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你在煮什么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3-8-13 20:10:00  有1101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书宝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知道这里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世界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二十年了,当初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书宝也不知道自己是重生还是穿越,过去几年以后,他发现自己除了一点都没有变衰老的迹象以外,没有异能,没有觉醒,什么都没有,跟自己以前看的那些小说完全不同。
 
  书宝以前不叫书宝,只所以现在叫书宝只是为了让自己不会忘记自己的来处。秦历二世而亡,书宝最佩服的就是祖龙,所以他才改名叫书宝。
 
  自从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在这小村庄,然后出去看到那完全不同于自己以前世界的一切的时候。书宝就知道世界变得不一样了。不过也好,本就厌倦了都市里的一切。书宝发现自己居然很淡定的接受了眼前的一切。同样淡定的接受了放在床头的那本书,一本介绍如何习剑的书。
 
  书宝二十年来一直练习书上说的剑招,说是剑招,其实就两式,荡千军和断阴阳。一扫一刺,这就是书宝二十年来的练习成果。像留下那本书的老人说的,大道至简,贪多不烂。
 
  不管你手中的剑舞得多花俏,我只保持我的本心,一剑破之,天下剑道,唯快不破,刺就是最简单,最快速,距离最短的,就算你知道我的剑要刺向你又如何?只要我让你无法挡住就行了。这就是断阴阳,剑出分阴阳,从此两茫茫。
 
  荡千军,则是完全跟断阴阳两种不同的手法,讲究剑出无法,以不可捉摸的方式,空中诡异的线路,用来对付大群的敌人,当然用在跟自己差不多的人的身上就不那么灵光了。
 
  书宝是个没有追求的人,在以前的世界里,没有追求意味着是个废物,但是在这里却没人管他,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书宝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没有想过争霸武林,也没有想过仗剑江湖,甚至二十年来,他都没有想过离开这个安静贫穷的小村庄,他一天的消遣,除了练剑以外,就是睡觉跟看村里人干活,他自己是绝对不会去下地干活的,因为他不会,也不想学。
 
  又是一天的清晨啊,书宝坐在床头呆呆的看着窗口。窗口刚好对着新出的太阳,书宝喜欢刚出的太阳照着自己的感觉,那样会让他感觉他也像刚出生孩子一样,纯净而又充满朝气!
 
  “啪啪啪”陡然传来一阵拍门声,书宝苦笑着从床上起来。“书宝叔叔,快起床啦。”话还没落,只见门就被人推开。初生的阳光下,只见一个小脑袋从门口探出来,稚嫩的脸庞上一对不是很大的眼睛闪闪发亮。见书宝已经起床了,一下子就跳进房里。然后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了两圈,冲过去一下子抱着书宝的腿,抬起头对书宝说道:“书宝叔叔,你不是说要今天带我进山的么?我怕你忘记了,特意来叫你的,嘿嘿。”说完对书宝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脸。
 
  “小溪啊,你可是女孩子啊,怎么可以老是这样子随便的闯进别人房里。”书宝摸摸小孩的头,苦笑道。
 
  “什么嘛,我敲门了的好不好。再说了,我可是只有在书宝叔叔你这里才这样啊!”小溪撇撇嘴,说道。
 
  “好吧好吧,你先放开我。让书宝叔叔先洗漱下好不好?”书宝无奈道。
 
  小溪是书宝家隔壁的小孩子,两姐妹。姐姐小茹文文静静的,说话都不敢大声。可小溪完全是两个样子,成天像个野孩子一样,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黏着书宝。这次书宝要去打猎,小溪缠着他非要一起去,书宝最后没办法了,只好答应她。没想到,小溪居然会一大早就来叫门。
 
  书宝洗漱以后,小溪便迫不及待的拉着他往外面走去,“走啦走啦,妈妈说,叫我来叫书宝叔叔你去我家吃早饭。”小溪一边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说道。
 
  书宝无法,只好顺着她往外面走去。走到屋外,便看到到处都是早起忙碌的人们。
 
  “小三起来了啊,今天又是给小溪吵醒了吧?”一个端着菜篮的大婶在屋前对书宝说道。对眼前的一幕早已经习惯了。
 
  “大妈早啊。”书宝笑着对大婶挥挥手。
 
  “才不是嘞,我去的时候书宝叔叔早就起来。”小溪鼓着个脸对大妈说道。
 
  大妈闻言,便冲小溪说道:“是吗?那你一大早上不是白准备了?”
 
  “额。。。”小溪一听大妈这样说,两眼珠子一咕噜,然后扬起头对书宝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书宝一扭头,果然看见自己屋前的门口外面摆着一个小小的水桶,水桶里面还有一大半的清水在里面。
 
  “小家伙,你又想干什么?”书宝低头对小溪说道。果然啊,我就说今天小家伙怎么那么急着拉我走。
 
  “没有啦,我本来是打算给叔叔你洗脸用的啊。看我对叔叔细心吧?”小溪笑嘻嘻的对书宝说道。
 
  是洗脸啊,不过是看怎么洗啊。书宝对小溪的恶作剧已经习以为常了。摸了摸小溪的头,对大妈说道:“大妈,我们先去吃早饭了,回来给您带个兔子。”“那就多谢你啦,呵呵。”大妈笑道。书宝不会种地,经常去山上打猎。经常给村里的人送些野味。
 
  书宝跟大妈打完招呼,便随着小溪往她家走去,一路上大家都和善的打着招呼。对书宝这个二十年忽然出现在这个村子的人,大家也都习惯了。重要是书宝对人够好。至于书宝二十年如一日的样貌,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啊爹,啊妈,我回来了。”还没到家门口,小溪便在那喊道。
 
  “回来了就回来了,喊什么。”门内传来一声笑斥。只见一个中年汉子从门内走出来,“书宝兄弟,你来了啊,这小丫头今天没捣乱吧?”
 
