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是花如梦的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3-9-18 19:45:00  有998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二来是他听到有人在叫他。
 
  “追风,你在哪?”
 
  ,但居然不是从楼下而是从楼上,那就是房顶了,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有间茶楼老板的习惯,于是花如梦直接上房顶找他去了。
 
  追风连忙应声道“我在这里!”同时不由自主地抬头向房顶的那个漏洞望去。果然,看到花如梦的脸贴在洞上,眨着大眼睛向里面望着,样子真滑稽。
 
  追风听到花如梦叫道“呀!在那呢!我看到了,我们快进去吧!”追风奇怪了,“我们?”还有谁啊?
 
  答案立见分晓,花如梦“咚咚”跑上楼来,身后跟着两人,一个是女的,长得跟花如梦倒是有几分神似,一样是倾国倾城的人物,而另一个则是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长得眉清目秀,一头飘逸乌黑长发,闲庭信步,神态悠闲,最引人注意的是手里还拿着一根玉箫。
 
  三人上了楼后,都呆住了。
 
  眼前的情景让江湖的任何人看到都会呆住,因为他会搞不清楚自己明明来的是有间茶楼,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天鼎盟的聚义厅了?
 
  天鼎盟的人同样也是一愣,上来个把人不稀奇,但一来就是高手,而且还一等一的高手,这就让人稀奇了。
 
  这时,白衣人也认出这群人是天鼎盟的,向众人一抱拳道“原来是天鼎盟包场啊!我们真是不速之客,先行告辞了!”说罢转身就要下楼。
 
  鼎天连忙出声道“我们过来的确是有点事要办,不过此刻尚未开始,三位既然是找老板的,但坐无妨,这里到底还是得老板说了算啊!”
 
  白衣人好像略有顾忌道“不必了,我们改日再来拜访吧!”说着又向追风一抱拳,同时向微笑着点点头,追风也笑着点头回应。却听到一人阴阳怪气地道“李帮主既然来了,还是坐上片刻吧!不必这么急着走啊!”语气中充满挑衅,众人应声望去,正是紫炎暴。
 
  此刻,追风悄悄问柳云白衣人的身份,柳云在一旁嘀咕着“白衣的名叫李寻欢,是飞刀门的现任帮主,听说祖师是传说中的飞升人物人称无影飞刀,例无虚发的萧飞,而旁边那位美女花无艳则是他的情人,至于叫你的那位花如梦,想必不用我介绍了吧?花如梦和花无艳是姐妹。”接着,柳云凑过来,对着追风小声地说道“听说紫炎暴和李寻欢有过节呢!”
 
  追风一把推开柳云故意捏了捏鼻子道“走开,我对香水过敏!”柳云不语,只是笑笑。
 
  这边李寻欢遁声望去,却不知是否才刚刚看到紫炎暴,笑道“咦?这位不是炎暴兄吗?怎么也在这里?”
 
  紫炎暴冷笑一声道“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
 
  李寻欢道“但我记得炎暴兄好像是天山七剑的人!”
 
  紫炎暴冷冷道“那是以前,现在我却是天鼎盟的人!”
 
  李寻欢“哦”了一声,叹口气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炎暴兄此举也是人之常情啊!”
 
  追风硬是忍不住笑,他忽然发现,江湖中的各大高手,损人的本事也都不小。
 
  紫炎暴这种直接解散队伍,再加入另以帮派的行为却终究是不得人心的。在原来的组织里还会被冠以“叛徒”的名号,“人往高处走”本是最佳的解释,但现在被李寻欢抢先说了,味道就全变了。
 
  紫炎暴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讥讽之意,只见他向前迈出一步,右手已经扶上了刀柄,而李寻欢则还是静静地站在那,只不过刚才他急着要走,此刻反而没有了要走的意思了。
 
  紫炎暴鄙视之,一字一句地道“我说过我们的帐总有一天会算的!”
 
  李寻欢微微一笑道“我记得你是说过。”
 
  紫炎暴又一字一句地道“我看就是今天了!”
 
  李寻欢道“今天?我没有问题,但我看你却好像有事。”
 
  紫炎暴道“事有做完的时候!”
 
  李寻欢道“你要我等你?”
 
  紫炎暴道“那要看你敢不敢了!”
 
  李寻欢微笑道“我为什么不敢?”
 
