轮圆月,清辉冷淡。一阵风吹来,木易不禁缩了缩身子,整个人都躲在中梧桐的胸前。
  站在远处的语儿把一个小包裹递给墨香。
  “墨香,回去交给你家公子,小姐吩咐你要照顾好我家姑爷。”
  墨香接过包裹,看着语儿,许久才说:“你家老爷找过公子,他说要取消婚约。”
  语儿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第6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中梧桐看着怀里的凝儿,眸子里的目光深了几分。家逢巨变在自己将要大婚之前,已经让这个养尊处优的男人心神俱疲了。可是下午,花老爷的一番话,让他更觉得人心薄凉。
  “贤侄也不要说老夫薄情,如今府上牵扯到卖国通敌的罪名,实在是让老夫为难啊。凝儿年幼,尚且不知人世间的苦楚,如果跟着贤侄,即使没有牢狱之灾,怕是也免不了颠沛流离,所以贤侄还是高抬贵手,放过凝儿吧。”
  花今春的话,让中梧桐心中悲痛。他不相信这是凝儿的意思,可是自己却也的确无法再给凝儿幸福,如此以来,莫不如取消了婚约,要好给心爱之人一个幸福的机会。
  “凝儿,我们的婚事怕是要延期,也可能是遥遥无期了。”中梧桐试探的开口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