  书宝低下头,便看到小溪对着他做出一个可怜兮兮的样子。“没有没有,我今天起得早点。”书宝忽然一笑,对那中年汉子说道。
 
  “什么嘛,说了那是给你洗脸的啊。”小溪一下就急了,对着书宝的腿一阵拍道。
 
  “好了好了,我还不知道你个丫头啊,快点带你书宝叔叔进来。”中年汉子笑道。
 
  小溪笑嘻嘻的对书宝做了个鬼脸,然后就拉着他的走往屋里走去。走进屋里,只见中间的饭桌上放着一盘馒头,一锅稀饭,还有几碟小菜跟一碟腊肉。
 
  “来,书宝兄弟,坐这。小溪她妈妈在准备点干粮,马上就出来了,我们先吃。”中年汉子一边拉开凳子一边对书宝说道。“小溪这丫头跟你去打猎,就要麻烦你多照顾了。”
 
  书宝也没客气,来小溪家吃饭已经很多次了,所以也没那么多的讲究。“对了李哥,听说最近外面又开始打仗了?”书宝端起一碗稀饭喝了一口,然后对着那中年汉子问道。
 
  因为书宝几十年如一日的样貌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样子,而他本人又是穿越过来的,性子本就比较淡然,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他便对看起来年纪比他大的人都是叫哥,大家伙开始还是不习惯,后面便是见得多了,便也都不再奇怪了,反正对书宝这个人来说怪事也不止这一两件了。只要他对村里人没什么坏心思就行了,山村里的人就是那么淳朴。
 
  “是啊,这天阳国跟我们大明国又开始打起来了,听说都打了一个多月了。”李哥夹了一口咸菜回答道:“上次我去落城的时候听城里人在那议论,说是这次跟我们大明一个皇子遇刺有关,打得还挺厉害的。”
 
  “大明皇子遇刺?”书宝放下筷子看着李哥问道,随即又拿起筷子,夹了块腊肉。“李嫂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啊,这肉炒的火候刚刚好啊。”
 
  “好吃你就多吃点吧,你要愿意吃,你来李嫂就给你做。”一个爽朗的女声从门帘后面穿来,只见一个样貌平平但是身上收拾得很干净利索的女人从后面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盘子的馒头。后面跟着一个同样收拾得很干净的女孩子,那女孩子怯生生对书宝说道:“书宝叔叔,早上好。”
 
  “小茹你好。”书宝放下筷子,冲那女孩子打了个招呼,又对李嫂说道:“哈哈,那可多谢嫂子了。你知道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吃啊!”
 
  李嫂走到桌前,把那盘馒头放在桌子上,拉着小茹坐在李哥的旁边,笑着对书宝说道:“行啊,只要秦兄弟你愿意来。对了,这是给你跟小溪准备的,在路上也可以填填肚子。”
 
  “嗯,多谢李嫂。等会我会拿好的。现在嘛,我还是好好享受这美食吧。”书宝大笑道。
 
  李哥也笑道:“你啊,平常叫你来吃饭吧,又经常不见你来。现在又答应得那么爽快。下次你可得记得你自己说的话啊!”
 
  “就是,可别到时候又叫不到你的人。”李嫂也笑道,一边说着一边乘了碗稀饭递给小茹。又把一旁正吃得欢快的小溪拉着坐在凳子上。“你给我老实点,女孩子没个女孩子样。你姐就是太文静,你就是太顽皮了。”
 
  “那是妈妈你把姐姐的顽皮全部放在我身上了啊!”小溪一边坐下一边调皮的回答道。
 
  “是啊是啊,都是妈妈的错好了吧?”李嫂宠溺的帮小溪把嘴角的稀饭擦去。
 
  “才没有嘞,妈妈是全大陆最好的妈妈。”小溪扭着身子对李嫂撒娇道。
 
  李哥跟书宝一听,全部都笑起来了。这小家伙,虽然调皮,但是却是个小开心果啊。
 
  “对了李哥,我们这次打算去两到三天。”书宝把最后一口稀饭喝完,抹了抹嘴。然后对李哥说道:“我会好好照顾好小溪的,你们别担心。”
 
  “对啊,书宝叔叔会好好照顾我的。”小溪见状也放下碗对李哥李嫂说道。
 
  “有你照顾小溪我们当然放心了。”李哥跟李嫂相视一笑,说道。
 
  “对了小茹,最近的你学习怎么样了?”书宝对着小茹说道。
 
  小茹因为性子太过安静,平常也多呆在家里不出门。书宝见她如此,便把自己以前世界的那些诗词歌赋,天文数学编成一个册子,虽然说不有多深奥,但是小茹一见却是视如珍宝,现在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而书宝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算好心办坏事。
 
 
 
      进山
 :
 
  “书宝叔叔你是不知道啊,姐姐现在都是整个的痴迷了,整天嘴里就念叨着那些东西,我都一点都听不懂。”小溪在旁边急忙的回答道,她吃饱以后就拿个小包袱在装着那些馒头。
 
  李嫂在旁边帮着小溪弄着吃食,对书宝说道:“还是得多谢秦兄弟你啊,以前是怕她在家里闷坏了,现在有秦兄弟你教她的那些学问,不但长了她的见识,而且家里很多事都方便很多了。”
 
  “呵呵,那也是小茹自己聪慧啊。其实这些也是我以前学的,虽然不是什么很深奥的东西,但是小茹愿意学我便教给她了。”书宝笑道。
 
  小茹在一边小口的吃着馒头,一边小声的回答道:“我很喜欢学的,秦叔叔教我那些学问,好多我都不懂,学习起来很有意思。”
 
  李哥也在一旁说道:“孩子喜欢就好,小山村没什么有学问的人,小茹遇到秦兄弟也是她的福分。”
 
  小溪把小包袱背在背上,冲书宝说道:“叔叔,好了,我们走吧。”
 
  书宝站起来,对李哥李嫂说道:“那李哥我们就先走了,这次就是带小溪去见识下,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李哥也站起来,对书宝说道:”秦兄弟你的身手我当然信得过了。“
 
  书宝拉着小溪的手,低头冲她说道:“走吧,跟我回家收拾点准备上山的东西。”
 
  小溪忙不迭的点头道:“好啊好啊,咱们快走吧,等下今天又过去了。”
 
  李嫂在旁边苦笑道:“你这个丫头,现在一大清早的你居然就说一天要过去了,有你那么急性子的么?”
 