  紫炎暴居然也笑了,说道“我知道你当然不会怕我,上次我输给你,输得很狼狈。”
 
  李寻欢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接着,紫炎暴又道“如果你觉得这次还会和上次一样,那你就错了!”
 
  李寻欢笑道“错不错现在我们都还不能这么早下结论,我不能,你也不能。”
 
  紫炎暴冷冷地道“我能!”
 
  李寻欢道“你能?”
 
  紫炎暴没有回答,只见他的左手向上一抛,一个椭圆形的东西被抛起,随即便见他右手抽刀,挥刀,向这个椭圆形的东西砍去。
 
  十字的刀光从这东西划过,紫炎暴突然又是一伸手,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接着就听到“啪嗒”一声,那椭圆形的东西已经摔在了地上。
 
  众人眼光落向地上的东西,谁都看清了,那东西竟是个鸡蛋,是个生鸡蛋。现在已经摔碎,不多不少正是三堆,但每堆却好像只有四分之一那么多。
 
  还有四分之一到哪去了?是在紫炎暴手上。紫炎暴手掌弹开,上面正是四个四分之一的鸡蛋,众人看到这四分之一个鸡蛋,几乎忍不住要惊呼出来。
 
  
 
 
 
       告密
  
 
  明明是生鸡蛋,但却没有像人们想象的一样蛋黄蛋清流得一塌糊涂。它现在在紫炎暴手上,看上去就像是一牙切开的哈密瓜。本该流出来的蛋清蛋黄现在已经流不出来了,因为它们被一层东西裹在了里面,这一层东西就像是煎蛋,或者也可以说是炒蛋。
 
  这并不是像,它的的确确是煎蛋和炒蛋,紫炎暴的火焰刀法在一瞬间产生的热量,居然把鸡蛋给煎熟了,这还只是飞快地掠过的一刀,如果直接把蛋打在上面,也许就做成一个完全的焦蛋了。
 
  众人都是骇然,李寻欢的脸上也微变。
 
  紫炎暴得意洋洋地道“我知道你的飞刀很厉害,但我现在有了这把赤炎刀,功力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嘿嘿。。。”话已不必多说,煎鸡蛋是大家都看到的。
 
  这边柳云对追风说“怎么样,他的确有两下子吧?”
 
  追风沉默不语。
 
  柳云眼珠转了转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想,如果你的手指夹住他的刀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追风两眼一翻,冷冷道“我只是在想,他那枚鸡蛋哪来的!”
 
  追风嘴上是这么说,心里的确是在想如果自己用捕风捉影夹住这一刀的话会怎么样?
 
  心口不一的不光只有追风一个,李寻欢刚才看到紫炎暴“煎蛋”表演,脸色已有了变化,但此刻却仍旧调侃道“炎暴兄这蛋切得漂亮!我只希望这不是炎暴兄唯一的一个鸡蛋,否则炎暴兄在短期内就没办法再切蛋立威了。”
 
  李寻欢把追风提出的“蛋是哪来的?”问题提升至了“你究竟有几个蛋?”的数学问题。紫炎暴又遭挖苦,脸都绿了。说实话,他算是受了天大的冤枉。身上有个鸡蛋纯属巧合,但现在却被人理解成专门带蛋来表演刀法。看情形,不光李寻欢,看来屋里百分之百的人都这样认为了。
 
  紫炎暴实在无法证明这只是个意外,偏偏李寻欢还要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只见他又微微一笑道“我看你以后还是带只母鸡,这样倒能省下不少的麻烦!”
 
  大家都笑了出声,毕竟和李寻欢有过节的只有紫炎暴自己,且紫炎暴也只是刚加入天鼎盟不久,大家还没有和他形成完全统一战线。
 
  如此奚落,紫炎暴岂能忍受,大喝一声,一脚踹翻一个板凳,人已经向李寻欢扑了过去。
 
  追风想也不想就准备出手阻拦,却听到鼎天一声大喝“住手!”
 
  紫炎暴的刀停在了半空,没有砍下去,帮主的话还是要听的。鼎天缓缓地道“我们过来是办正事的,你要处理你的私事,等会办完帮派的正事再随你!”
 
  紫炎暴居然一言不发的把刀收回了刀鞘,狠狠地瞪了李寻欢一眼,又瞪了追风一眼,回归了自己的座位。
 
  李寻欢笑着赞道“鼎天帮主公私分明,果然有大家风范。”
 
  鼎天微微一笑道“过奖!”
 
