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是在切磋

发布于 http://www.sf123.li 2013-8-4 19:48:00  有995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长老,我们的啊!”佐佐木感觉,他们两个实在是太悲惨了,竟然被长老给堵个正着,如此也就算了,毕竟这么大的动静,想要不惊动这位长老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为什么大长老还没有现身啊,大长老据说也已经也已经是凝神境界了,而且大长老同样掌握了神通,神通威力绝对在他们人之上,不应该,他们两个人以叠息境界掌握了神通之后,都能够媲美金丹巅峰了,大长老身为神通的创造者,实力只会比他们更强才是,怎么还不到呢,只要大长老到了,他们表露了自己的心迹之后,怎么也不会被长老给妄杀了吧。
 
 
  “好,就算是你们在这里切磋,那么为什么你们要隐瞒自己已经领悟了神通的事情,是何居心,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是奸细,只不过互相之间不认识,又撞破了对方的事情,这才相约私斗!”姬仲看着佐佐木和马原况,声音冷厉的说道,姬仲可以不在乎两个人的私斗,可以不在乎两个人两个人领悟了神通而不报的事情,因为他们的潜力摆在那里,但是他不能不预防一件事情,两个人掌握了神通之后,竟然还隐瞒了下来,这到底按了什么心,就耐人寻味了,甚至两个人有可能已经被别的宗门给收买了,若是那样的话,或许他们会有什么别的方法避开天道之誓,将武当派的神通泄露出去,神通可是武当派重中之重,绝不允许出现意外,为此就算是妄杀两个绝世之才,也在所不惜。
 
 
  “回禀长老,我人并非有意隐瞒领悟神通的事情,实在是我人因为相约比斗,赢得人才有资格成为大长老的亲随,所以便隐瞒了各自的实力,为的只是不想让对方知道而已,直到第一次比斗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我们都领悟了神通,之后因为各有底牌,再加上已经隐瞒了实力,所以便没有去上报,便这么一直隐瞒了下来!不过一点,长老,我人对宗门绝无心,若有心的话,甘受天罚!”佐佐木都开口了,马原况也跟着说道,没有什么比冤死在长老手中更郁闷的,所以也不管人当初的约定了,一一的托盘而出。
 
 
  “什么,当大长老的亲随!”听到马原况的话之后,姬仲楞了一下,随即他想起来了,大长老说要先过来的,但是大长老呢,而且这两个人说要给大长老当亲随,难道说这两个人的事情大长老知道吗,若是这样的话,他们纵然只是隐瞒了一点点的实力也无妨,最主要的是,如此一来,自己也就不用头疼了,毕竟这两个小家伙还是很不错的,随后姬仲开口说道:“大长老,您若是在的话,就现身吧,不然的话,这两个人若是被我妄杀了对宗门可就损失大了!”虽然说没有看到气功大师,但是姬仲有一种感觉,大长老就在附近了。
 
 
  听到姬仲喊自己,气功大师也没有继续隐藏下去的必要了,随后身形一长,便走了出来,然后看着佐佐木和马原况两个人,对于两个人刚才的对话,他也听见了,但是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许诺他们要收亲随了。
 
 
  “见过大长老!”虽然被姬仲制住了,但是他们还是开口说道,同时脸色有些不自然了,心中有些小矛盾,他们虽然渴望见到气功大师,但是现在这种状态,太丢人了,而且两个人虽然有约定给大长老当亲随,但是这个约定只是他们两个人私下里决定的,身为当事人的大长老根本不知道,现在大长老都现身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所以只能沉默了。
 
 
  而这时候,气功大师却没有打算放过他们,便开口说道:“你们两个竟然为了成为我的亲随而私斗,但是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要收亲随了?难道说,有人故意误导你们我要招收亲随吗?是谁,说出来是谁,我自去寻他,免得自误,我是好说话,但是姬长老这里,掌管的可是宗门铁律!”说着,气功大师的目光在两个人的身上扫过,言外之意就是,若是你们真的铁了心不说什么的话,那么你们的死活,可就是姬长老一句话的事情。
 
 
  “大长老,当日我便已经立天道之誓此生追随大长老,请大长老收留,只不过后来一直没有机会,但是小弟之心可鉴日月,绝对没有任何的心!”马原况听到气功大师的询问之后,立刻开口说道。对于马原况立誓的事情,气功大师是知道的,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姬仲不知道,所以他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质疑,看到气功大师没有反驳,心中已经对这个马原况放弃了杀心,而佐佐木,他同样也没有多少的杀心了。
 