  小溪对着李嫂做了个鬼脸,也不回答,笑嘻嘻的拉着书宝往外走去,书宝也一脸无奈的跟在后面朝着门外走去。
 
  小溪一出了门外,便放开了书宝的走,一路蹦蹦跳跳一路把路边的草啊花啊一顿乱扯,书宝无奈的在后面说道:“小溪,别玩了,收拾好东西我们好早点上山。”
 
  小溪一听书宝的话,一下子蹦到书宝面前,仰着头对书宝问道:“秦叔叔,我听隔壁小虎说,上山要带好多东西的,咱们两个人拿得下么?小虎他爸爸他们上次山都是好多人一起的,还有山上的野兽凶不凶啊,秦叔叔你都那么瘦小,打不打得过啊?”
 
  书宝一听小溪的话,便感觉一阵好笑,对小溪说道:“放心好了,不会让你背很多东西的,至于带多少东西嘛,等会你就知道了。”
 
  “哦。”小溪一听书宝的话,便答应了一身,转头又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去,不过却是没在糟蹋路边的花花草草了。
 
  一路走回书宝家里,书宝从床的里侧拿出一把剑背在背上,又取出一个皮囊挂在腰间。
 
  剑是跟剑谱一起放在床头的,书宝也不知道这两样东西到底是从何而来,不过依他的性子,想不通的便是不想了,存在即是道理。
 
  小溪则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套小小的弓箭,那是她知道这次要进山以后缠着书宝给她做的,她喜欢得不得了,便存放在书宝这里,每次来都要拿出来好好把玩。
 
  书宝知道小溪的好奇心旺盛,虽然弓箭不是很大,但却是完全按照记忆中那些军用弓的设计来的,弓不大威力却不小,小溪放在他这里他也是很放心的,就算是她想带出去也不会让的,小溪太调皮,怕她拿出去不知轻重闯了祸。
 
  小溪围着书宝转了一圈,背着手站在书宝面前对书宝说道:“秦叔叔你就带这些东西啊?”
 
  书宝举起手,转了一圈,对小溪说道:“对啊,怎么了?”
 
  小溪嘟着嘴巴冲书宝说道:“那你的弓箭嘞?”
 
  弓箭?小溪不会真以为自己会像那些普通猎户一样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世界的原因,这里的野兽体型比以前世界的野兽更加庞大,而且也更具有灵性跟攻击性,对于搏杀更是具有天赋,所以一般的人都不会以打猎为生。而书宝刚开始却是为了磨练自己的剑招,小村里没有什么懂武的人,稍微知道点的也是一些庄稼把式,而书宝也不乐意去外面找什么高手来试招,便把主意打到村后面的山上了。刚进山那时候不知道深浅,却是吃不了少苦头,甚至有几次都差不多送命了,但是危险带来的却是剑术的进步,现在山里的野兽不管是什么种类,都已经抵不过他一招了。现在的进山打猎只是为了改善下生活,而他又不会别的生活技能,平常便也是打些猎物跟村里人换些生活用品之类的。
 
  “走吧,进山了。”书宝回过神来,冲小溪喊道。
 
  小溪一听,便举起双手,朝着门外冲去,一边跑一边叫道:“上山咯,上山咯。”书宝跟在后面,无奈的摇摇头,顺手把门带上。
 
  “秦叔叔啊,山上都有些什么好玩的啊?会不会有那种大老虎一下子跳出来啊?”小溪一边说一边还做出一个哇唔的鬼脸。
 
  “有啊,不但有老虎还有熊啊狐狸啊那些的。”书宝一边笑看着小溪调皮一边回答道。
 
  “额,不怕,我有弓的。”小溪自信满满的拍了拍挂在腰间的小弓,随后又对书宝说道:“我会保护好秦叔叔的。”
 
  书宝笑道:“那可说好了啊,我就全靠小溪你保护了。”
 
  小溪点了点头,又拍了拍胸脯,对书宝说道:“放心吧,一切有我。”书宝听到,一下就乐了。
 
  书宝跟小溪收拾好东西以后就朝着村后面的大山走去,村子叫大李村,而后面的大山则叫大行山,大行山起起伏伏几百里,在山脚着起起落落的坐落着许多像大李村这样的小村子,因为野兽的缘故,虽然靠着山,但是靠山打猎的人却是不多,通常最多的也就是上山挖些药草之类的,所以大行山的野兽还是挺多的。
 
  而小溪因为是第一次进山的缘故,一路像出笼的小鸟一样,到处的活蹦乱跳,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精神,就算是个成年人赶了那么多山路,只怕也没她那么好的精神。
 
  书宝一路悠闲的跟在小溪后面,任由她在前面胡闹,过了一阵子,看小溪的精神平复了点,便对小溪说道:“小溪,秦叔叔上次叫你那套跑步的方法学得怎么样了?”
 
  “啊,都记着嘞。”小溪一听,楞了一下,又赶忙回答道。
 
  书宝似笑非笑的对小溪看了一眼,说道:“记着啊?那好,这山上的环境刚好合适你练习,你就演示一遍给我看看吧。”
 
  小溪一下子垂下了头,无精打采的回答道:“那好吧,不过秦叔叔你可不许骂我。”
 
  书宝笑着在小溪头上拍了拍,对她说道:“你个顽皮鬼,就知道你天天只知道玩,没好好听话练习。”
 
  小溪抬起头对书宝吐了吐舌头,然后又说道:“那都是秦叔叔你啊,又不许我在别人面前那样跑,只让我一个人的时候悄悄的练习,我哪里会有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嘛!”
 
  书宝无奈的说道:“知道了,你跟着我后面,看着我怎么跑的啊。”
 
  说着书宝便脚尖一点,朝着山石之间跑去,而小溪也面容一收,认真的盯着书宝的步伐,在后面跟着跑去。这套身法叫随心变,是记载在剑谱后面的唯一一套身法,讲究的是万物随心,本心通透。书宝性子淡然,万事无求,施展这套身法时好似那翩翩神仙,浑身不带一丝烟火气,而在后面的小溪则是完全的另外一个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跳脱的猴子。
 
  小溪虽为了贪玩,却也是个心里明白的孩子,平常虽然因为书宝规定的缘故,练习得较少,却也是没有真的把这身法丢下,而她本人对于这样不拘一格的身法也是有着难以想象的天赋,书宝在前面也是特意放慢很多,所以小溪跟在后面也不显得吃力。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也快到中午了,书宝见渐渐的差不多进到大行山中层了,便停了下来,对小溪说道:“好了,看来你也是没有真的丢下我教你的东西,你要是有你姐姐学习学问的一半努力,现在也不止这样了。”
 
  小溪也跟着在后面停了下来,双手撑着双脚在那喘着气,一听书宝的话,便像个炸毛的小猫一样,一下子冲到书宝面前,鼓着双眼对书宝说道:“秦叔叔你怎么能这样说嘞,姐姐那是天天呆在家里,捧着你给的书时刻不停的看。而我的只能在没人的时候自己悄悄练习,这怎么能一样的比。”
 
  书宝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无奈的摸了摸小溪的头,说道:“好啦好啦,是秦叔叔不好,小溪最厉害了好吧?”
 