  李寻欢道“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鼎天不动声色道“三位暂请留步!”
 
  看三人都望着自己,鼎天接着笑道“三位好像是来找老板的,如果没什么机密大事的话,尽管和老板一叙,我们也不过是老板的客人而已。”
 
  鼎天话音刚落,柳云已经起身道“三位这边请吧!”说罢向追风笑笑,自顾自地另找张桌子去坐了。
 
  追风欲言又止,却没逃过鼎天的眼睛,鼎天笑道“老板似乎也有话要说?”
 
  追风沉吟片刻,盯着地上道“踢碎了我一个板凳,需照价赔偿!”
 
  鼎天一愣,紧接着笑道“那个自然!”
 
  李寻欢等三人径自朝追风桌子走来道“那就小坐片刻吧!”
 
  李寻欢、花无艳、花如梦三人坐定,追风端起茶杯,一边喝一边不动声色地低声道“你们来找我有事?”
 
  李寻欢微笑道“在下李寻欢,多谢追风老板上次出手相救花妹?”一旁的花如梦冲追风一个媚笑。
 
  追风轻咳一声道“不用谢我,作为老板,我得维护本店的秩序。”
 
  李寻欢依然笑道“老板果然是有原则的人。”
 
  追风没回答,随意摸出个铜钱放在桌上把玩着。接着故意问道“花如梦是你什么人?”
 
  李寻欢正要说话,一旁的花无艳抢道“她是我妹。”
 
  “那,你又是什么人?”追风依然道。
 
  这时花如梦终于说话了“你烦不烦啊,问东问西的,我告诉你吧!她是我姐花无艳,我们是花涧派的。她和李帮主是一对神仙眷侣!”一旁的花无艳害羞捅了捅花如梦,花如梦自然还击,就这样两姐妹居然你一捶我一挠地小闹起来。而天鼎的人几乎都望向这边,两人也意识到了失态,尴尬地停了下来。
 
  追风总算是搞清楚了,花涧派也算是古老的大门派,平日里也没少听说书的介绍,其中帮主花将更是青年四大高手之一,想不到花如梦居然是花将的妹妹,这是追风没有想到的,这么说来,如果花无艳和李寻欢结发,那么花涧派与飞刀门两大派岂不是同气连枝了?此刻追风的脑海不停地转着,手里的铜钱“哆哆”也不停地敲击着桌子。
 
  李寻欢盯着铜钱,若有所思道“钱隆,金宇堂?”
 
  追风没想到李寻欢居然一口道出金宇堂来,看着李寻欢值盯着自己手里的铜钱,追风似乎明白了,而他所说的钱隆应该是金宇堂的帮主。暗叹这李寻欢果然不简单。
 
  李寻欢轻声问道“他们两帮有什么事?”
 
  追风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他们在等金宇堂。”
 
  李寻欢嘀咕道“他们俩帮难道也要合并?”
 
  追风道“为什么这样说?”追风边问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下四周,却发现柳云正笑吟吟地望着自己。笑容很自然。这家伙,难道耳朵灵到能听清我们这么低声的说话?追风暗道。
 
  “说实话,我们飞刀门跟金宇堂的帮主钱隆早有过节,而他们也一直认为我们飞刀门跟花涧派合并了,所以我想金宇堂会不会是跟天鼎盟合并。”李寻欢沉吟道。
 
  追风哑然,这李寻欢的人缘也太差了点吧!
 
  忽然花无艳低声道“那边有个人一直在看着我们!”
 
  追风顺着她的指示望去,是风雨飘摇。四目相对,风雨飘摇微微笑了一下。他果然是黑衣人!追风暗下结论。
 
  追风回过头来道“不用管他是谁了,你们还是先走好了。”
 
  花无艳望向着李寻欢,点头道“还是避开他们好了。”口中的他当然指的是钱隆。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说得是!”
 
  言罢,李寻欢又转头看向追风,突然道“我们这才是一次正式见面。”
 
  追风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顺口道“的确是!”
 
  李寻欢突然笑道“但我已认为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追风笑了,他忽然发现李寻欢不但很会损人,还很会拉拢人心,说起煽情的话来很有一套。
 
  追风想,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此刻不容多想,三人已起身准备告辞了,追风也连忙起身拱手道“那就不送了!”
 