 
  “大长老,承蒙您的传道,小弟才有了如今的成就,所以我也愿意立誓追随大长老,请大长老成全!”佐佐木也跟着开口说道,别的他不敢说,但是有一点他知道,修道之路本就充满了荆棘,唯有跟随强者,跟随有机会登顶的人才有机会出头,这也是他当初踏入修道之路的本心,说得直白一些,佐佐木比马原况多了几分功利之心。
 
 
  “这!”气功大师听到两个人竟然都要追随自己,而且还立下了天道之誓,不禁有些飘飘然,旁边的姬仲看到之后,心中竟然掀起了小小的羡慕,如果不是他的身份有些特殊,他真想抛下一切,也跟随在气功大师的身边当一个亲随,但是他不能,至少目前来说不行。而气功大师飘飘然之际,并没有失了分寸,毕竟他真的没有想过要收亲随的事情,所以飘然之余,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应对他们了。而这时候,姬仲的作用也体现出来了,再加上这两个人的确是万中无一的天才,放在宗门之中比跟在气功大师的身边更有大用,于是说道:“哼,怎么着,你们两个自恃有些本事,悟性不错,便想要逼宫吗?大长老的亲随,在没有解释清楚你们为什么隐瞒自己领悟神通的事情之前,想都不要想了,而且就算是解释通了,大长老的亲随,也是大长老自己决定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指手画脚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姬仲也算是知道,这两个小家伙的确没有背叛宗门,只是他们的想法比较奇葩了一些,或者说他们有心学习大长老,毕竟大长老除了传道之外,别的时候还是很低调,他们想必也是学着大长老低调。
 
 
  听到姬仲的话之后,佐佐木立刻开口说道:“我,佐佐木在此立天道之誓,若有半点背叛武当派的举动或是念头,立死与天道之下!”随着佐佐木立誓,顿时周遭的灵气一阵涌动,但是仅仅只是感应誓言的成立,却不曾有丝毫的惩罚降下,所以佐佐木背叛宗门这件事情立刻就解决了,而马原况虽然慢了一步,但是同样也开口立誓,毕竟他们两个人真的只是想要成为气功大师的亲随,并不曾想过要背叛宗门,自然不在乎誓言,只要能够跟随在气功大师的身边,他们自然不在乎誓言的约束,而且有了誓言的约束,想必宗门也会对他们更加的放心。
 
 
  听到两个人立誓此生不会背叛宗门之后,原本一脸冷意的姬仲也态度大变,之前他因为担心这两个人会背叛宗门,让他亲手毁掉两个如此杰出的弟子,他真的下不去手,现在知道两个人不会背叛宗门了,那么面对如此杰出的弟子,他又如何能够苛责呢,私下较技虽然不妥,但是两个人的实力摆在那里,若真是在擂台之上的话,还真不够他们放开手脚。
 
 
  “虽然说你们立誓不会背叛宗门,但是我依然不明白,你们的私斗是违背了门规的,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收亲随了?”虽然说两个人已经解释了,但是气功大师依然还是问道,他必须弄明白,竟然有人在背后揣测自己的想法,此风不可长。
 
 
  听到气功大师的询问,佐佐木当即垂下了眼睑,而马原况则比较耿直一些,随即解释了一番,原来他们得到了气功大师的指点之后,成功的突破到了普胎境界,但是他们的突破并没有给气功大师带来什么好的影响,甚至有人公然的质疑气功大师的传道,所以两个人不岔,便相约努力修炼,然后保护好气功大师,教训那些不开眼的家伙。再后来,宗门将气功大师提升到了大长老的位置上,无论是权利还是影响力都大大的提高,两个人并没有因此就放弃之前的约定,直到宗门出现了神通玉简之间,两个人第一次出现了分歧。
 
 
  说是分歧倒不如说是一种谦恭,两个人认为气功大师已经不需要两个护卫了,所以便决定两个人中的一个,作为气功大师的亲随,而这个亲随也只是他们的自己一相情愿,准确点的说法就是当气功大师的影子,一个替死之人,一个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的影子,一个要有必死之心,随时随地可以为气功大师付出生命的人,但是以两个人的悟性,都认为对方比自己更加适合修道,所以这个便相约了这个比斗,赢的人即可成为影子亲随,输得人安心的修炼,为宗门尽忠,为宗门崛起献力。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