  小溪把头一扭,朝着旁边哼了一声,然后双手抱胸,说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书宝见安抚好了这小家伙,便对小溪说道:“嗯,既然小溪那么厉害,那秦叔叔就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吧。今天的中午饭就吃小溪你打的猎物。”
 
  小溪一听,急忙把头扭过来,满脸笑容的说道:“真的真的?秦叔叔你说的是真的?真的让我去打猎?”
 
  “当然是真的,说好了啊,我就在后面看着不动手,要是小溪你没打到猎物,咱们两今天就饿肚子。”书宝说道。
 
  小溪一听,就把身子一扭,朝着山林走去:“放心吧秦叔叔,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山中
 :
 
  天色渐渐的黯淡了,书宝便找了一处以前常落脚的地方带着小溪准备休息了,而小溪在山里野了一天了,也没有刚开始那么有精神了。
 
  书宝好笑的看着躺倒在地上的小溪,这小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还真是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啊。刚上山那会,小溪简直就是像出笼的鸟一样,东蹦蹦西跳跳,而现在又像个男孩子一样完全没有一点形象的躺倒在地上。
 
  而小溪确实是很有天赋,除了刚开始遇到的几个猎物以外,在书宝提点她几句以后便完全掌握了技巧,后面书宝就完全不出声了,任由小溪自己在那发挥,而小溪也是人小鬼大,碰到那些大型的野兽从不去招惹,只是打些野鸡啊兔子这些的,还别说,一天下来还真是打了不少的东西。通过对猎物的追踪跟捕抓,小溪对于随心变的理解也是更上一层楼了。
 
  书宝走到小溪的身边,踢了踢她摊开的右腿,对小溪说道:“起来了小溪,不准备吃饭了吗?”
 
  小溪把身子往左边一侧,捂着头低声的回答道:“不要,我中午饭都没吃,又追着那么多的猎物跑,让我休息会。”
 
  书宝在一边好笑的看着小溪,说道:“没吃中午饭是怪谁啊,不是你答应了猎物是你打的么。再说了,那么多馒头不是全部给你吃了的啊。”
 
  “不要,反正我就是饿,反正我就是不想动。”小溪继续抱着头躺在那,说什么也不起来。
 
  书宝听了,转身朝着湖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那好吧,那我就做我一个人吃的好了,小溪你躺在那睡觉好了。”
 
  小溪一听连忙一咕噜爬起来,跑到书宝身边跟着书宝向湖边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问道:“秦叔叔我开玩笑的嘞,你说吧,要我干什么,我小溪什么都会做,但是千万别让我饿肚子啊!”小溪说完还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像一只给人丢弃了的小猫一样看着书宝。
 
  书宝好笑的看着小溪,把她伸到自己面前的头扒拉到一边去,然后对她说道:“好了好了,你别再做出一副这样的样子了,难道我还不知道你啊。去,去拣些柴火回来,秦叔叔给你做好吃的。”
 
  小溪吐了吐舌头,便去捡干柴火去了,而书宝则在湖边把准备做晚饭的几只野鸡处理了。
 
  吃过晚饭,两人躺在火堆旁边,小溪仰躺着看着天上的星星,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对书宝哼哼唧唧道:“秦叔叔,你弄的那个真是太好吃了,每次吃都撑得我好饱啊。”
 
  书宝也仰躺着,嘴巴里叼着根野草,听了小溪的问话,他双手放到头下,对小溪说道:“每次吃东西你都要抢着,那么多还怕吃不饱啊,现在撑到了吧?”
 
  小溪笑嘻嘻的回答道:“那还不是秦叔叔你弄的太好吃了,我要是不表现夸张点不是太辜负你的好手艺了啊。”
 
  “是啊,就你有道理好了吧?”书宝懒洋洋的回答道:“这次吵着进山,感觉怎么样?”
 
  小溪一听,一个转身坐了起来,盯着书宝的脸说道:“好玩啊,不过最让我惊讶的还是秦叔叔你啊。”
 
  书宝对小溪的目光无动于衷,依然那样懒洋洋的说道:“我怎么让你惊讶了?”
 
  小溪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又躺下,学着书宝的样子在地上扯了个根野草放进嘴巴里,然后回答道:“还不是给秦叔叔你的剑吓到了,原来秦叔叔你的剑法那么厉害啊,哗,一剑过去我就看到那只大笨熊倒下了。”小溪说的是一次她打兔子的时候追着一只兔子跑,一没留神就撞上了一只大黑熊。书宝见状,怕小溪受伤了,连忙就施展身法用断阴阳把那只熊杀了。小溪当时看着那场面,眼睛都瞪直了。
 
  “那我以前叫你学剑的时候怎么见你跑得那么快。”书宝说道。以前书宝要教小溪身法跟剑术,小溪学了身法以后嫌学剑术太麻烦,一咕噜的就跑了。
 
  小溪仰头一阵干笑,连忙道:“我那不是不知道那么厉害么,以后我一定好好学,哈哈哈哈。”
 
  书宝也不说破小溪的谎言,叫她安安静静的静下心来学剑术?书宝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了,身法是她一天到晚的到处跑,不自觉的就会在练习,剑术?等几年小溪大点心定下来以后再说吧。
 
  “好了,小溪你睡觉吧,今天在山里跑了一天也累了,明天我们在打几个猎物就下山了。”书宝坐起来,把嘴里的野草扔掉了,又扯了根新的放进去,抱着剑坐到小溪的外侧说道。
 
  小溪用手拍了拍嘴巴,打了个呵欠,对书宝说道:“嗯,好的秦叔叔,那我先睡觉了。”
 