  三人转身下楼而去,花如梦在从楼梯消失的一刹那,不忘向追风挥了挥手,这才想起,两人这次见面居然只说了一句。
 
  三人离去后,柳云又迅速移回了追风这一桌,凑到追风身边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追风斜了他一眼道“这你也要打听?”
 
  柳云道“好奇嘛!”
 
  追风突然低声道“你猜猜看啊!”
 
  柳云也压低了声音道“我看你们一定在谈买卖!”
 
  “谈买卖?”追风奇怪的重复。他不懂柳云的意思。
 
  柳云却笑道“如果不是谈生意,为什么要拿出钱来?”说罢向桌上一指。
 
  追风愣住了,再看柳云,笑得是如此狡黠!追风不由得也笑了道“没错,是谈点买卖!”说着顺手把铜钱收入囊中。
 
  柳云伸了个懒腰道“哎,不关我的事,真没意思!”
 
  追风笑道“不关你的事你还问?”
 
  柳云不经意地道“不关我的事,却要关其他人的事啊!”
 
  追风问道“那你会不会告诉其他人?”
 
  柳云一瞪眼道“其他人的事,又关我什么事?”
 
  追风又笑了,道“其实根本没什么事。”
 
  柳云叹口气道“没事就是最无聊的事了!”说罢,站起身向楼下走去。
 
  “柳云你干什么?”出声的是秦戈。
 
  “没什么,下去看看该来的来了没有!”说罢已经走下楼去。
 
  
 
 
 
       跟踪(一)
  
 
  楼上的追风,还在揣摩柳云刚才的话,柳云刻意地指到铜钱,是不是表示他知道刚才自己和李寻欢说了什么?而他又说不关他的事,是不是表示他不会告诉别人?但事实上追风只是叫李寻欢他们快走,这并不是什么重大的事。。。除非。。。让他们留在这里,是鼎天刻意的,他想制造李寻欢和钱隆碰面的情况。但如此,柳云是天鼎盟的人,他正应站在鼎天那边,为什么在知情的情况下还没有阻止?而且事后表示他不会告诉别人?
 
  这个柳云,到底又是个怎样的人呢?追风又开始想了。
 
  话又说回来,如果柳云看到这桌上的铜钱,其他人是否也看到了呢?追风扫视了一下四周,只见鼎天正专心至致的喝茶,并与秦戈、惊风等人聊得火热。追风一圈扫过来,又看到了风雨飘摇,而风雨飘摇又正在看着追风,四目又相对了。紧接着,风雨飘摇突然站起了身,然后一步一步地向追风走来。
 
  风雨飘摇已走到追风桌子旁边不声不响地轻轻坐下,说了一句客气话“你好!”
 
  追风也回了一句“你好!”
 
  对方点了点头后,慢慢道“听说你可以夹住柳云的剑?”
 
  这一次追风愣住了,他没想到对方说的会是这一句,刚才确实有夹住柳云的剑,他只能木然的点点头。
 
  对方道“柳云的剑很快!”
 
  追风又点了点头道“的确很快!”
 
  对方又问了一遍问过的问题“你能夹住?”
 
  追风想了想,答道“不一定。”这是实话,他的确感觉自己其实应该接不住柳云的剑才对。
 
  对方又道“我的剑也很快!”
 
  追风的双眼忽然亮道“是吗?”
 
  对方接着道“我想让你接下试试。”
 
  追风问道“现在?”
 
  对方摇摇头道“现在不行,不过以后我会来找你。”
 
  追风没有说话。
 
  对方起身,向追风拱了拱手,转身正要离开,追风忽然问道“你的伞呢?”
 
  对方回头诧异道“什么伞?”
 
  追风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风雨飘摇!”
 
  追风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没有人能听清,他说的是“这又是个怎样的人呢?”
 
  风雨飘摇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追风本已经认定他是黑衣人,现在却又开始怀疑,至少,从说话的声音上,他和黑衣人一点也不像。而且,如果他是黑衣人的话,那么他的演技已经可以说是影帝了。
 
  楼上已没有在出声,大家都在静静地坐着。追风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坐在这里毫无意义,刚才是柳云硬拉自己上来的,现在柳云都不在,自己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想着,追风起身准备下楼,鼎天又响起来“老板要走了吗?”
 
