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心存幻想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3-11-15 20:10:00  有995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言无不尽。”
  慕容大侠道:“最近这鹤翔园可是关押了两个道士?”那婢女脸上神色一变,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奴婢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下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呢?”
  慕容大侠将这婢女的神情瞧得一清二楚,她听到自己的问题是神色立大变,就证明她肯定见过两位师伯,随后的犹豫是她内心在纠结是不是应该将实情告知自己,可是她最后却矢口否认那应该是她心存畏惧,权衡之后觉得如此回答更有利。
  慕容大侠道:“我知道,你,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说着慕容大侠将最贴在了那婢女的耳际,语气中没有一丝生气的说道:“你现在说可能事后会被秋后算账,可是你现在要是不说下一刻你就能听见自己脖颈碎裂的声音。”说着慕容大侠手上劲道稍大,那婢女只觉得一阵疼痛袭来,呼吸困难,不由得六神无主,一时间竟吓得目瞪口呆,泪水连连。
  慕容大侠道:“我的右手好像又要不听话了···”手上劲道又打了一分。
  那婢女情知此事难以易于,自己在在不屈服今夜怕就要香消玉殒,此时他呼吸依然困难,断断续续道:“那两个···道士···道士···就···就在凤来楼,这盘水果就是···是。。给他们送的。”
 
47 千里独行觅踪迹(七)
  慕容大侠心头大喜,暗道:“原以为她只是略有听闻,不曾想这婢女竟是被派去负责两位师伯饮食的,需得借此机会问清楚那凤来楼的守备情况,也好知己知彼,不至于横冲直撞。”于是松了手上的劲道,问道:“那凤来楼的守卫是何人?”
  那婢女突然间呼吸顺畅,虽然仍被慕容大侠捏着喉咙,但一时大有劫后余生之感,此时已带哭腔,泣道:“具体是谁奴婢不是很清楚,只是平时去给两位道爷送饭之时,要么是副堂主在陪其中一位位道爷下棋,要么就是另外9个人在和两位道爷聊天,偶尔堂主也会过去,不过次数很少。”
  慕容大侠心道:“这婢女口中的9人定是四圣9杰无疑,至于这堂主和副堂主又是何许人也?”问道:“这堂主和副堂主是什么人?”
  那婢女满眼的不可思议,似乎慕容大侠不知道这堂主和副堂主的身份竟是有万分的大逆不道一般,她解释道:“我们堂主和副堂主亲兄弟,哥哥是堂主,叫康刀,弟弟是副堂主,叫康枪,他们便是这万一楼鹤翔园的主人。”
  慕容大侠心道:“这两兄弟的名字倒是有趣得紧,康刀康强,扛刀扛枪,有趣。不过按照万一楼的辈分算来,这两兄弟也是天龙使一个层次的人物,功力估计不弱,看来今次要就两位师伯着实不易。”
  那婢女又道:“如果大侠你要去凤来楼,沿着这条路一直走,行的三四里地也就到了。不过那凤来楼地处鹤翔园的中心地带,需得经过堂主所住的鹤驻园,还有很多高层的住处,巡逻卫士更是一批接着一批,明岗暗哨比比皆是,这一路怕是不容易走完。”
  慕容大侠冷笑道:“你这是在警告我好让我知难而退吗?不过我这个人生来就犟,越是龙潭虎穴,我越喜欢闯。”说完,手掌一击婢女的后背,将他击晕,藏在了假山之后。
  慕容大侠刚才捏住那婢女的喉咙是便顺便试探了她的功力,已知她丝毫不动武功,这一击至少能让他昏睡到明天早晨。慕容大侠击晕婢女不由长叹一口气,暗道:“这坏人真不好当,再不打晕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眼观六路,耳听9方,环视四周见再无人影,便施展身法按照那婢女所说路径而去。
  一路而来,果如那婢女所说一般,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竟然还有不少暗哨隐藏在山石草丛之间,慕容大侠此时的功力自然不惧这些岗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这鹤翔园中的高手,这一路所过高手的住处何止三四处,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踩断一根枯枝,踢到一颗石子,都有可能暴露自己。
  其实以慕容大侠今日之功,当不需由此担心,且不说他的功力已于天龙使相当,尤其是那风拂柳摇的轻功,更是武林一绝,慕容大侠要是想从他们的门前过,整个鹤翔园中当无一人能够发现。
  慕容大侠一路躲明岗避暗哨,小心前行,不多时只见前方一条狭小的通道,通道两侧都是数丈高的直立高墙,颇有一线天之势。慕容大侠走近前来,只见两侧墙面光滑无缝,没有丝毫着力之处,想要从墙面越过那是万万不能的,可是这条狭窄小道可不好过,万一在中途遇到巡逻的卫士,进不得退不得,非得给抓个现行不可,一旦动手就必定会惊动各方,那一切都将付诸东流。无奈之下,慕容大侠想着从两侧绕行而过,可是一眼望去这道墙竟是望不到头,看来当初设计此墙便是为了预防自己这类人混入。
  正自无计可施之际,只见不远处一队巡逻卫士正向此处走来,慕容大侠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几个起落将身形隐在了那对卫士必经的一颗大树后,待那队卫士经过,瞅准时机用胳膊圈住最后一人的脖子将他拉近击晕,利索的换上了他的衣服,学着卫士的样子将手中的两柄长剑并在一起,挂在腰间,然后施展轻功抢身上前跟在了队伍后面。这几下干净利索,没有意思拖泥带水,队伍前面之人没有丝毫察觉。
  穿过小道,眼前景象豁然开朗,只见一片灯火灿烂,道路两旁每隔一丈竖着一根铁杆,铁杆上高挂着一个灯笼,沿着道路望去,一路上不下数百个,道路两侧树木茂盛,林木之间房屋林立,单从外部装饰看就比高墙那侧的建筑明显要华贵不少,也是用灯笼指引通往每幢建筑的路途,不时还能听到潺潺流水声舒缓静谧,虫鸣声嘹亮提神。
  此时夜空中已是明月高悬,但见亭台楼阁,拱桥月影,好一幅恬淡的夜景美图。慕容大侠不由感叹道:“都说万一楼只要价格公道,准保万无一失,果然是财大气粗,但是这其中又有多少不义之财,这巨大的财富背后又有多少孤儿寡母,辛酸泪水。”
  正自行间,迎面来了一堆卫士,只听岭头的那人对这对的领头者说道:“阿虎,今晚上又要劳烦你们守夜了。堂主吩咐了,这几天怕是有事要发生,你们最好都打起点精神来,出了事,谁都担待不起。”
  只听慕容大侠这队卫士的领头阿虎说道:“知道了,刘头儿,这不今晚还有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