  书宝笑着摸了摸小溪的头,把剑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双手抱膝,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明月,自己的家乡月色没有这么美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书宝早早的把小溪叫醒,小溪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含糊的对书宝说道:“早啊,秦叔叔。”
 
  书宝一边弄着火堆上的吃食,一边对小溪说道:“早,小溪,赶紧的去洗洗脸,来吃早饭吧。”
 
  “哦。”小溪回答一声,又眯着双眼往湖边走去。
 
  书宝笑着摇了摇头,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火堆上,那是他早上去采的一些野菜,加上湖里抓的一条鱼熬的一锅汤,锅则是以前带进山里存放在这的。书宝不喜束缚加之山上也无他人,就没搭屋棚之类,每次进山都是席地而眠。这次倒是害的小溪跟着他受苦了。
 
  书宝正搅拌着锅里的鱼汤,忽的心里一动,他把头往后面一仰。只听见后面忽然传来一声惊叫,扭头一看,小溪双手湿漉漉的,其中一只正在自己的额头上摸着,一边摸一边在那呲牙咧嘴。
 
  书宝屈起手指在小溪额头上一弹,对她说道:“小捣蛋,这下自己吃亏了吧?”
 
  小溪一副委屈的样子,撅着嘴对书宝说道:“秦叔叔你怎么这样,我只是,想从后面看看而已,你看你把我的头都撞红了。”
 
  书宝重新把头转回来了,也不在意小溪可怜兮兮的样子,对她说道:“好了,别装了,准备吃早饭吧。”
 
  小溪见书宝不搭理她,就也不再揉自己的额头了,转眼又一想,一下子扑到书宝后面,把两只手快速的往书宝后领里面一伸,在里面折腾了一下又快速的拔出来,然后笑嘻嘻的跑到书宝对面坐着。
 
  书宝打了一个冷颤,哭笑不得的对小溪说道:“你个调皮鬼,也不怕我怕汤弄洒了。”没想到,最后还是给她整到了。
 
  小溪在对面看着书宝,也不说话,就这样笑嘻嘻的看着他。书宝无奈,拿着一个碗递给小溪,说道:“吃吧,今天还是看你表现。”
 
  吃过了早饭,书宝把东西收拾好,便带着小溪重新出发了,这次进山不光是为了打猎,在李哥那得到确实是打仗的消息以后,他便打算采些草药给李哥带到落城去卖,虽然自己用不到钱,但是也可以给村里的乡亲们改善下生活。
 
  书宝以前进山的时候路过一块地方,他也不知道那叫什么,便自己给取了个名字叫水龙涧,因为那有一条瀑布垂下,彷如一条水龙从天而下,在那山谷四周长满了各种药草。书宝以前偶尔也会来采些带回去,交给李哥拿到落城卖了换些衣裳布料之类的东西。这次他打算多采点,打仗了药材自然也涨价了。
 
  小溪跟在书宝的屁股后面,吃了早饭以后,她的精神又恢复了,一路上跟着书宝施展着随心变,有时候看到什么花花草草的偶尔也会调皮的一脚踩过去。
 
  “秦叔叔,你这是带我去哪啊?不是说今天再打几个猎物就下山的么?”小溪一脚把一株野草踩倒以后冲书宝问道。
 
  书宝悠闲的走在前面,也不回头,回答道:“带你去看点好看的东西,保证你会喜欢上的。”
 
  小溪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了,猛窜了几下,对书宝问道:“什么好玩的?秦叔叔你快跟我说说。”
 
  书宝听了,也不回答,只是神秘一笑。小溪急得在他周围窜来窜去。
 
  一路上不管小溪如何的询问,书宝就是闭口不言。这小家伙,早上居然还敢捉弄我,这下也得让她急下。而小溪也确实是没辜负他的期望,一路上是一刻都不安宁,时刻想着从书宝那套弄出他所谓的秘密。
 
  小溪又一次窜到了书宝的面前,死劲的拉扯着自己的面皮,对书宝说道:“秦叔叔,你就好好好心告诉我好不好?我都快急死了。”
 
  书宝停下来,对小溪扬了扬头,说道:“到了,自己看。”
 
  小溪一转头,只见一座崖谷好像给人劈掉一块一样,直愣愣的立在眼前,从中分开一道缝隙,一条白练仿佛从天而降,在缝隙中喷涌而出,垂落在崖下的一个深潭之中。
 
  两边腾漫而起的水雾中,各种奇型山石、古怪老树在其中若隐若现,好像其中隐藏了万千人影,正看着外面在窃窃私语,又如桃源仙境,若隐若现,想让人一探究竟。
 
  书宝相信,不管是谁,第一次见到这个景色的人一定会被其所震撼,就算是书宝自己,来这看了许多次了,也还是深深沉浸在大自然的魅力里面,最重要的是,这里也是书宝练剑的最佳场所,荡千军就是在这才真正达到大成的,从上而下的水流,变化无常的潭水,还有隐于水汽中的树木山石,这一切都是书宝练剑的最佳伙伴。
 
  小溪一下子就看呆了,而后便直接冲到潭边,双手掬起一把水,然后高高扬起,阳光中,各种水珠映射出不同的光芒,小溪看着自己的杰作,拍着手掌,乐得哈哈大笑。
 
  书宝则是站在后面,双手抱胸看着小溪,虽然小溪平常跟个男孩子一样,却也是有着女儿心态的,现在奔跑在水潭旁的小溪,就显露出她女儿的一面,不同于平常顽皮的一面,虽然同样的不安分,同样的拍手大笑,脸上带着的却是女孩特有的娇羞。
 
 
 
      惊变
 :
 
  书宝任由小溪在潭水里嬉戏,而自己走到潭边,四周采摘合意的药草,深山中人迹罕至,而这又是天地灵秀,不少药材都长势不错,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罕见稀有的药材。
 
  等书宝摘好药草,回去找小溪的时候,却见她坐在潭边的一块石头上,鞋子放在一边,双脚伸到潭水里,不时的用脚丫子把潭水挑起甩向空中,一个人正玩得不亦乐乎。
 
  小溪刚转头准备寻找书宝的时候,见到他在那采摘药草,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就没有去打扰书宝了。
 