  追风没回头,淡淡道“是啊!”走下了楼梯。
 
  楼下和楼上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氛,楼下的人高谈阔论,每个人都不必低声说话。而柳云此时就坐在靠门口的一个座位上,静静地听着这些人高谈阔论。
 
  追风轻轻地坐到了他的旁边,飞云望了他一眼,没有出声,依旧听得如痴如醉,追风奇怪是什么这么吸引人,也侧耳倾听。
 
  嘈杂的声音中,有一人的声音格外引人注意,此人道“。。。。。。要说这个柳云啊!可真不简单!知道他是哪个帮的吗?嘿,这都不知道,天鼎盟你们听说过吧?没错,柳云正是这天鼎盟的,天鼎盟有‘九洲风云’四大高手,柳云就是这当中的‘云’,其他几人?‘九’是冷九,‘洲’是灭洲,‘风’是惊风,连这都不知道,你怎么出来江湖上混的,想当初我。。。。。。”
 
  有关柳云的评书告一段落,难怪柳云听得这么投入,原来是在听自己的故事。也不知这人是怎么讲的,柳云是著名的‘九洲风云’之一居然要到最后才提起来。
 
  就在这时,追风看到金宇堂的大队人马已经朝茶楼方向走来。柳云当然也看到了,他收起了满面的笑容,起身站到了门口,摆出了一付迎接的架势。
 
  金宇堂一伙人大步流星地走来,走在最前的正是他们帮主钱隆,此人脸部消瘦,面目无神,长得非常白,白的有些病态,一身金黄色长衫,最让追风感兴趣的是钱隆背后背着一块用布包着的沉重长物,看形状像一把大剑。
 
  钱隆看到柳云,无神的脸上顿时哈哈大笑着快步上前,边走边大叫“柳云兄!”叫得要多亲热有多亲热。
 
  突然,钱隆他看到了柳云身后茶楼的追风。
 
  “是你?”钱隆惊呼。
 
  追风对他的大惊小怪感到惊讶,奇怪道“认识我?”
 
  柳云也是诧异得望着两人道“你们认识?”
 
  追风微笑道“不认识?”
 
  只见钱隆笑道“有间茶楼老板谁不认识。”
 
  不等追风回答,柳云抢道“那是当然!”
 
  追风谦虚一笑,心道这钱隆一惊一乍地搞什么鬼。
 
  柳云上前一伸手道“我们的人都在楼上呢,请!”
 
  钱隆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追风一眼,在一帮手下的簇拥下上了楼。追风这时是多么希望柳云能像刚才一样硬拉自己上去,哪怕不是硬拉,只要稍微表露一点邀请的意思,追风也会厚着脸皮跟上去。
 
  可惜柳云没有,他也不可能有这意思,柳云待他们都上去后,冲着追风笑了笑,这才跟上楼去。
 
  追风此时开始作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在想要不要爬到楼上去窃听一下,最终还是好奇心战胜了道德观念,追风已决心要看看这两大帮派葫芦里卖什么药了。
 
  走在街道,趁周围无人注意,轻轻一纵身,人已经飞上了楼顶。追风对自己茶楼房顶的情况比对茶楼内部还要熟悉,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自己平日在房顶的潜伏区,自信没发出一点声音。又蹑手蹑脚地掀起几块砖瓦,大胆地伏下身去朝楼内望去,楼内大部分的人都呈现在了追风眼前。
 
  楼内,鼎天和钱隆已经坐到了一起,正在进行亲切会谈,令追风抓狂的是两人过分亲切的交谈导致声音低得无法传到自己耳朵里。
 
  追风无论如何集中精神,也只能听到蚊子叫般的嗡嗡声,他已经有些泄气了,看来这次自己要做无用功了吗?
 
  忽然,追风看到鼎天朝某个方向招了招手,随即有一人走到他的身旁,是紫炎暴。接着又看到鼎天又开始和钱隆亲切交谈,而钱隆似乎笑得很开心,并且不住地点头。
 
  随即,追风看到鼎天朝紫炎暴说了几句什么,紫炎暴点了点头,转身而去,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其中也包括风雨飘摇。
 
  追风虽然对紫炎暴兴趣不大,但却对他们的去向十分的有兴趣,再加上其中的风雨飘摇,追风已经动了跟踪的念头。打定主意准备起身,起身前,目光无意间扫到了楼内的柳云。柳云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他的样子仿佛并没有在听鼎天和钱隆的谈话,但脸上却挂着微笑。追风不禁有一个感觉,他感觉柳云仿佛是在对自己笑。
 
  这些都没让追风继续停留在这,他已经起身并轻轻地走到了屋檐,朝下望去,他看到了紫炎暴带着风雨飘摇等一行共四人,朝一个方向不急不缓地走着。
 
  追风并没有下房来,就在一间高低起伏的房顶上跳着。
 
  紫炎暴带着三人在街道间穿梭,看得出他对县城也不陌生,而他们前进的方向,追风也猜了个大概,四人应该是去东城门。
 
  果然,一会功夫,四人如追风所料来到了东城门,直接走出了城门。
 
  巴县城东,这里有青山,有绿水,有成片的树林,有辽阔的草坪,在加上它一般情况下人迹罕至的特点,这也是情侣谈情说爱的好去处,不过现在到处是白茫茫一片,却有另外一番风情。
 
  现在紫炎暴等四人就是前往了这样一个去处,他们当然不可能去谈情说爱,来这里和人打架的可能性大一些。
 
 
 
       易容
  
 
  追风远远地跟在后面,四人已走出了一段不短的距离,追风感到奇怪,如果是和人约好在这里打架的话,一般大家就是在刚出门的位置,没有谁还会为了打架跑这么远。
 
  四人就像是闲溜一样,但追风却感觉他们是在找什么东西,想起鼎天的指示,难道是他有什么东西藏在了这里?追风实在不敢相信会有人做出这么白痴的行为。谁都知道当铺才是万无一失的地方。
 
  追风跟着他们,沿途已看到了好几对情侣了,追风忽然发现他们对情侣似乎特别注意。情侣?忽然明白了。
 
  追风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紫炎暴他们在找的就是李寻欢和花无艳,李寻欢真的就在这里吗?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广阔的城东,紫炎暴等一行四人继续着他们的搜索行动,而追风则若即若离地跟在后面。虽然比起城内跟踪难度较大,但好在这里有长长的草,有粗粗的树,这些掩体已足够追风不被他们察觉。而且今天刚下了雪,地上的脚印更成了追风跟踪的有力保障。
 
  城东绝对是广阔的,因此要在这里找两个人也绝对不是容易的,但紫炎暴他们的目标似乎很明确,四人毫不犹豫地向前走着,每当视线范围内出现形似的目标时,四人才会略微迟疑一下,然后再继续走。
 
  追风此刻的心情是矛盾的,他盼望着紫炎暴等人不要找到李寻欢和花无艳姐妹,因为谁都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但同时他又盼望着他们快点找到,因为他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真的很累。
 
  但紫炎暴等人坚定的步伐似乎在宣告追风二个愿望越来越近。终于,四人的脚步停住了,就在他们一旁的草丛中钻出一人,朝四人迎了上去,五人交头接耳了片刻,又继续迈起了前进的步伐。
 
  在新加入的伙伴的带领下,一行五人钻入了一片丛林,追风当然是紧随其后。小小林子很快就要被穿越了,就在这时,带路人突然停住脚步,转头面向众人,右手食指伸起,贴在嘴边“嘘~!”
 
  “靠!”追风心里暗骂,本来就没出声,嘘个屁啊!
 
  此人接着向前方的一棵大树一指,众人包括追风一起向那棵树望去,什么也没看到。此人向紫炎暴等微微一点头,紫炎暴也点头回应,接着几人蹑手蹑脚向那棵大树靠近。
 
  五人才迈出几步,就听到树后一个声音道“不要藏了,都听见了!”随后大树背后转出一人,一身灰衣,随意束在脑后的头发,随意插在腰间的剑。虽然在树林的阴影下很难看清真面目,但五感敏锐追风一眼就认出,差点叫出声来,是于果!!!
 
  而紫炎暴等五人的惊讶则更远胜于追风,带路人已经失声道“你是谁?”
 
  五人中到底还是有人识货的,只见紫炎暴面色铁青道“这位就是号称江湖一高手的于果吧?”
 
  于果笑笑道“于果是我,江湖一可不敢当!”
 
  带路人此时的嘴已经是张得合不上了,他茫然的望着四周,不知所措。
 
  紫炎暴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我们走错路了,打扰了!”
 
  于果笑道“慢走,不送!”
 
  紫炎暴毫不迟疑,扭头就往回走,余下四人也相继转身,脸色一个比一个青。
 
  追风也彻底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他们的样子明显不是找于果,那他们到底找什么人?怎么会把于果找了出来?
 