  在潭边采摘完了药草,书宝带着小溪又在山中寻找了一些猎物,这次没有再让小溪一个人打了,书宝自己也是快速出手,解决掉几只大型的野兽,将野兽身上比较值钱、难得的东西割下,其他的就扔了,毕竟他们就两人,小溪又是孩子,带不了那么多东西。
 
  等到快中午的时候,两人便携带着猎物朝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上依然是书宝在前,小溪在后,随心变的身法在两人脚下施展着,小溪的身法经过这两天的实战也是进步了不少,比起以前显然是更具神韵了。
 
  “小溪,回到村子以后别跟大家说秦叔叔剑法的事好吗?”书宝对着小溪说道。
 
  小溪回答道:“为什么啊,秦叔叔那么厉害,让大家知道不好吗?等以后小虎他们在欺负我的时候,我就拿秦叔叔你来吓唬他们。”
 
  书宝停了下来,转头对小溪说道:“小溪乖,秦叔叔以前不让你在别人面前练习身法跟秦叔叔自己不显露剑法的原因是一样的。秦叔叔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跟大家一起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好。”
 
  小溪闷着头,低声回答道:“哦,知道了秦叔叔,我不会说的。”这个小丫头还在为失去一个震慑小虎他们的后台而懊恼。
 
  书宝见小溪这样,也是无奈的笑了笑,没去管她,小丫头的情绪来的快也去的快。
 
  等到天色昏暗的时候,书宝两人也到了离村不远的地方了,两人便没在施展身法了,离得近了怕熟悉的人看到。
 
  “秦叔叔,你看那,村里今天是不是有什么活动啊?”小溪蓦然抬起手,指着天边的一道烟柱,烟柱的下方正是大李村的中央。
 
  书宝抬头一看,只见那道烟柱冲天而起,并不像是村里人会燃放的样子。书宝的眉毛骤然的皱到了一起,而后低头对小溪闷声道:“小溪,施展身法,赶紧回村看看。”
 
  小溪一听书宝的话,顿时慌了神,连忙施展着身法跟着书宝后面朝着村里跑去。
 
  一进村口,便见到村民们房子的门都给人踹开歪在地上,而家具更是被抬出来到处扔着。书宝一下冲进离他最近的那户人家,背上的剑更是在奔跑的时候便拿在了手里。推门进去一看,只见一个大汉仰头靠在屋中的饭桌上,手里握着一把砍柴的刀。书宝靠近一看,只见大汉双眼圆睁,却也是断气多时了。
 
  小溪跟着书宝来到这房子前,不过她却是在门口停下没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小溪的双眼顿时就泛红了,喊道:“大牛叔叔。”小溪常来这家玩,大汉虽然人长得粗狂心地却是很善良。书宝又把帘子掀开进到里屋,刚进去抬头一望,便又马上退了出来,里面一个妇女仰躺在床上,也是断气多时了,衣裳被撕成碎布,下身更是一片狼藉。
 
  书宝回头见小溪站在门口摇摇欲坠,走过去对小溪说道:“走,小溪,赶紧回家看看。”
 
  听到书宝的话,小溪一下子回过神来,伸手在眼睛上一抹,也不跟书宝招呼,转头便朝着家的方向冲去。书宝在后也跟着冲了过去。
 
  小溪一冲到家门口,见自己家的门同样给人踹开在一边,便着急的冲里面喊道:“阿爹阿妈,姐姐,你们还在吗?阿爹阿妈。”一边喊着一边往门内冲去。小溪冲进门里,便一下就楞在那里了,只见眼前的屋内是一片狼藉,李嫂的衣裳虽然给人撕破却被她捂得好好的,李哥拿把柴刀护在她的身前。两人坐倒在屋子左边的角落里,一把长剑从李哥的腹部直穿过李嫂,把两人都钉在了墙上。
 
  书宝在后面进来,见到眼前的一幕场景,握住剑的左手上青筋暴起。而后见小溪楞在屋中间,便走过去,抱住小溪的头靠在自己的身上。
 
  小溪也不反抗,任由书宝抱住她,两眼只是直愣愣的盯着李哥李嫂。书宝拍了拍小溪的头,说道:“想哭就哭出来吧。”
 
  小溪一下子挣脱了书宝的手,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扯着头发,仰天大叫到:“啊啊啊……。”
 
  书宝在后面看着小溪,也不去阻止她。等过了一会,小溪好像给什么惊到了,一下跳起来朝里屋跑去,一边跑一边念叨:“姐姐,对了,还有姐姐。”书宝也一下惊醒了,连忙跟着小溪往里屋走去。只见里屋里给人翻得乱七八糟,小溪把东西拼命的翻转,却是不见小茹的身影。
 
  小溪翻找了一阵见不见小茹的身影,便又转头朝着外面跑去,书宝跟着跑了出去。小溪一边跑一边喊道:“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啊姐姐,我是小溪啊,我回来了,姐姐你还在吗?”
 
  书宝一路走来,只见村里的人有的躺倒在家门口,有的躺倒在路上,来到村子中央的广场的时候,更是见到了令他咬牙切齿的一幕,只见村的大部分人都给人堆在一起,血流得广场周围都汇成了一条条的小溪,而尸体上更是给人泼了一层油,用火把点着正燃烧着,书宝二人在村外见到的浓烟就是这里升腾上去的。书宝站在广场前面,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一幕,只有他时紧时松,用力握住剑的左手暴露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小溪呼喊了一阵子以后,见没人答应,捂着头跪在路边上正呜呜的哭着。
 
  书宝走过去,对小溪说道:“别哭了,先把李哥李嫂还有村里人安葬好。”
 
  小溪抬起头来,泪眼汪汪的看着书宝。书宝叹了口气,伸手拉起小溪,牵着小溪的手朝着李家走去。
 
  一晚上,书宝跟小溪两人都没有说话,书宝把村里人都抬出来放在一块平地上,而小溪则是把他们的衣服整理好。书宝用手中的剑在村外挖了一个大坑,把大家伙都葬在了里面。小溪则是把李哥李嫂放在另一边,书宝又帮着她挖了个小坑,把李哥李嫂埋葬了,又砍了两块树桩分别立在两座坟头。而后两人便默默的跪在两座坟前。
 