  这一切是想不出来的,五人已经原路走回,追风准备再跟回去一看究竟。忽然听得于果又道“你还躲什么?出来吧!”
 
  追风大吃一惊,果然是高手啊!自己离他那么远都被他觉察到了,换上一副笑脸,正准备走出来。突然另一个声音道“这个办法果然省事!”是个女孩的声音。
 
  追风更吃了一惊,原来于果不是和自己说话,这个女孩的声音也有些耳熟,是谁?
 
  探头出去偷偷看了一眼,正是花无艳。
 
  花无艳和于果!这对组合也太稀奇了,追风几乎忍不住就要跳出来问个究竟了。只听于果回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紫炎暴那一刀你也看到了,还有身边四人也非等闲之辈,在不清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我实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他们,最主要的我还是很担心你的安危!”
 
  花无艳笑道“于果的名头也果然够响,他们就这么不声不响地退了!”
 
  追风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越听越觉得奇怪。
 
  只听于果接着道“这主要还是没人会想到你居然会易容术这种东西!这可是不容易学到的。”
 
  易容术!追风似乎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又探头望去,只见于果在脸上抹了几下,转眼间,于果不见了,眼前出现的是李寻欢。
 
  只见他又笑嘻嘻的解下身上的剑交给花无艳,又把头发重新扎了一下,脱去外面那一层灰色的衣服,没错!是李寻欢!
 
  只听李寻欢笑道“只要脸长得像,手里的浣花剑也可以变成七煞残阳剑!”花无艳接过剑,微笑不语。
 
  李寻欢和花无艳也出了林子,追风心想花如梦去哪了?不过回想起来也是,他们俩在谈情说爱,自己不可能插在中间当灯泡,也许她去了别处吧。待他们走远,这才钻出林子,若有所失地朝城里奔去。
 
  一路疾驰,不大一会已经回到了有间茶楼。茶楼靠门旁,追风又看到柳云懒洋洋地坐在那。
 
  追风走上前重重拍了下桌子,柳云虽早已看到追风却这才有气无力抬起身来道“干嘛?”
 
  追风手指楼上道“开完了没有?”
 
  柳云无奈道“还没有,要完了我还在这里干嘛?真无聊!”
 
  追风敲敲桌子道“你呆在这里和走了又有什么区别?”
 
  柳云半死不活地道“我是在这里维护会场秩序,保障会议的顺利召开嘛!”接着又斜眼望着追风道“你干嘛去了?”
 
  追风随口答道“随便转转。”
 
  柳云笑道“遇到什么新鲜事没?”
 
  追风望了他一眼,摇摇头道“没有!”
 
  柳云也望了他一眼,扭头望着天空道“真他妈无聊!”
 
  追风的目光也移向了天空,天空很干净,干净得连云都看不到。追风脑子里却是一大堆的东西,由无数个问号组成的东西。
 
  突然,一条绿色的人影从眼前划过,追风和柳云对视了一眼,同时起身,柳云转身向楼上奔去,追风纵身上了房顶。房顶上空无一人,追风趴到漏洞处朝楼内望去,楼内柳云刚刚奔上来,众人正诧异地望着他。
 
  柳云向众人问道“有没有什么动静?”
 
  众人一起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忽然一条绿色的人影从窗户窜入楼内,不做停顿,转身就向一人扑去。追风已经看清,绿色的人影正是沈灵儿,他正手持长剑向一人刺去,那人正是秦戈。楼内众人的注意力此时都还在柳云身上,如此突入其来的变故,没人做出及时的反应,柳云正对着窗口也只喊了一声“当心!”
 
 
 
       刺杀
  
 
  而秦戈更是背对着沈灵儿,听到柳云的呼喊,才顺着他的目光回头望去竟忘了拔剑。条件反射般地身子向后反弹,“咣铛”一声正靠在桌子上,已经没有了退路。
 
  眼看沈灵儿的长剑就要扎在秦戈的脑门上了,突然从旁边,闪电般的伸出一只手来,稳稳的抓住了沈灵儿的手腕,正是天鼎盟的帮主鼎天!
 
  众人正松了一口气,追风却已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大叫一声“当心!”
 
  众人闻言却找不出“当心”是从哪里冒出来,一起抬头在房顶上寻觅。唯有鼎天,听到呼喊立刻使劲一扭,沈灵儿的手腕被抬起,于此同时只见一枚暗器从袖里射出,擦着秦戈的头顶飞出,钉在了墙上。
 
  秦戈两度从鬼门关迈了回来,脸色惨白,半天没有言语,到是周围众人纷纷掏出兵器就要上前将其手刃。追风在房顶看得清楚,又是一声大叫“等等!”紧接着迅速从房顶翻下,顺势就从窗户里窜了进去。
 
  众人眼望窗口又钻出一人,大吃一惊,以为又来了什么敌人,站在窗口的两人想都不想,顺手就是两刀劈来。追风来不及解释,双手左右伸出,捕风捉影。两刀皆被夹中,紧接着飞身左右各是一脚,两人淬不及防,一前一后飞出。
 
  追风不等落地就急忙叫道“先等等!”再一看,根本没人动手,大家都诧异地望着他。
 
  鼎天手里还扭住沈灵儿的手腕,转头向追风诧异道“老板,什么事?”
 
  追风突然一愣,对啊!什么事?自己突然叫他们停手干什么?
 
  追风刚刚的一声“等等”是脱口而出,接下来的一系列行为也是没经过大脑就做了,自己的行为好像是要救沈灵儿?没理由啊!
 
  追风挠挠头,不知如何是好,茶楼内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包括沈灵儿。
 
  追风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不慌不忙地道“我是想提醒各位一下,打架的话得去外边!”
 
  众人一愣,鼎天淡淡地道“老板说的是,只不过我们并没有要打架的意思!”嘴上这样说着,手里沈灵儿的手腕却被攒得更紧了。
 
  沈灵儿疼得忍不住大叫,带着哭腔道“追风,你见死不救啊?”身子不停地摆动挣扎。
 
  追风冷冷地道“是你自己找死,关我什么事?”
 
  柳云看了一眼沈灵儿,向追风问道“你朋友?”
 
  追风头摇得像波浪一样道“不是不是!”沈灵儿气得脸色变成死灰色。
 
  鼎天面露笑容道“此人在老板的茶楼捣乱,老板看该如何处置?”
 
  追风摇着脑袋道“惹上贵帮是她自己找死,但凭帮主处置吧,与我何关?”
 
  鼎天摇头道“茶楼是老板的地盘,任凭我们处置岂不坏了规矩,还是老板来处置吧!”说着,已经放开了抓住沈灵儿手腕的手。
 
  沈灵儿揉揉被捏肿的手,任她再胆大妄为,现在在众多高手的监视下,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追风叹口气道“帮主真要我来处置他?”
 
  鼎天正色道“此处是你的地方,理该如此!”
 
  追风大叫一声“好!”说罢,目光从周围众人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沈灵儿身上,一字一句道“在我的茶楼捣乱,下场只有一个!”
 
  众人大气都未出一口,追风突然严厉地喝道“罚钱!”
 
  此言一出,众人皆目瞪口呆,追风已经向沈灵儿伸出一只手叫道“银两拿来,放你走开!”
 
  沈灵儿机械式地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气呼呼地放在追风手上。追风掂量了几下,点点头道“不错!请!”伸手一指,却不是指向楼梯,而是指向窗口。
 
  沈灵儿也不迟疑,箭步上前一纵,已从窗口飞身而去。天鼎盟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叫嚷着要追,却听鼎天一声大喝“不必了!”然后向追风点头笑道“老板果然是实在人!”
 
  追风微笑道“过奖了!”
 
  忽地,钱隆在旁冷冷道“装疯卖傻!”指得是谁自是不言而喻了。
 
  追风面不改色,上前一抱拳道“原来钱帮主也在这里,在下居然没看到,真是失敬!”刚才他是亲眼看着钱隆上楼的,岂有没看见的道理,这下是十足的装疯卖傻了。
 
  接着追风向众人抱拳道“招待不周啊!大家请随意!”说罢,自顾自的下楼去了。
 
  刚迈下楼梯,却是一愣,他看到沈灵儿就站在门口。
 
  追风走上前道“你怎么还没走?”
 
  沈灵儿低声道“谢谢!”
 
  追风一愣,淡淡地道“谢什么?”
 
  沈灵儿道“谢谢你救我!”
 
  追风道“我可没有,是他非要我处置的,我的规矩就是这样!”
 
  沈灵儿依旧执着地道“还是要谢你!”
 
  追风尚未答话,忽听背后一个声音道“真他妈无聊!”追风不用回头也知道,又是柳云。
 
  沈灵儿脸色微变,稍有些迟疑,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