  两人就这样子啊坟前一直等到天色大亮,书宝见小溪不一直呆坐着不说话,他便起身,走到小溪身边,对小溪说道:“小溪,我在整理你家的时候发现我写给你姐姐的书册不见了,而你姐姐经常穿的几件衣服也不在,不像是遭遇不测或者是逃跑的样子。”
 
  小溪一下就回过神了:“对对对,我还没找到姐姐,我还有姐姐。”
 
  书宝抱住小溪,对小溪说道:“好了小溪,秦叔叔在这里,你先冷静下,想想你姐姐可能去哪里。”
 
  小溪趴在书宝的怀里抽泣了一会,又自己站起来,说道:“嗯,我要冷静,我要冷静,我还要找到姐姐,还要给阿爹阿妈报仇。”小溪一边说一边用手拍打着自己的脸颊。
 
  书宝见到小溪这个样子,心里一阵疼痛,他又把小溪抱在怀里,安慰道:“小溪不怕啊,秦叔叔在这里的,没事的没事的,秦叔叔会带你找到姐姐的。”
 
  小溪从书宝怀里抬起头,对书宝问道:“秦叔叔,我想跟你学那剑法,你教我好不好?不管多苦我都可以的。”
 
  书宝回答道:“嗯,只要小溪你想学,秦叔叔一定会教你的,小溪你想想小茹最有可能去哪里,你阿爹他们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你姐姐最近可能出门。”
 
  小溪低头想了想,对书宝说道:“上次阿爹好像说有个叫什么苦叶的什么人打算收姐姐做徒弟,当时阿爹说太远了没同意,那个人说过段时间再来,后来姐姐自己说想跟着那人去学什么本事,阿爹就说等她来了就让姐姐跟着去,会不会是那人把姐姐带走了?”
 
  “苦叶?”书宝一阵皱眉,听起来好像是出家人的名号啊。“那你知不知道那个苦叶她是哪里的啊?”
 
  小溪又想了想,回答道:“听阿爹说是挺远的,但是那个人没告诉阿爹到底是在哪里。只是说姐姐跟去学几年以后,会让姐姐回家来看我们的。”
 
  书宝听完了,想了下,对小溪说道:“好了,既然知道对方叫苦叶,我们出去打听打听,总是会找到线索的。既然知道你姐姐是跟着苦叶去了,那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
 
  书宝把自己的剑背在身上,又拿起放在一边一把剑,说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这把剑的主人,然后给村里人报仇。”
 
  小溪一听,也是双眼恨恨的盯着那把剑,说道:“对,我一定要找到那人,看看到底是谁,要把我们大李村那么多人全部都杀光了。”
 
  书宝看着小溪眼里仇恨的目光,不由的发出一声长叹。虽然说他性子淡然,但是这生活了二十年的村庄给人烧了,相处了二十年的乡亲给人杀了,无疑也是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怒火。
 
 
 
      进城
 :
 
  书宝一身青衫,背上背着一个长型包裹,里面放着剑谱跟杀死李哥两口子的剑,左手握着自己的长剑,右手则牵着小溪。小溪跟在书宝旁边,跟书宝同样的一席青衫,头发在头上高高绑起,两边鬓角不同于书宝的垂下两缕秀发。
 
  书宝站在落城的门口,盯着眼前这像是家乡古装电视剧里常出现的城墙,不由的发出一身感叹。这是书宝穿越来以后第一次离开大李村,原本书宝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那座小小的村庄的。幸好小溪以前跟李哥来过落城,要不书宝还真不知道怎么来。
 
  “小溪,我们进去吧。”书宝头疼了看了小溪一眼,发现大变以后,小溪的性情完全变了,再也看不到以前那种跳脱的个性了。
 
  书宝牵着小溪的双手朝着城门走去,只见城门口歪七扭八的站着两个兵士,懒洋洋的靠在城墙上在那聊天:“听说了吗?咱大明跟天阳打仗的前线有伙人跑了,据说是跑到咱们这的青峰岭那块去了。”“可不是嘛,这都打了好几个月,来来去去都死了多少人了,而朝廷又不愿意调军去支援,现在西南军那伙人都疯了,死命的顶在前面。”“那也是啊,换了你我,说不定也是得跑啊,这一顶就是好几月,谁吃得消啊。”“嘘,你不要命了啊,这话也是能说的啊?”“对对对,看我这嘴,喝多了喝多了。”
 
  书宝一边听着他们说话一边朝着城门走去。那两兵士见来人了,也不说话了。走到书宝面前问道:“干什么的?没见过你啊,打哪来的?”书宝瞄了那人一眼,回答道:“进城,住店。”那人一听就乐了,对着同伴说道:“哟呵,还挺横的啊。”
 
  又转头斜了书宝一眼:“进城?有身份证明吗?我怀疑你是西南边偷跑出来的,把你身份证明给我看看。”书宝看着那个兵士对他说道:“身份证明,那为什么他们的不需要检查?”小溪这时也抬起头来冷冷的看了那兵士一眼。“你他妈的,我说要看谁的就看谁的,你不服气?”兵士还没说完,就给他的同伴拉到一边,然后走到前面笑呵呵的对书宝说道:“别见怪啊,他喝多了,您请进您请进。”那兵士还想说什么,却给他同伴一下子拉到另外一边用手捂住了嘴。
 
  书宝见状也没搭理他,拉着小溪往城里走去。走进城里,一阵喧闹立即迎面而来,只见路边摆满了各种买小吃的玩具的,店家个个在那拼命的吆喝。书宝低头对小溪问道:“小溪,饿了没有?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小溪点点头,也不说话。
 
  书宝见状也无法,只好摸摸小溪的头,牵着小溪的手朝着一家酒楼走去。走进酒楼,只见大厅摆了十多张桌子,差不多都坐满了,一个店小二过来招呼道:“哟呵,客官您来啦,楼上有座,您请着。”书宝点点头,牵着小溪跟在小二后面朝着楼上走去。
 
  二楼人比较少,书宝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坐着,对店小二说道:“一盘馒头,一斤牛肉,再上几样小菜。”小二把毛巾往肩膀一甩,吆喝了一声:“一盘馒头,一斤牛肉,再加几样拿手小菜,好嘞,客官您稍等。”
 
  坐不到多久,便见小二把菜一样一样都端了上来,书宝拿起一个馒头放到小溪面前,说道:“小溪快吃吧,不吃东西怎么有力气去找仇人。”
 
  小溪点了点头,拿起馒头吃了起来。书宝把牛肉往小溪那一推说道:“别光吃馒头,要多吃肉。”见小溪拿起筷子在吃东西了,书宝便自己也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听着楼上那些人的闲聊。
 
  在他旁边一座坐着两个胖子,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肉类,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在那聊天。左边那胖子喝了一口酒,说道:“李老板啊,你是不知道,现在这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我前两天去山下的村子里收皮货,走到那村里一看,那情况,啧啧,真是让我好多天都吃不下饭啊。”李老板跟他碰了下杯,一口气把酒喝完,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叹了口气:“可不是嘛,你说说,这日子本来过得好好的,自从那伙人来了以后,就没个安生的时候了。”说到这,他又倒了杯酒自个喝了以后接着说道:“陈老板你说说,我前年才从张家手里买下那片地,这眼看着今年的收成要快来了,结果嘞,给那些人一把火给我烧了。”
 
  陈老板点了点李老板,笑骂道:“我看你哪里是在发牢骚,你完全是为了自己一个人喝酒嘛。”
 
  李老板也不叹气了,笑着对陈老板说道:“哈哈,看看陈老板你说的,来来来,咱们不说那些了,喝酒喝酒。”
 
  陈老板举起了酒杯,对李老板说道:“喝酒喝酒,那些事不是我们能操心的,这越闹越大,朝廷跟咱们这的落霞派怕是会出手。”两人说完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喝了一杯酒以后,话题也转向了风花雪月。
 
  书宝听着他们的话,一边日有所思。守城的兵士说西南来了一伙逃兵,而这两个胖子也说有一伙人在外面烧杀抢掠,这伙人会不会就是在大李庄行凶的那伙人?
 
  “叔叔,你怎么不吃饭了?”小溪偶然抬起头,见书宝拿着个馒头坐在那发呆,就问道。
 
  书宝一下就醒了,对小溪说道:“没事,刚想到了一点事情,小溪你吃饭吧。”
 
  小溪“哦”的回答了一声,又低头开始吃自己碗里的东西。两人正吃着东西,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欢呼声:“落霞派的大侠们来咯,落霞派的大侠们来咯。”书宝转头朝窗户口看去,只见下面一群身穿白衣,腰挎长剑的少年男女在街上走过,个个昂首挺胸,显得到是器宇轩昂。
 
  “这就是落霞派的少侠们啊,听说是城主专门派人去落霞山请下来专门对付那伙人的。”书宝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人声。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李老板跟陈老板两人也站到窗户这来看了。
 
  书宝心里一动,拱了拱手,问道:“两位老板请了,适才听二位老板说城主请这些少侠对付一伙人,请问这伙人到底是谁啊?”
 
  那两个老板听到问话,同时转过头来,见书宝长得仪表堂堂,又兼之有礼,便对书宝有一股好感,那李老板回答道:“公子不是这的人吧?那伙人是西南流窜来的逃兵,不知怎么的就在我们落城这落了脚,靠着大行山的那青峰岭,把大行山附近的好几个村落都给屠了村了。真是凶残无比啊。”
 
  “是啊是啊,那伙人也不进城,就是在大行山那一带活动,专门洗劫那些小村庄,而且每次都是满村满村的把人都杀个干净。”陈老板也在一旁说道。
 
  “那这落霞派又是?”书宝继续问道。
 
  “说起这落霞派啊,那是咱们这一带鼎鼎大名的名门正派啊,只要是这一带出了什么乱子,一找落霞派的大侠们,保证会给你处理好
 
  。”李老板回答道:“这不,听说是那伙人中间有好些好手,城主派兵去攻打过,吃了亏,没办法只好去落霞派请人帮忙了。这落霞派的少侠估计今天晚上在城主府休息了,明天一早就会随军出发前往青峰岭了。”
 
  书宝闻言,对二人拱手谢道:“那倒是多谢二位老板帮我解答迷惑了,要不我带着我侄女就傻呼呼的往青峰岭经过了。”
 
  “呵呵,没事没事,遇到小兄弟你也算是缘分嘛。不过小兄弟你最近还是不要从青峰岭过的好,要是不急着赶路的话,最好等落霞派的大侠们把那伙匪人清理了再去也不迟。”
 
  书宝笑呵呵的回答道:“这是自然,往前是不知道,现知道了倒是就安心的等几天在上路了。多谢二位老板了。”
 
  李张二人也朝书宝拱了拱手,又回去喝酒吃菜去了。
 
  书宝重新坐下,头扭着朝着窗外,看着那群白衣男女过去的地方,定定的出了神。
 
  “叔叔,我吃饱了。”小溪把最后一块肉吃到嘴巴里,然后抹了抹嘴巴,对书宝说道。
 
  “小溪,我们现在出城,今晚不在城里睡了。”书宝站起来,对小溪道。
 
  “为什么啊叔叔,我们不是刚进城吗?还要找杀害阿爹他们的凶手啊。”小溪不明白的问道。
 
  书宝拉着小溪的手,在桌子上扔了一块碎银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现在你别问,等出了城我再告诉你。”
 
  路过陈李二人,李老板对书宝招呼道:“小兄弟你们就吃好要走了啊?”书宝也露出一个笑容回答道:“是啊,小侄女身体有点不舒服,想早点找家客栈休息。”那李老板说道:“那是要好好休息啊,小兄弟你慢走。”书宝回道:“那我就先告辞了,二位老板慢慢吃。”
 
  书宝领着小溪一路不停的往城门奔去,随着落霞派弟子的进城,一列列军队从军营中快速奔出。
 
  书宝一拉小溪,道:“走,我们要快点出城才行,等下就晚了。”
 
  两人加快速度赶到城门时,城门卫军正在疏散百姓,而准备出城进城的百姓也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还没到时间落城居然就准备关城门了。
 
  书宝带着小溪趁混乱施展身法,犹如游鱼一般的出了城门而去。
 
 
 
      跟踪
 :
 
  书宝带着小溪出了落城,在出城的古道旁找了个树林落下了脚,离城门有段距离,抬眼又可以清楚的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